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新冠肺炎像面照妖鏡!村上春樹:暴露出日本政治缺陷!

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現在最重要的是,出現一位「好的英雄」。政治英雄、商業英雄、文化英雄,以這種具體形式出現的話,我想日本也會改變很多。(圖/財訊雙週刊)

文/財訊雙週刊

2021-01-13 08:30:00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接受《鑽石Online》專訪時指出,他的生活並未因此改變,但疫情凸顯出日本政治、經濟等多方面的弱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鮮少接受採訪的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在2020年即將結束前,接受日本《鑽石Online》副總編輯杉本柳子的專訪。新冠肺炎帶來很多改變,也凸顯出各種問題,村上春樹自己受到什麼影響?他怎麼看疫情的衝擊?

生活沒改變 但仍感受到空氣變了

問:疫情擴大,使得2020年是社會樣貌、甚至連歷史都改變的一年。請問您這一年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答:作家本來就是一個人一直在家工作。尤其我的社交範圍很窄,所以不覺得日常生活因為疫情而改變。早上起床後,在附近跑步、工作、聽音樂、喝啤酒,然後睡覺。我這樣的生活幾乎沒有改變。

不過,世界改變很大,即使是一個人寫作,也會感受到這樣的空氣。所以我也不得不時時思考,要如何對應。我認為疫情只是改變世界的各種因素之一。IT現在正引發了像新工業革命的風潮;氣候變遷也在進行中;民粹主義和全球化也持續中,世界一直在蛻變。在這樣的潮流下,又加上了新冠肺炎這個蛻變的因素。與其說新冠肺炎是突然降臨,我覺得它更像是一直有預感的某件事,現在真的來了。

問:疫情對您的創作活動有影響嗎?

答:當然有。因為人要呼吸空氣才能存活,空氣改變了,身體的組成也會改變。只是藉由變化能實際創作怎樣的作品,不創作看看不知道。

在這種時候,作家有兩種「對應的方式」。一種是寫這件事。以這次為例,就是具體地寫出疫情改變了什麼。另一種是把發生的事先埋在自己的意識中,再判斷它要用怎樣的形式出現。這種方法要花時間,而且也完全無法預測它會如何出現。兩種方法都很重要,如果要從中選一,我喜歡後者。不是有意識地這樣改、這樣寫,我有興趣的是,靠無意識、潛意識動作來完成的作品。

問:大家都知道柳井正先生(迅銷會長兼社長)是村上的粉絲。先前您和他見過面嗎?

答:我和他聊過。我和柳井先生同一年進早稻田大學,可是我們兩個人都說「我們沒去上課到處閒晃,沒想到也過關了」。因為有這樣的對話,讓我對柳井先生的印象是,他是想法相對自由的人。

資金要被有效運用 建立制度讓富人捐大錢

問:對於像柳井先生這樣能賺大錢、花大錢的人,您的期待是什麼?針對經營者和資產家,您是否想過「希望他們能扮演什麼角色」?

答:我曾經待在美國的大學(在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多所大學受聘擔任客座研究員等),當時的事情我記得很清楚,校園裡看到陸續有新大樓在興建,而會蓋大樓的原因是富豪捐款。例如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為母校普林斯頓大學蓋了研究所。卡內基(Andrew Carnegie)用了甚至被稱為狠毒的方式成為巨富,但他在美國各地留下完善的設施。美國會有很多這樣的建築,是因為捐款是稅捐扣除額的對象。日本沒有這樣的制度,所以沒人要捐大錢。

我不知道錢是否有好壞之分。假設有,也不可能在錢上面印著好或壞。但我認為錢的確有「好的用法」。而且我認為好的用法,會創造好的經濟。在日本,政府不是讓每個人能有「好的用法」,而是說「大家要繳稅,我們(政府)會決定使用方法。」我覺得應該要有一個體系,讓賺錢的人可以選擇自己認為「好」的用途。世界上一定有人賺到錢,一定有人錢花不完。我認為日本應該有一套健全的體系,讓這些人的資金更能有效地被使用。

問:您寫小說的同時,每次實際出現巨大變化時,也會透過作品或演講發聲。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發生意外後不久,您就指出「日本倫理和典範的淪喪浮上了台面」。這次疫情有暴露出什麼現象嗎?

答:首先比較大的是,政治品質受到質疑。新冠肺炎這樣的情況是第一次發生,所以政治人物做任何事,或許犯錯或許預測失準,都無可避免。比較各國政治人物如何因應這些失敗,我認為日本的政治人物最糟。

問:日本政治人物哪裡最糟呢?

答:他們沒辦法用自己的話來表達。政治人物沒能自己發聲,我認為這樣很糟。

因為情勢混亂,犯錯理所當然。如果是這樣,「安倍發放口罩是很愚蠢的行為」、「現在實施Go To(振興國旅)措施是錯的」,好好地承認、講清楚就好。國民應該也會覺得「做錯也是沒辦法的事,以後認真做就好了」。可是許多政治人物不承認錯誤,還百般辯解,所以大家就更不信任政治了。我覺得日本政治人物基本的缺陷,因疫情而暴露出來了。

政治人物缺陷曝露 尋找疫情後的希望之光

問:發生新冠肺炎這樣的狀況,我覺得尤其為單親媽媽,或學生這種有前景的年輕人帶來痛苦,讓人覺得無可奈何。比起中高齡的正職員工,他們遭受更大的痛苦。

答:確實。我20多歲的那個時代,每個人都覺得「世界一定會變得更好」。可是現在沒人這樣想。不僅如此,我覺得世界愈來愈糟。我認為這是最大的問題。

現在如果沒有哪個人展現「希望之光」給大家看,這種無可奈何的狀況就不會改變。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出現一位「好的英雄」。政治英雄、商業英雄、文化英雄,以這種具體形式出現的話,我想日本也會改變很多。此外,因為情況這麼混亂,大家都會犯大大小小的錯。應該沒有人敢說,自己做的事完全正確。所以不是要不犯錯,而是每個人要如何因應這些錯誤。我認為這也會成為一大問題。

2021年我就72歲了。雖然已經這把年紀,接下來我還是會繼續寫作。只要不停筆,說不定會有什麼冒出來。不寫,就什麼都不會出現。繼續寫作,只有這樣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