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供電不能「斷氣」完成三接才是解方

▲台中火力發電廠的4部燃煤機組雖然負擔穩定供電重任,但也造成嚴重的空汙問題。 (圖/財訊雙周刊)
▲台中火力發電廠的4部燃煤機組雖然負擔穩定供電重任,但也造成嚴重的空汙問題。 (圖/財訊雙周刊)

文/財訊雙周刊

2021-06-26 08:00:00

面對氣候變遷、全球碳中和的趨勢,台灣正透過減煤、增氣、展綠、非核,積極投入能源轉型。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分析,從防制空汙的角度,減煤是當務之急,而為了順利發展綠能、讓核能除役,盡快增加燃氣發電及相關設施,更是當前能源工程的重中之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莊秉潔首先指出,分析過去30年來台灣男性支氣管與肺癌標準化死亡率分布地區的變化,可以看到30年前呼吸道死亡率最高的地方是在台北市。但是如今,台北反而是全台灣呼吸道疾病死亡率最低的地方,最高的地區已經移到中部的台中、雲林、嘉義等地。

為何會有如此變化?莊秉潔認為,這是空汙所造成,尤其與燃煤電廠非常有關係。30年前台中電廠尚未設廠,當時就是北部為相關癌症重災區,直到台中電廠商轉後,生態開始改變。

天然氣補位 降燃煤發電

「燃煤電廠除了造成PM 2.5的汙染,更重要的是它排放的1級重金屬,譬如砷,也就是砒霜,70%是從燃煤電廠來。」莊秉潔分析,尤其由於中部雨量較少,所以20年前排放出來的砒霜,至今還在中部的土壤裡,因此造成當地的癌症比率非常高。

造成空汙的汙染源,除了燃煤發電,也有從中國飄來的霧霾,這是來自境外較不可控的部分;此外境內的二行程機車或是汽車排放,也是很重要的空汙來源。但要改善空汙,這其中仍以燃煤發電的減量最為必要且迫切。相較於燃煤,天然氣非常乾淨,完全沒有重金屬,「所以要降低燃煤電廠的汙染,又要能滿足用電的需求,最快的方式其實就是天然氣。」

莊秉潔指出,到了2025年,所有核能機組都必須除役,之後的能源配置,到底能不能趕得上用電需求的成長?此外,未來即將加徵碳稅,勢必對產業造成衝擊。舉例而言,歐盟將自2023年開始針對高碳排放產品課徵碳關稅,屆時中鋼及其下游廠商,就很難再把相關鋼鐵材料賣到歐盟。

據中鋼評估,若要生產零碳鋼材,需要15GW(百萬瓩)的綠電,換算即使台灣所有離岸風電開發完畢,也不夠中鋼使用。此外,要減少車輛汙染,最好的解決方式其實就是推行電動車,「所以還是要先解開電的這1題後,才有辦法解決車輛的汙染。」

台灣下一個階段要好好思考,如何走到完全綠能?莊秉潔認為,也只有天然氣可以快速支援,協助核能完全除役。因此現階段無論從空汙的觀點,或是穩定供電的角度,台灣興建液化天然氣的設備勢在必行,而且必須在2025年之前有一座新的天然氣接收站,才可以順利達成非核與減煤的時程,也才能降低中部癌症罹病的情況。

「所以這次為了藻礁爭議,如果讓第3天然氣接收站的完工時程後退1年半,對台灣傷害是很大的。」莊秉潔透露,當初藻礁公投在連署的時候,其實他也去幫忙,因為覺得當地的生態真的很難得。但他也指出,藻礁的生態,在潮間帶的確非常豐富,至於在水深10米到15米的區域是否存在藻礁生態,則有不同看法。

三接新規畫 避開生態區

如今為了避免可能破壞藻礁生態環境的爭議,政府已決定放棄原來21公頃填方區列置兩個儲槽的規畫,外推至離岸1.2公里、水深約20米處,原來規畫的碼頭、填方及疏濬工程,全部取消,讓第3接收站成為離岸接收站,完全不接觸可能的藻礁生態區。

莊秉潔指出,他很贊成藻礁公投的文本指出,藻礁議題就是為了要非核、減煤、救藻礁這樣的順序,就是要在2025年確定可以非核、減煤,也對藻礁做最大的保護,「三接其實影響的不只是大潭電廠的氣源及北部用電而已,甚至可以讓中火的4部燃煤機組被取代,讓兩部新燃氣機組運轉,就可以馬上減煤。」

莊秉潔認為,如何在經濟發展與環保間取得均衡點?是台灣無法迴避的課題。目前三接的規畫任何懷疑有礁體的地方,完全沒有挖方也沒有填方,甚至整個是離岸接收站,所以政府其實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希望能擁有藻礁的生態,也同時能夠非核、減煤。為了人民的健康、供電的穩定,以及產業的發展,三接的重要性和迫切性都不該被忽視。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