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李兆立/開除防疫基層?楊志良別「懂裝不懂」

文/李兆立

2021-01-14 14:55:21

「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他開除掉」by 楊志良,2021
▲桃園某醫院出現院內感染的案例,前衛生署長在節目上批評醫護人員工作不慎應該開除,引起輿論強烈反彈。(圖/翻攝自《新聞面對面》影片)
桃園醫師因救治肺炎病人而染疫,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一句「假設我是院長,第一個事情就是把他開除」,引爆基層醫護怒火及各界撻伐,並激起各界對第一線防疫人員的大量聲援。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以,楊志良的批評到底有沒有道理,引發各界熊熊怒火的關鍵又是什麼?

楊志良的批評主要有兩大部分:第一段是治療時,在「疑似插管時不慎被噴濺」後,沒有立刻更換防護衣;第二段是治療後,醫師自己感覺沒事,繼續跟親友逛商場。因為這兩個SOP醫師都沒遵守,所以應該開除。

首先,在處置疑似肺炎病例時是否被噴濺,無論是「飛沫」或體積更小的「氣溶膠」(Aerosol),許多醫師都已說明,這其實是難以覺察的。而事後批評的楊志良,其實並不在現場,卻以一種「親臨現場,開上帝視角」的口氣指責醫師「明知被噴濺,卻不換防護衣」,第一線的醫護人員當然無法接受。

說到這,我們就不得不談一下,醫院是染疫風險最高的場所,自從去年疫情爆發以來,醫護人員的職責,就是每天前往這個最高風險的地方,一邊承受長期高工時的身心疲勞,一邊要扛住「以身犯險」的巨大壓力,而這樣的生活已長達數月之久。

除此之外,各院早已進行過無數次防疫演練,一旦疑似個案通報就診,就可能啟動機制,要醫護人員穿上防護衣。這套被戲稱「兔寶寶裝」的防護衣是從腳套入,而且要穿兩層,不僅非常悶熱不透氣,行動也會變得非常緩慢不便。

最重要的是,醫院所做的這些層層防護,醫護人員所忍受的種種不便,目的是避免在救治肺炎病患時造成「院內群聚」,而現在看來,桃園該間醫院也僅有「個案感染」,請問是要如何一口咬定「院內SOP沒落實」,又如何形成「第一件事就要開除醫師」的判斷?

其次,醫師既然未必察覺已被噴濺,在完成治療後就回歸正常生活,到底哪裡有問題?而我們現在之所以能掌握醫師染疫,不正是因為他在自覺有症狀後,依照規定進行通報的結果嗎?

在飛沫噴濺難以察覺的情況下,要完全落實楊志良的主張,其實就等於要進一步要求所有醫護人員,在每一次診療肺炎案例後,都要進入負壓病房隔離。那麼我們要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的醫護人力有充足到這種程度嗎?

第二個問題是,如果航空從業人員因為長期必須前往高風險區,不堪長期隔離造成的身心壓力,因此給予部分彈性,那麼第一線要承接肺炎案例的醫護人員,壓力恐怕比航空業更大。

如果真這樣管制,恐怕已經不是在管理人類,而是把人當機器看待。如果真的照楊志良的標準來管理,恐怕早就讓防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士氣崩潰了。

最後,懂不懂上面所提及的醫療資訊和防疫眉角,確實未必與「是否插管過」有關,但當過衛生署長,主管過全國醫療系統的楊志良肯定該懂。明明了解防疫應該怎麼做,也了解SOP的極限在哪,更清楚防疫第一線的狀態,起手式卻是「開除基層醫護人員」,全面引爆怒火,一點都不意外。

面對全球疫情升溫,要守住台灣防線並不容易,此刻「不懂裝懂」跑出來胡言亂語的已經夠糟糕,「懂裝不懂」,出來亂帶風向以創造個人聲量,則是可惡至極。

●作者:李兆立/時代力量智庫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