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名家論壇》趙君朔/阿富汗風暴撼動白宮

▲阿富汗撤軍以及後續引發的人道災難,讓美國拜登政府招致不少負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阿富汗撤軍以及後續引發的人道災難,讓美國拜登政府招致不少負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趙君朔

2021-08-30 11:43:31

距離美國訂下完全撤出阿富汗的期限還剩下兩天左右的時間。過去兩周在首都喀布爾陷落塔里班之手後,美國和北約盟邦已經成功撤出了超過11萬7千人,到了8月28號周六機場只剩下1400人左右在等待撤出的航班。然而這不代表最後一階段的撤出會一帆風順,也不代表美國和其他各國的任務已經完成。首先是白宮已經再度發出警告在未來24-36小時內仍然有可能再度發生恐怖攻擊。其次是即使平民都已順利撤走,最後軍人自己撤離的過程將是最危險的部分。就算前面兩個狀況都沒有發生危險,再來美國和盟邦還是要面對在首都之外處理來不及撤出僑民的棘手問題,還有拜登總統本人在國內的政治議程受此外交潰敗而無法順利推動的可能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上週四發動機場門外人肉炸彈恐攻的呼羅珊伊斯蘭國組織是很有動機要在美軍和平民徹底離開前再度發動攻擊的。對他們來說,塔里班和美軍協商撤軍就是是一種"叛教"行為。而且在塔里班進入喀布爾並接管監獄後,便先處決了關在裡面的該組織前領導人Omar Khorasani,這讓雙方的嫌隙更大。

最重要的是,該組織亟欲在民選政府垮台後在阿富汗境內和塔里班一爭雄長,而目前以比較溫和面貌出現在國際社會眼前的塔里班則是想在其政府正式成立後,繼續獲得西方和其他國家的資金和援助以維繫國內搖搖欲墜的經濟和社會運作(在民選政府時期,國際援助的金額就高達阿富汗GDP的40%和政府預算的3/4)。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對塔里班的態度在相當程度上會被最後撤出是否平安順利所影響,所以呼羅珊伊斯蘭國必定想盡辦法對此破壞。此外該組織一直受到塔里班陣營內最暴力也激進的半獨立組織哈卡尼網路(Haqqani Network)所支持,因此一定想趁此機會造成更多美國人傷亡來進一步增長該組織的氣勢。

假設在最後撤出平民的階段中因為塔里班和美軍都加強戒備而找不到機會下手,在守住機場安全區的5800名美軍和1000名英軍自己和裝備要撤走,並把維安工作交給塔里班時又是一個高風險的過程,屆時可能再度出現大批阿富汗人試圖突破塔里班的封鎖線衝向飛機的畫面,混亂就有發生大規模踩踏導致傷亡的可能。

此外,若是飛機內除了載人已沒有足夠空間的話,美軍還需要把無法帶走的大砲、迫砲和反無人機的武器就地銷毀,以防落入塔里班手中。在最後一批美軍上了飛機之後,情況一樣還是有危險性在,因為機場四面被塔里班的士兵所包圍,飛機起飛後如果有塔里班或是其他組織的士兵從遠方靠近將很難監控,要靠同時在喀布爾上空的美軍偵察機來確定其蹤跡和行動。

即使連最後的英軍、美軍也順利撤出,從目前當地傳出的訊息顯示,其實還有不少不在首都,無法及時趕到機場的各國僑民以及人數比各國使館想像的多的阿富汗裔各國護照持有人無法在8月31號前全部撤出。所以英國已經有了想安排這些人從陸路離開阿富汗的計畫。至於美國,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美國和塔里班已經開始商討在831的期限過後,美國還是派駐外交官留守以繼續撤離僑民。美國目前的阿富汗代理大使Ross Wilson在接受CBS採訪時表示雙方已在卡達對此可能性有過商談。

而美國是否繼續派人留駐喀布爾則取決於塔里班是否能保證機場和周邊的安全。如果無法取得塔里班的保證,那麼美國會考慮在附近國家派駐外交官來處理讓剩下的約1500名美國人、其他國僑民還有持有外國所發簽證的阿富汗人離境的問題,其中獲得美國核發的特別移民簽證的阿富汗人就高達數萬。

在上周四已經發生13名美軍不幸在恐攻中身亡之悲劇的情況下。如果接下來又發生滯留的美國人被塔里班或是其他恐怖組織傷害的事件,那麼這一連串的醜聞在未來幾個月會持續成為美國國內談話節目和國會熱議的話題。而拜登的支持度在阿富汗倉皇撤僑前已經因為疫情復燃而出現明顯下跌,再加上這個造成美軍十年來最大傷亡的外交大挫敗,很可能在明年的期中選舉中民主黨會慘敗丟掉兩院,那麼拜登政府一直在積極推動的各種國內政治議程如擴大政府職能、綠色新政、擁槍法規修訂和選舉法規改革等就會受到非常大的挫折,甚至

他本人都會面臨彈劾的危脅,因為現在連共和黨的非挺川建制派議員都有人主張他應該為此負責下台。

那麼到底為何拜登會才上任才7個多月就把自己的處境弄到艱難?首先是拜登政府不只一次忽視來自軍方和是第一線外交官的警告,早在拜登公開宣布要撤軍的前一天,USA Today就刊出了一篇報導,指出拜登上任後關於撤軍問題就持續接到來自第一線的人員的報告,提醒他撤出後可能的後果是什麼還有這個問題不如他想的那麼容易。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米利據說在三月更是在會議上力陳重新考慮五月開始撤軍的必要性。

但是對這些意見,拜登只是堅持不管早撤或晚撤結果都一樣。後來到了7月13號美國駐喀布爾使館的22名美籍工作人員也聯名透過不同意見傳遞管道提醒國務院當地情勢險惡,要馬上開始加快撤出美國人和協助美國人工作的數萬阿富汗人,但收到報告的國務卿也沒有根據這個危機來臨前的最後警告馬上作出行動。

事實上當5月開始高達1萬7千名主要負責維護各種先進武器系統的美國軍事承包商快速撤離,7月初美軍也趁夜不通知阿富汗軍方對口就撤出Bagram空軍基地後,阿富汗還有戰力和塔里班一搏的特種部隊就因為徹底失去了至關緊要的空中火力支援而喪失了戰鬥意志。至於長期受薪餉被虧空,各種糧食、彈藥補給不足之苦和政府已和塔里班暗中合作等假訊息影響的一般部隊,更是直接獲得塔里班不會報復的保證後就一個接一個放下武器投降逃回家鄉或是首都避難。

第二個造成這個悲劇如此快發生的原因是拜登政府和民主黨其實真正的焦點只在美國內政議題,對外只是想透過在媒體面前營造已和盟國修好的膚淺形象配上各種空泛的多邊主義承諾將自己和前任政府區隔。所以在7月17號出刊的經濟學人談拜登對中政策的封面故事都提到他只是利用中共威脅來推進內政議題。所以當8月第二周阿富汗兵敗連山倒的情勢發生後,他似乎渾然不覺還很悠哉地在大衛營度假並且高興的慶祝他的1.2兆美元基建法案剛在參議院獲得跨黨派69票通過,準備送往眾議院。

當阿富汗確定失守並陷入撤僑一團亂的窘境後,眾議院議長裴洛西還是對此漠不關心,只是持續進行關於3.5兆美元預算案大綱的協商直到深夜,讓共和黨眾議院黨鞭Kevin McCarty氣的在議事廳中發言將近15分鐘痛批她對美國人民陷入危機的冷漠無情。

也就是這種對外交議題輕忽的態度讓拜登無法以這是川普時代就訂下的撤軍政策為藉口來開脫,因為雖然拜登只是執行去年2月川普政府在卡達和塔里班談定的和平協議。但川普政府的態度始終是有條件撤軍,也就是撤軍也要看地面上的狀況是否允許,這就是為什麼川普政府將1萬5千名美軍撤到剩下剩2500 名後就先打住,因為他們了解再撤8月前兩周阿富汗政府潰敗的最壞情況就可能出現。

而且川普時期最後一任代理國防部長Chris Miller也明確指出,留下最後的2500名軍隊就是要當籌碼逼迫塔里班和民選政府在政治上達成協議,讓塔里班以和平方式加入政府,美軍再順勢撤出,這樣才能確保雙方沒有美國撐住民選政府的情況下至少和平共存一段時間,而且原本川普政府還是打算留下800名左右的最低限度兵力在阿富汗持續執行反恐任務。

而更深層的原因其實在於拜登這個意外入住白宮的資深政客,從各種關於他的描述都可以明顯看出,他的經歷和其他歷任美國總統明顯不同(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常春藤盟校學位的總統) ,從政40多年其實並沒有形成自己獨有的治國綱領和世界觀,只是善於觀察政治風向並跟上。而他最大的特點就是擅長和人面對面近距離打交道,不管是面對一般的選民、參議院同僚或是國外元首,他都能透過閒話家常來建立不錯的關係。

但他身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資深成員,在歐巴馬時代也是常被委託飛往國外代表總統和各國元首商討大計,但他在參議員對於外交決策的投票事後常被證明是錯誤的如他贊成布希對伊拉克出兵。當副總統時也錯誤的樂觀預測時任伊拉克總理馬利基會簽署「駐軍地位協定」,讓美軍續留伊拉克,結果後來因為馬利基拒絕簽署,拜登代表總統飛往伊拉克見證美軍撤退時,他還打電話給歐巴馬謝謝他「給我一個機會結束一場鬼戰爭」。這又是一個判斷錯誤,因為三年後美軍就因為伊斯蘭國的伊拉克的攻城略地重返。

總之,拜登其實在格局上比較接近地方型政治人物,擅長微觀的人際關係和幕後協商。但始終沒有自己的治國理念,從政40多年也始終沒有擔任過有決策權的政治職位,也因此他前三度出馬或是考慮競選總統其實都是草草收場,去年是因為疫情和和黨內進步左派達成妥協才僥倖坐上大位,而他原本就很不高明的判斷力和知名的固執、反菁英(這點其實和川普有點類似,卻一直被主流分析所忽略,但諷刺的是川普雖然言語上有這種傾向,川普是經商成功多年的富豪,私下和不少美國商界金融菁英關係很好如私募基金黑石的老闆蘇世民)很可能更因為年歲的關係更為嚴重,結果就是讓一個原本難度不高的任務變成災難、美軍白白送命,現在即使能度過這次政治危機,他離任後的形象必定和這次大傷美國形象的倉皇撤退連在一起。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第58屆金馬影帝,你挺誰?

第58屆金馬影帝,你挺誰?

繼續作答
第58屆金馬影后,你挺誰?

第58屆金馬影后,你挺誰?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