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蕭徐行/走回一中原則的中美關係

文/蕭徐行

2020-11-10 09:53:48

美國國旗/中國
▲拜登當選第46屆美國總統,外界預期拜登將會恢復舊有國際秩序,在美中關係的架構上回歸「一中原則」。(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們可以理解的是拜登當選之後,有太多的外交問題需要立即處理,包括川普退出的國際組織要如何回復、如何重修與歐洲國家之間的關係,中東和平局面如何 reset,俄羅斯、伊朗與北韓三個國家的互動如何進行外,過去 4 年來川普外交政策主軸的中美對峙戲碼,由於中國崛起已經威脅到了美國的國家生存利益,更注定了中美在國際間的對弈與合縱連橫將繼續成為雙方「修昔底德」之爭的重中之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內政優先會是美國新政府的首要目標。相對於川普令人瞠目結舌的外交舉措,拜登當選顯然讓國際社會鬆了一口氣;然而,紛亂的美國內政都讓拜登必須優先處理,否則在藍紅對立的美國只有逐步走向衰敗。
拜登苦盡甘來的贏得選舉,但是新冠病毒疫情更為肆虐、紓困無門帶來民生經濟困境、嚴重的黑白種族仇視對峙的美國再加上川普煽動種族對立下的藍紅分裂,都使得拜登必須全心全意投入內政議題以解民乏,選後的出口民調也顯示疫情、經濟與解決種族糾紛是民眾投票給拜登的主因,尤其疫情要如何壓制以及疫苗如何趕快適用,在確診人數已經超過千萬的美國如何有效執行,更是深一層國民健康以及國家生存的問題。
身處世界超強,美國總統個人的外交理念與作為動輒影響國際社會發展與國際秩序與制度的維繫。相對於川普總以商業交易、個人喜惡的方式處理全球事務,拜登的行事風格完全形成對比:重視團隊合作、重視專業幕僚、走入國際社會以及重視溝通將成為拜登團隊的處世原則,目前所知其外交幕僚以歐巴馬時期幕僚為班底,所以走回傳統的美國外交模式當無疑義,拜登從事政府公職長達 40 年以上,加上自己年事已高,體力與智力能否勝任繁重的總統職責令人質疑,將來就任後不僅決策上更多倚重國家安全顧問與國務卿的襄助,連副總統當選人賀錦麗都可能要幫忙分擔更多的外交禮儀與場合活動,這完全有別於川普只愛搞單人秀了。
也因為尊重專業與尊重國安顧問及國務院體系,這樣回到建制派的官僚治國,為了恢復舊有國際秩序,避免製造過多國外衝突,才能全力解決分歧對立與疫情肆虐的美國本土,暫時走向外交休兵與承認既有國際社會結構會是拜登政府處理國際的基本原則。因此在中美關係大架構上,美國會回歸「一個中國」的思考原則,台灣的定位將在回到中美關係次議題的階層,完全反轉川普拿台灣逗弄中國的戲碼。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決策原則將回歸「議題管理」與「外交框架」的既有模式思考問題與進行交涉談判,將著重國家利益的得失,不再以個人形象為思考指標。於是傳統美國政府的「中美共同管理台灣」的作法很可能會再出現,這對於已經跟中國政府搞到極度對立的台灣是不利的局勢。
中國的快速崛起已經嚴重的壓迫到美國的霸主地位。兩黨對於中美關係發展的理念雖然差異不大,民主黨也許對於中國的措施不會太過手軟,然而,受制於疫情控制與經濟復甦起碼要拖到明年底,拜登政府顯然必須被內政拖住,對於中國將不再那麼粗魯,手段不會那麼強烈。根據媒體報導,拜登團隊是把中美關係由川普的完全競爭狀態回歸到傳統的「競合」關係。民主黨雖然主張與中國共同合作以促進國際社會的繁榮與發展,然而,傳統所強調的人權、民主與自由這三大普世價值將繼續成為外交政策的軸心,國家安全、國家利益與氣候變遷則會成為外交征討的三支柱。這都對於中國仍會形成巨大的壓力。
「防中」、「抗中」必先把內政做好已經是美國的當務之急,縱然中國崛起已經造成世界上多數國家的警戒與不安,美國顯然在未來兩年內必須與中國妥協來先恢復國家元氣,「一中原則」顯然會再次成為美國與中國妥協的共識之一;偏偏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正在積極的要把西方主導的國際社會翻一翻,中國這樣挑戰既有國際秩序,不僅威脅到美國勢力範圍,跟美國關係密切的許多盟友也對於中國這樣侵略性的外交態度忐忑不安。
中國的崛起已經威脅到美國的霸主地位和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政經架構,而且威脅的時間比原來預期的起碼提早了 5 年。美國兩黨雖然相互鬥爭嚴重,但面對中國問題,卻罕見的立場一致。為了美國的霸業,拜登一定會持續美國的抗中政策,但是在這段從疫情中復甦回來的困頓時期,是否有實力來分身回防台灣,恐怕台灣必須謹慎以對,就算台灣無戰事,中美共治台灣的狀況又將再現。
●作者:蕭徐行/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NOW民調中心

請問您認為喝【高粱】酒都是長輩居多?

請問您認為喝【高粱】酒都是長輩居多?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