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獨/龍K博恩仇怨怎麼了 楊繡惠過來人點關鍵

▲楊繡惠參加《炎上BURN》,被老K拿年紀大開玩笑。(圖/翻攝薩泰爾娛樂)
▲楊繡惠參加《炎上BURN》,被老K拿年紀大開玩笑。(圖/翻攝薩泰爾娛樂)

記者江芷稜/台北報導

2021-10-07 17:05:32|2021-10-07 18:00:28

從早期跑遍工地秀,到最近加入脫口秀節目,56歲的資深藝人楊繡惠無役不與,更深受年輕人歡迎。4月由薩泰爾舉辦的《炎上BURN》表演節目,她也是受邀來賓之一,針對同場的演員龍龍出面泣訴被言語欺凌,「龍K風波」延燒多日,身為前輩身分的她客觀表示,「龍龍是女生被這麼說一定受委屈,但如果以我的個性,不會反應這麼大,最可憐的是博恩,護這個不是,護那個也不是!」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工地秀到脫口秀,楊繡惠以開朗大方形象,深受觀眾歡迎。(圖/翻攝楊繡惠娛樂)
▲從工地秀到脫口秀,楊繡惠以開朗大方形象,深受觀眾歡迎。(圖/翻攝楊繡惠FB)

楊繡惠表示,《炎上》表演前一天有彩排,聽過演員腳本內容,對玩笑話稍有了解,但也能體諒演員即興表演脫稿演出,「我從小站在舞台上,大家人來瘋炒熱氣氛,我們都懂」,包括老K看到她的造型,嘲笑是女童子軍揹值星帶、還有熊熊虧她月經很久沒來,她現場反擊罵回去,都是臨場真實反應,還順道帶動清涼飲料廣告宣傳,對方高層事後向她道謝,感謝她把「喝飲料消火」表現得淋漓盡致。

爸爸也是喜劇演員,楊繡惠骨子裡遺傳了好基因,心胸開闊、廣納百川,面對早期主持人插科打諢,甚至上手吃豆腐都百無禁忌,她自認能跟年輕人打成一片,主因就是放得開,像她參加薩泰爾舉辦的「狗屎寫手」,固定模式為受邀者戴著耳機上台,由後台的人員念出台詞,台上的人就得照著念並適時表演,上台前完全不知劇本內容,沒有足夠雅量,說不出那些關於自己的辛辣笑話。

楊繡惠那集「狗屎寫手」笑料不斷,老K與博恩撰寫的劇本提及性器官,難免有開黃腔嫌疑,她坦言沒有事先預排,聽到轉達內容,當下有點愣住,卻照樣脫口而出,「我都跟他們說,不要因為我的資歷介意,可以大方開玩笑」,事後沒有心存芥蒂,還替節目擔心,「你們劇本寫這麼露骨,這可以播出去嗎?」

▲楊繡惠參加《狗屎寫手》,還要博恩不要在意她的資歷,可以大方開玩笑。(圖/翻攝薩泰爾娛樂)
▲楊繡惠參加《狗屎寫手》,還要博恩不要在意她的資歷,可以大方開玩笑。(圖/翻攝薩泰爾娛樂)

楊繡惠說,當藝人這麼久,底線是「為賺錢可以忍耐,但要有一個限度,認識的人開玩笑可以,不認識的人不行」。她透露,這輩子唯一生氣過,是有一次在曾國城的綜藝節目裡,必須隔著布簾搔首弄姿,以剪影讓20、30位觀眾猜測藝人身分,沒想到有個年輕女生竟然說「這個女人看起來最賤」,讓她火冒三丈,衝出布幕狠譙5字經,怒罵「這個播出去,我的爸媽看到會怎樣?」錄影因此中斷,曾國城一度還以為她開玩笑,後來助理趕緊來安慰哭泣的她,女觀眾也當面跟她道歉,恢復理智線的楊繡惠,盡到藝人責任,還是專業地把節目錄完。

早期工地秀,女星被要求穿低胸,不夠露還會被嫌不敬業,或被迫到後台重換。如今跑通告這麼久,楊繡惠累積一定資歷,深諳演藝圈運作,講笑料信手捻來,不必再靠身材吸睛,每次錄影都有家人般的幸福感,錄到凌晨5點也不為苦,但她認真說,「現在叫我穿低胸我會生氣」。

她說,這次「炎上」徐乃麟場表演嘉賓,只跟熊熊比較熟,不知道其他成員的個性,沒有管道去安慰龍龍,她理解大家的立場,勉勵女方身為一個公眾人物,需學習當藝人的耐性,接受外界評斷,「太在意就輸了」,既然上了台就不要後悔,有些事發生了就讓它過去,「如果要大家都說你好話,那就只能去大愛台」。

▲楊繡惠(中)說錄影有種回到家的感覺。(圖/翻攝楊繡惠FB)
▲楊繡惠(中)說錄影有種回到家的感覺。(圖/翻攝楊繡惠FB)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