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獨立研究者:美中兩強角力 台灣該做的不是「選邊站」

▲美國政府於美東時間 26 日就「魚叉飛彈海岸防衛系統」對台軍售案,進行「知會國會」程序。魚叉反艦飛彈資料照。(圖/翻攝自 USNI News )
▲自稱「獨立研究者」的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周世瑀表示,強權和強權的衝突下,台灣該做的事,不是選邊站。圖為美國魚叉反艦飛彈資料照。(圖/翻攝自 USNI News )

記者陳弘志/台北報導

2021-02-14 18:00:00|2021-02-15 18:50:53

拜登政府上台後,美中兩強展開談判新局面,台灣該如何自處?自稱「獨立研究者」的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周世瑀受訪表示,強權和強權的衝突下,台灣該做的事,不是選邊站。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稱「獨立研究者」的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周世瑀表示,強權和強權的衝突下,台灣該做的事,不是選邊站。(圖/周世瑀提供)
▲自稱「獨立研究者」的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周世瑀表示,強權和強權的衝突下,台灣該做的事,不是選邊站。(圖/周世瑀提供)
周世瑀從美國這次總統大選看台灣未來局勢發展,她指出,美國這次大選發生的情形,其實在中美洲、非洲經常發生,也就是美國過去用來對付其他國家的方法,這次竟然在美國本土重現。

周世瑀表示,當一個國家的政府,不再繼續受美國支配的時候,美國在冷戰時期就會發動政變,至於在冷戰時期後的做法,改為譴責該地的政府,其選舉結果不合法、不予承認,例如過去美國在委內瑞拉,就曾說委國政府是舞弊選舉出來的。這次美國總統拜登贏了700多萬張普選票,選舉結果可說是一面倒,但美國卻在1月6日爆發數千人闖進國會的暴動事件。

周世瑀指出,美國自己的智庫也有研究,表示在美國會暴動事件後,全世界看美國的角度已經不一樣,以前還會敬畏美國,至少是個老牌的民主國家,但現在大家看到的,卻是一個在敗選後,可以不承認人民投票選舉結果的國家。

周世瑀分析,美國在2000年的總統選舉也曾發生過一次,當時高爾贏得佛州的普選票,照理講,當時佛州的選舉人票應該都是他的,佛州也是那次選舉的關鍵州,足以影響總統大選最後結果,但是美軍在選舉投票日後傳出灌票爭議,把郵戳在投票日後加蓋的「無效票」,都認定算進有效票,影響票數大約數千票,導致結果扭轉,引發爭議。

周世瑀舉例,試想,如果在1月6日美國國會動亂時,闖入與抗議的不是現在的川粉,而是「黑人的命也是命」,是一群非洲裔的人權提倡者,美國警察會不會對他們動用真槍實彈?大肆鎮壓?為何川粉在闖入國畫大廈之前,美國情治單位已經獲得情報,為何沒有進一步的作為?都顯示美國現在的民主政治,出現遭人質疑的現象。

由此來看美中台關係的一些啟示,美國國會動亂顯示美國境內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各種矛盾加深,美國資產階級的統治已經無法如過去般服眾,不管是民主黨執政,共和黨執政,都是「資產階級」在執政,無力解決社會分配不均的矛盾與衝突,最後就會訴諸成國族主義的對抗,或是法西斯主義(極右派國家威權主義)來鞏固執政權,這在世界各國都有可能發生。

對於台灣來說,周世瑀表示,台灣在大國的角力中,注定會成為棋子或犧牲品,因為台灣大多數民眾對於和平的定義,幾乎仍是「中共不要過來打我」,因此願意為這種和平的定義付出任何代價,甚至願意去支持川普。

周世瑀說,但從歐洲民眾的眼中來看,他們認為川普就是法西斯主義者,即使歐洲不喜歡拜登,也因為川普的關係,願意支持拜登,這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關係。但台灣民眾恰好相反,因為台灣民眾對於和平的定義不一樣,「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果台灣對於美中台的定義只是這樣,注定會在大國的角力下成為棋子。

周世瑀不歸納結論,留給大家思考空間,她指出,資本主義下的大國,想的都是「資產階級」自身的利益,如果大國與大國之間發生衝突,一旦爆發戰爭,戰火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的領土上。如果美中兩國未來發生衝突,台灣、濟州島、琉球、南海,都是未來最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的地方。台灣在大國角力下,有可能會首先犧牲,因為台灣在「選邊」這件事情上,歷任政府都是親美的。周世瑀說,如果因為中共的威脅,台灣不惜去擁抱另一個強權,但如果強權和強權可能爆發衝突,台灣該做的事情,不該是「選邊站」。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