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大同百年經營權 林郭文艷:到底怎樣決策才是對的?

痛失大同百年經營權 林郭文艷:到底怎樣決策才是對的?

文/財訊雙週刊

calendar_today2020-11-19 08:30:00

林郭文艷對失去大同經營權難掩失落
▲站在大同「起家厝」,以創辦人林尚志和前總裁林挺生命名的志生樓前,林郭文艷對失去大同經營權難掩失落。(圖/財訊雙週刊)
大同股權之爭塵埃落定後,出任榮譽董事長的林郭文艷首度打破沉默,透露這兩年來從子公司破產到失去大同經營權,「時也命也」的無奈。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綠蔭扶疏的中山北路,是台北市交通的重要骨幹,位於3段東側的高檔台日餐廳前,總可見不少高級轎車載來衣著光鮮的食客。熱鬧的街景對映著西側隱身在撫順公園後的大同公司經營大樓,彷彿遺世獨立,難以想像就在幾天前,這裡剛經歷了一場重大變革。
「民國7年創辦人創業的時候,中山北路1段到4段圓山這麼長的一段路,總共就20棟建築,其中19棟都是住家,只有這1棟商業大樓,其他都是稻田。」大同公司榮譽董事長林郭文艷在經營權易主後,首度接受專訪,仍不忘細數這家老公司早年的風光。創辦人林尚志以「協志商號」從事營造業起家,再轉進鐵工業;1942年第2代的林挺生接班,除了興學也開始發展家電、重電事業,形成今天大同集團的輪廓。

但第3代林蔚山的接班,卻似乎從一開始就充滿波折,也讓從美國留學歸國後就嫁給林蔚山、進入大同擔任林挺生祕書的林郭文艷,很快就從配角變成外界注目的焦點。陸續接掌大同多家子公司後,又先後擔任大同執行副總經理、總經理,乃至2017年林蔚山因通達案入獄,她接任大同董事長,「大同武則天」、「最強媳婦」等封號也隨之而來。

學霸進豪門 任務使命必達

其實,林郭文艷從小就被教育「長輩交代使命必達」,母親郭林碧蓮是高學歷,林郭文艷也被要求成為學霸,初中到大學都是第一志願,更頂著美國馬里蘭大學經濟學碩士的光環嫁入林家。一直到進入職場,擔起企業經營重任,林郭文艷仍不脫「好學生」的氣質,「謹言慎行不能犯錯,喜歡找資料研究題目,不喜歡有什麼事她不懂或不知道。」一位部屬形容。

好學生多有高度自制力,林郭文艷不僅對外喜怒不形於色,也是標準的嚴以律己。在大同工作40年,極少休假,凡事都是大同優先。為了控制體重,她對自己的飲食要求極為嚴格,除了定食定量,也滴酒不沾;碰到難以抗拒的甜點,「例如一片派,就切邊邊一角嘗一小口,」林郭文艷說,「一定要有紀律。」

熟識大同林家的企業界人士透露,林挺生相中這個媳婦,除了因為兩家是世交,也因為深知自己長子的個性優柔,所以特地為他物色一個能幹的賢內助,還帶在身邊親自指導。而林郭文艷對於林挺生傳下來的事業,也確實兢兢業業經營著。

問她一再強調要維護的大同百年基業,指的是什麼?林郭文艷快速地描繪出大同龐大的事業體系─3大事業群分別是消費事業,包括家電、通路、服務站,還有一些其他消費品;另外有歷史悠久的電力事業,當時是為了響應政府10大建設所以積極擴展;還有配合政府電子化的系統事業,從90年代開始就承接很多政府大型專案。

林郭文艷也不忘強調,大同是第一個做智慧電表交貨台電的廠商,今年9月才剛慶祝電表出貨2000萬個,國內也只有大同有能力製造345千伏超高壓變電器。大同建置的太陽能電廠已經有150MW的裝置容量,在國內是前3大業者。她認為,大同這幾年培養了非常堅實的團隊,因此最近陸續吸引外資來洽談合作,接下來還要發展儲能系統,也在為電網區域化管理的機會做準備。

「這些技術的布建,都是長期累積而來,但因為不是消費產品,一般大家知道的就只有大同電鍋。」林郭文艷認為外界看不到大同的全貌,因為這些資通訊設備、電力系統、儲能系統,不是面對一般消費者,連政府部門除非是業主,可能都不了解。

細數公司治理 大同是前段班

她也很在意近期《華爾街日報》針對全球5500家上市企業進行的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ESG)研究,評出全球百大永續管理企業,大同排在第75名,且台灣總共也僅有5家公司上榜。「這些都是我的團隊點點滴滴努力下來的,可能有些經營者會覺得做好環保、處理勞資爭議、為公司治理建立制度,都要多花錢,但現在的投資趨勢就是愈來愈重視ESG,而我們從10年前就開始做了。」

林郭文艷攤開這些成績單,除了想為她所帶領的大同團隊被視為績效不彰「平反」,也希望外界不要將焦點放在她個人身上。她在訪談間不只一次強調「沒有人能獨力撐天」,自己不可能什麼都會、什麼都管,「如果是董事會的決策,就不能說都是我一個人的決策」。

因為2018年12月13日,子公司綠能、華映同日之內分別宣布進行債務協商、公司重整,之後又相繼宣告破產倒閉。原本是被看好的小金雞一夕間倒了兩家,林郭文艷認為是產業環境造成的必然局面。她強調,綠能所屬的太陽能晶片以及華映的面板,都是重金投資的產業,價格卻都只能被中國壓著打,長期下來經營、周轉都很困難;而由於被要求一次返還所有欠款,成為壓垮華映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一直希望澄清,當時雖擔任華映董事,但華映重整的相關決策,都經過董事會,並非如外傳由她一人主導,「公司有公司的制度,我不可能凌駕於董事會」。華映董事會在時間緊迫的壓力下,接受律師建議申請重整。這之後要穩住大同集團營運,更要避免銀行抽銀根的系統性風險,同時兼任大同董、總的林郭壓力之大可以想像,「大同不能在我手上垮掉」,本來就已經瘦弱的她,為此又掉了好幾公斤。

如今太陽能、面板產業都逐漸走出谷底,綠能、華映卻已經無法復生,「時也?命也?」林郭文艷在訪談中多次感嘆,「我也想問,企業到底怎麼樣決策才是對的?」

大同擺脫虧損轉投資的包袱後,今年財報不再認列相關損失,財務壓力大減,「所有的苦難,我們已經承受完畢了」。再加上尚志資產建案大同莊園1期交屋,將有可觀收益認列,這些成績都將被新經營團隊「收割」,會覺得不平嗎?

林郭文艷淡然回答,業績屬於公司,不屬於個人,「不管是誰在經營,我們都不能說大同是誰的;上市公司就是上市公司,我和這個公司的連結很深,但個人不等於公司,只是我的身分特別,會受到超比例的關注,這沒有辦法」。

失去經營權,林郭文艷說「既已成定局,只能面對」,對照談及大同豐功偉業時的高亢語氣,難掩失落。她自我檢討是因為太專注公司經營,不熟悉資本市場運作,也未與外界完善溝通。對於新經營團隊,她也提出期許,外界關注的資產開發不是壞事,但重點還是要在本業上端出牛肉、端出成績,「這是每個月、每一季都會被看到的」。

該如何決策 心中糾結的痛

而資產開發畢竟是很長的流程,她舉大同莊園的例子,在2000年左右停掉的家電老廠,申請地目變更、提出都市計畫送審,到通過都審進行開發,已經是2011年的事;1期銷售的利益今年才完工認列,甫推出的2期雖因房市不錯已經完銷,但還要等完工交屋,認列收益也要再等3年。

她也說明,芙蓉大樓是尚志資產持分62%的資產,屋齡已逾50年,活化會帶來許多增值,她樂觀其成,但還需要詳細規畫,才能和其他持分者洽商如何合作。至於大同總部,是在1970年時為了建教合作的考量,由行政院將大同與大同大學、大同高中所在街廓一起畫為工業區,「上面還有我們創辦人親題的『工業報國』4個字,如果開發了,如何繼續建教合作?」
大同新團隊即將走馬上任,會否傳承林郭文艷念茲在茲的林家創業理念,仍有待觀察。但對於林郭的定位,「我很肯定她的辛苦,還有對大同的付出,」一位新任大同董事吐露,這也是董事會同意推舉林郭文艷為榮譽董事長的原因,「但是從股東的角度,她的辛苦沒有讓大同更好。」認真的經營者,不等於成功的經營者,也許這就是當了一輩子好學生的林郭文艷,最該學習的功課。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牆壁歪、地板斜、柱子變形!你覺得哪個部位修圖最容易被抓包?

牆壁歪、地板斜、柱子變形!你覺得哪個部位修圖最容易被抓包?

繼續作答
2020新聞大事件,哪一件事讓你印象最深刻

2020新聞大事件,哪一件事讓你印象最深刻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