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名家論壇》陳尚懋/緬甸軍事政變,血腥鎮壓之後的下一步

▲緬甸2月1日爆發軍事政變至今已1個多月,軍隊鎮壓反政府示威者的血腥程度仍不斷上升,未來緬甸政局走向備受國際社會關注。(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緬甸2月1日爆發軍事政變至今已1個多月,軍隊鎮壓反政府示威者的血腥程度仍不斷上升,未來緬甸政局走向備受國際社會關注。(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陳尚懋

2021-03-28 12:21:08|2021-03-29 10:11:52

根據瑞典哥德堡大學(University of Gothenburg)下設「多元民主研究中心」(Varieties of Democracy, V-Dem Institute),日前所提出2020民主報告Autocratization Surges–Resistance Grows中指出,自從2001年以來,全世界一共有92個國家為獨裁政權,在數量上已超過民主政權,比例達到54%,並佔全世界人口數的35%,而2009年的時候只有6%。因此,有44%的國家發生挺民主的反抗運動,也較2009年27%的數字增加許多。學者指出包括巴西、匈牙利、俄羅斯、土耳其等國都出現獨裁統治,形成所謂的第三波獨裁化(The third wave of autocratization),而泰國與緬甸剛好就陷入到這一波獨裁化的浪潮當中,這兩國也因而產生大規模反獨裁的抗議行動,其中台灣扮演關鍵角色的「奶茶聯盟」(Milk Tea Alliance)更是在泰緬兩國的民主運動中舉足輕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早在去年泰國學運如火如荼之際,由泰籍留台生林金源(Akrawat Siripattanachok,泰文原名Sukrid Peansuwan)與其他在台泰國學生所創辦的「台灣推動泰國民主聯盟」(Taiwan Alliance for Thai Democracy, TATD)即在台灣舉辦許多聲援泰國民主的活動,並獲得許多社運團體及政治人物的支持。而在林金源學成返國前夕的2020年11月22日,促成TATD與破土(New Bloom)的合作,並透過當時人在台灣民主基金會進行訪問的泰籍學者Janjira Sombatpoonsiri以及同樣在台灣訪學的美籍學者戴擁浩(Adam Dedman)兩人串連,邀請許多亞洲地區社運人士分享彼此進行社會運動時的經驗、挑戰和策略。會後成員們相當積極透過Line軟體,成立「亞洲民主運動人士團體」(Asian Democracy Activist Group, ADAG)群組,持續在網路上發揮影響力。

▲@AllianceMilkTea
▲「奶茶聯盟」的網路迷因(meme)在去年泰國爆發學運期間竄紅,也凸顯台灣在香港、泰國、緬甸的反獨裁抗議行動中的關鍵角色。(圖/翻攝自推特@AllianceMilkTea)
2月27日隨著緬甸政變後的政局動蕩升溫,Janjira在Line群組中發佈了一則po文,希望可以發起一項國際活動支持緬甸的民主運動,並增加緬甸軍政府的國際壓力。透過來自於亞洲各國社運分子的力量,群組很快就製作出中英泰三語的文宣海報,裡面提及:支持緬甸民主自由,邀請民眾:(1)拍一張三指手勢的照片;(2)加上標籤: #SolidarityWithMyanmar 與 #MilkTeaAlliance ;(3)標記5-10個朋友,以邀請更多人加入這個全球運動!這活動主要由旅台新加坡籍NGO組織成員Roy Ngerng負責,並獲得許多國際友人的支持與聲援。TATD與ADAG的成員,除了透過網路的活動進行串連之外,更於2月28日與3月21日分別走上台北街頭,支持緬甸的民主運動,以及西藏抗暴日的遊行活動,持續在台灣透過線上與線下活動,影響亞洲各地的民主與社會運動。

台灣從泰國學運到緬甸政變,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以台灣作為主要的基地,串連亞洲各國的社運份子,共同為泰緬兩國的民主運動貢獻心力。在台灣的主導下,奶茶聯盟透過網路串連對抗香港、泰國與緬甸的威權獨裁政權,目前雖然目標一致,且在網路上確實也引發一些迴響。但因為疫情的影響,使得奶茶聯盟的線上網路力量無法轉換為線下的實際支持,且各地之間的溝通聯繫管道仍嫌不足,恐怕無法達到加乘的效果。加上目前國際社會與東協並未針對緬甸政變有具體的解決方案,也導致緬甸軍方有恃無恐持續在國內進行強力鎮壓。然緬甸政變往後到底會如何發展?緬甸軍方學習的對象—泰國是否也能發揮影響力協助解決緬甸的衝突呢?相信也是許多人後續關注的重點。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緬甸2月1日發生軍事政變後,民眾持續組織反政府示威,軍方強硬鎮壓不斷重寫「最血腥的一天」紀錄,3月27日至少114人遭到軍警射殺。(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軍方與民眾的流血衝突之後,未來緬甸軍方的選擇大致有:(1)以和為貴的情況下與全民盟分享權力,透過東協或其他組織,雙方坐下來進行和談。其實軍方在政變前的1月28、29日仍在尋求與翁山蘇姬政府的對話,但遭到已讀不回,最後軍方強行發動政變。情勢演變至今,在雙方撕破臉的情況下要談和解恐怕有難度。(2)將翁山蘇姬驅逐出境,正式將其影響力完全排除於緬甸境外。翁山蘇姬可以說是緬甸民主與人權的代表性人物,就連中國不支持譴責緬甸政變,卻呼籲軍方釋放翁山蘇姬。然而緬甸軍方已經指控翁山蘇姬幾項罪名,現在釋放的話豈不是自打嘴巴。因此最有可能的作法就是如同泰國之前處理前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的作法,默許其潛逃出境,釋放些許善意將有助於軍方與國際社會和解;(3)在移除翁山蘇姬於國內的影響力之後,接下來就可以效法泰國透過不公平的制度徹底移除反對派的挑戰力量,例如:透過司法途徑解散全民盟,然後修改一部對軍方完全有利的憲法。

泰國在進入21世紀後,發生過兩次軍事政變,但兩次軍事政變的結果並不一樣。2006年9月19日泰國國內發生嚴重的紅黃衝突,泰國陸軍總司令頌堤(Sonthi Bunyaratkalin)利用時任總理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前往美國出席聯合國大會時,發動政變接管政權。2007年5月30日透過憲法法庭解散泰愛泰黨(Thai Rak Thai Party),並於8月19日公投通過軍方重新修訂的憲法,而後根據這部新憲法於12月23日舉行大選,但紅衫軍勢力仍捲土重來贏得政權,讓政變徒勞無功,也因此有2014年第二次的政變。

▲泰國總理帕拉育(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國在此次緬甸危機中扮演重要角色。圖為泰國總理巴育(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此次泰國軍方從上次的經驗中得到教訓,延長還政於民的時間,從原先承諾的一年最後延長將近五年,軍政府總理巴育(Prayut Chan-ocha)一方面透過戒嚴壓制國內的反對勢力,一方面透過政經制度的設計強化控制。最後在歐美等國的壓力之下,不得不在2019年透過一部不民主憲法設計下的不公平遊戲規則勝選,成功脫下軍服轉型成為民選總理。泰國的發展相信發動此次政變的緬甸軍頭敏昂來(Min Aung Hlaing)相當熟悉,勢必將有效利用緊急狀態期間進行必要的制度重整,希望能在重新大選後徹底移除翁山蘇姬的反對勢力。而為確保不會重蹈泰國2006年政變的覆徹,緬甸軍方此次奪權相信應會超過原先承諾的一年時間,直到所有的政經制度重整皆已到位,並確保能贏得下次大選為止。但軍政府在這段期間必須面臨的挑戰也不小,包括:(1)軍方是否能交出比翁山蘇姬政府更亮眼的成績單?尤其是在經濟發展方面(2)緬甸渴望改變的年輕Z世代往後的抗議力道絕對會越來越大;(3)通訊科技的發達讓緬甸政府在進行網路控制時的難度增加:(4)軍政府是否能抵擋國際壓力?

緬甸自從8888事件之後,受到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制裁與孤立,國內經濟建設與自由法治嚴重落後,人民生活苦不堪言,但對軍方影響有限。此次緬甸政變所面對的國內外環境已與先前大不相同,國際社會也普遍認為制裁並無法改善緬甸的狀況。東協也希望一改過往不干預他國內政的「東協模式」(ASEAN Way),扮演更為積極的角色。敏昂萊在日前特別寫信給泰國巴育總理尋求支持,顯示兩人之間具有惺惺相惜之情誼,也因此泰國應可適時扮演東協與國際社會和緬甸之間的溝通橋樑,不至於讓緬甸情況失控。我們衷心盼望泰國與東協可以順利拆彈,儘早結束緬甸的流血衝突,讓緬甸的年輕人不用再犧牲寶貴性命來換取自由民主。

●作者: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