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關鍵人物莊嘉明談電動車大廠的人與事

▲創奕能源技術長莊嘉明和特斯拉創業團隊共事、相交超過30年,對特斯拉和Lucid多年競合關係的變化,瞭若指掌。(圖/財訊雙周刊)
▲創奕能源技術長莊嘉明和特斯拉創業團隊共事、相交超過30年,對特斯拉和Lucid多年競合關係的變化,瞭若指掌。(圖/財訊雙周刊)

文/財訊雙周刊

2021-12-15 08:00:00

18年前打造特斯拉的團隊,其實是一批與台灣產業關係深厚的矽谷創業家;他們與馬斯克分道揚鑣後,仍靠著台灣供應鏈打造出殺手級的產品,這將是台灣再度連結全球電動車市場的大機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11月1日,馬斯克在個人推特上用中文貼出曹植的七步詩句,引發網友熱議。外人無從得知他的本意,但可以確定的是,那個週末正是與特斯拉「同根相生」的美國電動車品牌Lucid首次交車的日子。

這是一個值得台灣電動車產業注意的新聞,因為Lucid和特斯拉不但系出同源,而且都和台灣有深厚的淵源。過去多年Lucid都在台灣研發電池相關技術,至今在台北內湖仍有研發基地。近日,獨家採訪曾參與Lucid創立過程、現任創奕能源技術長的莊嘉明,揭露過去18年特斯拉、Lucid和台灣之間的綿密關係。

矽谷創業家 4家拚到上市

莊嘉明是台北人,建中沒讀完,就跑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念電機工程,採訪當中偶爾還會跳出幾句台語。他是標準的矽谷創業家,職業生涯當中,已經4次成功將公司從零開始做到上市,「第5次,會發生在台灣。」採訪時,他笑著說。

故事要從1981年的慧智(WYSE)公司說起。慧智公司由香港人謝家鵬(Bernard Tse、Lucid創辦人)創立,是一家做終端機的公司,擅長工程技術創新,跟台灣企業有很密切的合作關係。「我們那時在HP(惠普)要300元才能做出來的鍵盤,慧智50元就做出來,我看到這一點,心想不能再待在HP這個溫室裡,就跳到慧智去了。」莊嘉明補充說,「謝家鵬的太太楊雯君是台灣人。」

1980年代,正是矽谷創業創新精神的高峰,慧智從創立到那斯達克掛牌,只花了3年半。莊嘉明就在那裡,認識了後來特斯拉最早期的創辦人馬汀.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結成一輩子的好友。本刊也寫信向謝家鵬本人求證,他證實莊嘉明不但曾在慧智與他共事,也是後來他創立的車用電池公司Altieva大中華區營運負責人。

1988年,馬汀跟謝家鵬說,有繪圖能力的終端機將大有可為,但謝家鵬認為時間還太早。於是,馬汀就跳出去成立NCD(Networking Computing Devices),把莊嘉明挖去當經理,「NCD從創立到那斯達克上市, 只花了4年。」

「馬汀是一個很狂的工程師,他們真的有改變世界的企圖心。」莊嘉明回憶,NCD公司上市之後,馬汀再創立了一家電子閱讀器公司,「現在的電子閱讀器裡面,有很多的重要專利都是他的」;同一段時間,莊嘉明則回台灣參與創立彩富電子,就在這段時間,馬汀結束了電子閱讀器事業,創立特斯拉。

做終端機的工程師為何能做出電動車?莊嘉明透露:「最早期的特斯拉馬達技術,是買來的。」當時洛杉磯有一家華人創立的馬達公司,和GM(通用)合作發展電動車,「車子能動,但馬達仍有致命的問題,叫這家公司改,他們改不了,馬汀就自己研發。他成功了。」

但做電動車是燒錢的生意,馬汀因此回頭找上謝家鵬投資,謝家鵬因此成為特斯拉最早期的董事,也把慧智的團隊帶進去。當時,謝家鵬認為電動車的電池技術最有價值,他想要仿照PC的發展模式,做出先進的電池技術,賣給所有人。

遇上瘋狂工程師切入電動車

這一群原本做電腦的頂尖工程師,竟自己一路解決馬達、電池系統的問題。「當時哪裡有什麼車用電池。」莊嘉明說,通用汽車研發的電動車,還在用笨重的鉛酸電池,而這群大膽的工程師,已把腦筋動到筆記型電腦的電池上,這種電池重量輕,但也容易爆炸。

「謝家鵬就自己做實驗,看兩個電池要相隔多遠,一顆電池爆炸才不會引發連鎖反應。」莊嘉明回憶,現在很多電動車的重要專利,都是慧智的老班底發明的。在謝家鵬領導下,他們還發展出將電池浸在特殊膠水的技術,只要一爆炸,膠水就會瞬間吸收熱能,到現在它還是許多電動車常用的技術。

莊嘉明還透露,他們把半導體封裝用的打線技術用在電池上,每個電池以極細的接腳供應電源,「作用就像是保險絲」,只要一顆電池突然釋出大量電力,保險絲就會燒斷,不會影響其他電池。「特斯拉第一輛Roadster,從來沒有爆炸過。」莊嘉明說,在謝家鵬團隊的設計下,從無到有設計出整個系統,雖然用的是危險的鋰電池,卻能做到被撞也不爆炸。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謝家鵬早從慧智做終端機時代,就和台灣供應鏈有密切的合作,因此特斯拉最早的製造中心,才會設在台灣的林口。

但是,發展電動車需要的資金太過龐大,後來馬斯克以投資者的身分入主特斯拉,就與謝家鵬的團隊出現路線之爭。「馬斯克認為,特斯拉的電池技術不能外賣,只能自家用;謝家鵬卻認為,應該用開放的商業模式,讓全世界的人都能使用。」特斯拉成立4年後,雙方拆夥,2007年謝家鵬成立Atieva公司,發展車用電池技術,這家公司就是Lucid的前身。

Atieva成立1年後,2008年莊嘉明就加入公司,負責中國和台灣的營運發展。不過,Atieva成立初期卻吃足了苦頭。莊嘉明解釋,首先有競業條款的限制,「特斯拉做乘用車,我們就做巴士;他們用三元電池,我們就用鋰鐵電池;他們用18650電池,我們就從方形電池開始。」

中國不可靠 把研發放台灣

再者,Atieva更陷入中國電池產業的「騙補」陷阱。莊嘉明回憶,Atieva發展的電池技術可以大幅增加電池的使用壽命,但是當時中國的規定是,只要電動車賣出去,能用3年就能拿到補貼;當時補貼是看車身號碼,因此許多公司甚至將「賣出」的電動車零件拆下來,換個車殼再申請補貼。在這種狀況下,根本沒有人在乎電池耐不耐用,效率高不高。

不過,Atieva還是逐漸建立起在台灣的研發基地。莊嘉明回憶,當時的分工是電池的雲端控制系統由美國負責,電池的設計由台灣做,製造則交給中國。「我把研發放在台灣,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研發不能放在大陸。」這個團隊後來也變成Lucid在台灣的辦公室。

在中國扭曲的補貼制度下,光靠賣電池的商業模式不可行,加上競業條款限制失效,2012年起,Atieva開始轉做乘用車,跟特斯拉正面競爭。最初是北京汽車表示有意願投資,要Atieva跟特斯拉一樣做車。當時特斯拉正在崛起,北汽開出的條件是,Atieva要在2年內複製特斯拉的Model S,「謝家鵬原本一直是Atieva的董事長,為了這個條件,他因此離開公司。」

「北汽投資後,就在Atieva美國公司旁邊設辦公室,開始挖人。」看到中國汽車公司的劣行,Atieva董事會後來找到阿拉伯主權基金投資,才免於落入中資掌控的命運,後來就改名為Lucid。

Lucid供應鏈 向台廠招手

Atieva原本做的是電池,為什麼有能力造車跟特斯拉競爭?而且,Lucid推出的頂級車型,不但續航力高達520英里(837公里),比特斯拉遠,內部空間也比特斯拉寬敞,後座空間甚至可以讓乘客躺平。

對此,莊嘉明指出:「因為馬斯克跟川普一樣,常常跟員工吵架!」這些特斯拉訓練出來的人才,經常前一天被馬斯克請走,第二天就來Lucid報到;就像現任Lucid的執行長羅林森(Peter Rawlinson),原本是特斯拉Model S的首席工程師。

莊嘉明幾年前因健康因素自Atieva退休,當初的慧智團隊也逐步淡出Lucid,但Lucid目前仍在內湖設有辦公室,並從台灣採購電動車零組件。莊嘉明後來又在創奕能源董事長黃振聲邀請下,把當初自Altieva離職的技術高手,再組成團隊,聘到桃園為創奕能源開發電動巴士。

莊嘉明現在仍持有大量Lucid的股票。他笑說,今年Lucid交車數只有520輛,只是為了凸顯他們的續航力可達520英里;明年開始,「Lucid產能就會拉到20000輛,台灣想打入供應鏈,再晚就來不及了」。Lucid的目標是要成為豪華電動車的第一品牌,未來台灣供應鏈能不能靠著Lucid在台灣留下的機會,在全球電動車市場大放光芒,再次連結矽谷的創新能量,將是令人期待的2部曲。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