一塊特殊用布讓傳統紡織廠成功轉骨 打入醫療航太事業

一塊特殊用布讓傳統紡織廠成功轉骨 打入醫療航太事業

文/財訊雙週刊

calendar_today2020-11-04 08:30:00

八貫董事長劉宗熹
▲八貫董事長劉宗熹靠著垂直整合打入醫療航太事業。(圖/財訊雙週刊)
一家市值不到50億元的台灣特殊布公司,卻是占美國7成以上加護病房病床的醫療供應商,八貫靠著研發精神做出差異化,完成老牌紡織廠的轉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八貫,看名字是日本料理店?」、「又是一家賣壽司要申請上市?」PTT股市留言板上,對於八貫這一家公司到底是做什麼的,一頭霧水。
八貫企業董事長劉宗熹指出,舉凡醫療、航太及登山露營設備,只要是和「氣體、環保相關的TPU(熱塑性彈性體)特殊布」就是八貫的生意。

身為輔導券商的富邦承銷人員也指出,雖然八貫的名氣不大,但其實在醫療等級的特殊布用途上,可說是赫赫有名。像是,占美國7成以上ICU(加護病房)病床的醫療供應商Hillrom,最重要的代工夥伴就是八貫,ICU病床的抗菌效果、床墊硬度及安全係數等考量都來自於八貫的巧思。

定位明確 做出產品區隔化

「萬一,臨時ICU病床需要1萬張,可以立刻生產出來嗎?」劉宗熹說,年初疫情緊張時,美國醫療供應商大廠跑來問八貫可否支援。「沒問題!」從這一句回應,就可以看出八貫在產業中扮演的關鍵地位。

雖然說,現在的八貫從事的是TPU特殊布的生產,但當初只是一家紡織貿易廠。劉宗熹回憶起公司轉型的過程說,「30年前,在我父親劉清繁經營的時候,八貫是做貿易商。八貫,四通八達的意思。」

他笑稱,那個年代實在太好賺錢了,還在讀書的他,幫忙家裡做生意,當起業務帶著客戶到台北林森北路的條通喝酒,生意就談成了。

但後來,整個紡織業競爭太激烈,生意也開始愈來愈難做了。尋求轉型的八貫,面對每一個環節都是全新的接觸,某一天,劉清繁一通越洋電話的指令下,還在美國電信廠貝爾工作的劉宗熹,就這樣開始接手家中的生意。

回台之後,劉宗熹發現到八貫的客戶之一,是幫忙生產醫療氣墊床代工廠商,由於產業類別屬性不同,沒有像紡織產業遇到可怕的殺價競爭。當下,劉宗熹便建議他父親,聚焦在醫療、航太有關的TPU,將是一條可以走下去的道路。

他說,當時台灣有在做TPU原料只有南亞、厚生,但國際醫療級布材卻沒有給這兩家大廠認證,所以想要做出氣墊床的布料,還要去國外備料,更別說轉型還要重新打入全球的醫療體系,這更是另一種挑戰。

▲八貫改進生產作業,出錯率將降至最低。(圖/財訊雙週刊)
▲八貫改進生產作業,出錯率將降至最低。(圖/財訊雙週刊)
垂直整合 搶占醫療商機

於是八貫展開轉型的第一步,劉宗熹停頓想了一會說,「當公司向原料端延伸,做起垂直整合時,才終於開始轉型。」

他說,當時八貫在海外購買原料時,發現認證通過的海外大廠,也不過是廠房老舊,設備也沒有特別先進,只因為取得醫療等級設備大廠的認證通過,就可以平穩著做生意。當下那一刻,他就決定延伸到前段的原物料製程。

但那段過程卻是艱辛無比,劉宗熹說,就算是做出來,但要取得醫療、航太產業的認證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為這個產業太封閉,假若八貫進入到中上游原料這圈子,就等於和這些國外廠商從合作方,變成競爭關係。

所以,為了避免與原料廠之間的衝突,營造雙贏局面,八貫乾脆採取一貫化作業,連最後端的產品都幫忙設計,才取得Hillrom、Stryker及Arjo等國際醫療大廠的信任,拿下訂單。

只見劉宗熹拿出一份八貫內部關於氣墊床研究的簡報,內容涵蓋壓力測試、各種面積受力範圍等,超過160頁。他說,這一份都可以當論文了吧,「想要做到第一名的生意,就要將自己做到最好。」

當在醫療產品的布局站穩腳步後,為了拓展其他TPU相關領域,劉宗熹將目標鎖定在航太領域。但是,相較於醫療體系,航太就更為寡占,說穿了航太就是空中巴士和波音兩大機種,背後的供應鏈早已牢不可破。

正當找不到突破口之時,倒是出現了插曲。劉宗熹拿出當時參展時設計的一款手提包說道,「這個包讓八貫意外地切入到戶外露營的市場。」因為所需TPU材質相同,八貫又已經擁有醫療等級的技術,跨足到安全係數要求較低的露營的睡袋、防寒衣等,不會是太困難的事情。所以,八貫很快地就打入到Sea to Summit、Yeti及Patagonia等戶外品牌大廠的訂單。

▲各種登山露營的配備都來自於八貫之手。(圖/財訊雙週刊)
▲各種登山露營的配備都來自於八貫之手。(圖/財訊雙週刊)
站穩腳步 再攻航太領域

幸運的是,經過這些露營廠商的介紹,八貫才因為「救生衣的特殊布料」這個敲門磚,竟因此打入航太市場。八貫副總經理李宏毅透露,身為空中巴士重要航太設備大廠Safran,已經將「飛機疏散滑梯」訂單交給八貫了。

「醫療認證要花3年,寡占產業的航空領域要花6年。」劉宗熹對外常說這就是八貫的優勢,因為他已經取得入場券了。

「同業朋友也常虧我,不是八貫厲害,是你家有錢啦。」劉宗熹笑著說,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為什麼要申請掛牌上市,因為這個產業研發時間長,但回收效益慢,需要資金作為後援。
只不過,目前與TPU布材相關的醫療、航太產業,只剩下幾家大廠,而且還不斷進行整併,幾乎完全要被龍頭Trelleborg給獨占,確實也為八貫帶來經營壓力;為此八貫必須拿出更好的技術、服務與客製化產品,並期待上市後能吸引更多人才與提高企業認同度,有助於公司走得更穩更長遠。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