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名家論壇》單厚之/當警察怕流氓

▲趙介佑不但能自由出入警局探視被關押的親友,還大方拍照、在臉書打卡,對此,北投分局被問到啞口無言。(圖/翻攝網路)
▲趙介佑不但能自由出入警局探視被關押的親友,還大方拍照、在臉書打卡,對此,北投分局被問到啞口無言。(圖/翻攝網路)

文/單厚之

2021-05-03 17:38:16|2021-05-03 17:38:24

以前,在那個新聞記者還比較有影響力、社會形象還好一點的年代,記者圈裡面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記者怕流氓、流氓怕警察、警察怕記者」。記者們說起這話,多少會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但心底多半是真的相信,因為白道吃得住黑道,記者才敢放心打抱不平,第四權才有發揮的空間。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幾何時,由於社群媒體的發達,每個人都有發聲的管道,記者不再是新聞的標配跟必要條件。日前詹姓非洲鼓老師在中壢遭警察不當盤查扣留的新聞,就是當事人自己在臉書上PO文,引發社會熱烈的迴響,中壢分局的臉書粉專因此被網友灌爆。

還記得「太陽花運動」的年代,當時的警察被形容成「國家暴力」,警察的所有作為都被認為是不公不義的。但隨著社群網路的發展,警察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也有了很大的轉變。

警察的形象轉變,是出於自保的需要。在全民皆狗仔、處處有監控的環境下,警察不得不隨時錄影,以免出事死無對證。隨著社群網路的發展,媒體對畫面的需求增加,警察成了全中華民國拍片最多的單位。

所有的媒體直接拿著警方提供的密錄、監視畫面直接剪成新聞。什麼爆料公社、爆廢公社、黑色豪門、乃至軍方的軍聞社,相較於警方都是小巫見大巫。

警察掌握了鏡頭的角度,自然就掌握了正義的詮釋權。同樣是執法,在太陽花時叫做警察濫權、暴力執法;而現在的「大外割」卻變成「霸氣」的同義詞。

原本應該監督警察的媒體,因為流量需要,就成了警察的下游,拿著警察提供的影片,剪出一則又一則讚揚、歌頌警察的精彩片段。

記者跟警察之間的關係變了,警察跟流氓之間的關係也變了。以前是流氓怕警察,現在是流氓砸分局,警察還幫著滅證、幫流氓擦屁股。要是在早年發生這種事,黑道至少會乖乖交幾個人頭出來,讓警察對輿論有個交代,哪有什麼握手言和、寫個悔過書就了事?

事情發展到今天,警方懲處的懲處、調職的調職,市警局長交出手機、接受測謊,結果砸警局的黑道反而能置身事外,讓人看不懂這是什麼世道?到底誰是白道、誰是黑道?

無獨有偶的,北投分局也接著出包,火還燒到了執政黨身上。民進黨高層不斷的震怒、切割,要求迅速開除趙介佑的黨籍,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卻不為所動。好不容易開除了趙介佑,等到趙介佑的姑姑、民進黨北市黨部執行長趙心瑜主動提出辭呈時,市黨部主委吳怡農還要特別「感謝趙心瑜體諒跟這些年的付出」,並祝福事業順利。

試問,如果在今天各界口誅筆伐的氛圍下,連吳怡農都還要特別感謝趙家人的「體諒」,那北投分局在當初的情況下,又要用怎樣的姿態面對趙介佑?

過去這兩年,警方大量用《社維法》移送民眾,用放大鏡檢視民眾在網路的言論,不管是批評政府不當或是如網紅「罔腰」宣稱自己懷孕,一律都移送法辦。臨檢一個非洲鼓老師,因為一句「白痴」就可以大外割、上銬、拘留9小時;但真正面對黑道時,警方的表現卻如此軟弱,讓人民如何能心服?

今天警察的正面形象,講白了是建立在打擊一些小奸小惡,甚至是消費情緒失控的平民百姓跟小屁孩之上。如果警察只敢打蒼蠅、不敢打老虎,只會騷擾平民百姓,遇到真正的黑道卻束手無策,那警察好不容易建立的正面形象,也會很快崩壞。

過去這兩年,警方無論是宣傳或辦案,都放了太多的心力在網路上,而不願意在現實、維護治安上,投注更多的心力。但再多「霸氣側露」的大外割宣傳,也抵不過一次分局「霸氣被砸」。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哪個奧運女神的顏值在你心中是TOP1?

哪個奧運女神的顏值在你心中是TOP1?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