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憲論壇/學者看降低門檻 這是打開「潘朵拉盒子鎖頭」

記者 陳弘志 / 專訪

2020-11-26 08:30:00|2020-11-26 18:11:36

對於有人主張降低修憲門檻,有學者認為這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鎖頭」,以後的「問題」可能陸續湧出。(圖/pixabay)
▲對於有人主張降低修憲門檻,有學者認為這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鎖頭」,以後的「問題」可能陸續湧出。(圖/pixabay)
修憲給人的印象之一是門檻高,因為修憲投票程序的第一道門檻,就是立法院院會必須有四分之三立委出席,出席者四分之三同意後,才能正式成案,然後公告半年,再交由人民投票複決,且人民複決必須經過選舉人總額半數以上同意,這個數字比蔡英文2020年的得票數871萬還要高,相當於需要965萬人同意,也即是「必須藍綠都有共識」才會修憲通過,單方難以主導。對於有聲浪主張應降低修憲門檻,有學者認為這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鎖頭」,以後的「問題」可能陸續湧出。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民黨團為反對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進口,持續杯葛立法院議事。(圖/記者葉政勳攝
▲圖為目前的國會藍綠對抗狀態,國民黨反對含有萊克多巴胺的美豬進口,杯葛立法院議事一景。(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0.09.18)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是國民黨的智庫,智庫內專責研究憲法議題的副研究員黎家維接受《NOWnews 今日新聞》訪問指出,我國歷經七次修憲,其實第一階段的門檻都沒有提高過,七次修憲都是立法院以超過四分之三的比例通過,但國民大會之後廢除,改為公民投票,這部分倒是沒有實際運作過,由於卻乏實證與運作經驗,很難直接論斷這是「修憲門檻太高」。
參考其他國家經驗來看,美國是聯邦制,如果要修憲,也必須要四分之三的州都同意才能通過,要修憲同樣也是不容易。從我國現行環境來看,憲法不只規範制度、保障人權,對於兩岸也有政治意涵,他認為維持高門檻,有助於穩定目前的兩岸關係。
如果把修憲的門檻降低,讓單方的綠營或藍營,就能通過各種修憲提案,會有怎麼樣的利弊?黎家維指出,修憲門檻再怎麼低,一定要比法律高,世界各國都這樣,如果降低到跟法律的層次一樣,如同國會立法,就會讓憲政太容易變動,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對於兩岸與國內政局也會有太大變數。
黎家維說,「其實我看不出蔡英文總統現在想要修憲。因為在國慶談話上,她對於修憲一個字都沒有談,都是游錫堃在談。綠營派系正國會提出「正常國家修憲」,蔡總統不會不知道,若要刪除憲法增修條文前言的「統一」字眼確實敏感,絕不是某些人認為,就是改幾個字那麼單純。「我想身為總統,更動憲法架構的風險,應該每一名總統都知道。從李登輝開始推動修憲,到陳水扁時期,即使國、民兩黨合作修憲,仍有部分沒去碰觸,他們都清楚,某些東西是不能去碰觸的」。
▲蔡英文總統10日於國慶大典上發表國慶演說,宣示要將壯大的國家留給下一代。(圖/記者葉政勳攝)
▲蔡英文總統在2020年國慶大典發表演說,藍營學者觀察蔡英文沒有提到修憲。(圖/記者葉政勳攝)
黎家維解讀,修憲門檻應該不是「修憲不成」的最主要因素,而是政黨各自的利益分析,決定了現在要不要修憲?因為從李登輝時代的修憲,把我國憲法修成「高度向政權傾斜」的憲法,導致總統和行政院長的權力非常大,制衡的力量不足,形成誰執政後,執政者就不想去更動,畢竟憲法是束縛執政者的工具,沒有人想自戴枷鎖。如果大選前,某個陣營確定將大勝,也不會想去修憲,因為不會想在執政後被限制。
談到目前國內有沒有修憲的共識?黎家維直言,如果要說「兩黨的共識」,除了「投票年齡降低到18歲」這一項,兩黨的共識就只到這裡了,其他議題幾乎沒有共識,最多就這樣。
黎家維指出,修憲這議題在國民黨內根本沒有共識,藍營內部連「三權、五權」也沒達成共識,他觀察綠營內部其實也沒有「一致的共識」,成熟的時機最快也要等到立法院下個會期。
黎家維說,2016年修憲時,藍營的朱立倫曾提出修憲,主張投票年齡降低到18歲,當時民進黨也支持,但蔡英文並不積極配合朱,因此那一次也沒有通過修憲。黎家維觀察,我國每次修憲幾乎都是跟總統大選結合,很少跟地方縣市長選舉結合,且修憲議題大部分是民進黨提出,國民黨很少提。最主要的因素是,不管哪個陣營提出修憲,就是為了要在總統大選中得分。2004年因為藍綠雙方的得票數可能差距很近,大家都不希望失分,導致藍綠都被林義雄的修憲主張推著往前走。
▲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10日呼籲蔡英文總統要真心愛中華民國,要「表裡如一」愛中華民國。(
▲2016年修憲時,藍營的朱立倫曾提出修憲,主張投票年齡降低到18歲,當時民進黨也支持,但那一次也沒有通過修憲。( 圖/朱立倫辦公室提供 )
現在是2020年,黎家維說「我覺得現在沒有修憲通過的氛圍,因為現在有民眾更關心的美豬、疫情、新聞自由,加上今年沒有選舉,況且若不修憲,政府體制仍可運行」。至於2022年地方縣市長選舉,黎家維認為不會綁修憲議題,2024年總統大選才比較有可能,「我認為目前的時機並不成熟。大家都知道修憲門檻是潘朵拉的鎖頭,只要一打開,各種議題都會出來,以後會有更多的『問題』要討論」。
對於有人主張「修憲太難,不如就直接制憲」,黎家維表示,如果要制憲,走修憲遊戲規則以外的路,那就不用討論門檻,因為制憲沒有門檻,那是制度以外的東西。
黎家維說,通常會制憲,是在國家現行體制有重大變化,或出現斷裂的過程,那是一種激烈的方式,通常在新興獨立國家,或是剛從殖民地地位取得主權國家的狀況,才會走制憲這條路。過去南非在黑人運動後,曾透過大幅修憲來達到等同制憲的目的,民進黨過去在陳水扁時期,曾經想走這條路,等同於臉孔和身材大整形,即便名字還叫中華民國,但樣貌與內涵已經完全不同,最後沒有成行。不論是修憲或制憲,都應注意政治意涵的改變,勢必牽動兩岸衡平狀態。
 

NOW民調中心

您最喜歡吳孟達那一部作品?

您最喜歡吳孟達那一部作品?

繼續作答
請問您認為喝【高粱】酒都是長輩居多?

請問您認為喝【高粱】酒都是長輩居多?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