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名家論壇》楊威利/假如真的兵役延長

▲無論是新制教召還是延長兵役到10個月與1年,徵召兵員擔任步槍兵並無問題。(圖/軍聞社提供)
▲無論是新制教召還是延長兵役到10個月與1年,徵召兵員擔任步槍兵並無問題。(圖/軍聞社提供)

文/楊威利

2022-03-31 19:47:49

先說結論再論述。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事不關己的民調非當事人多半會贊成。

※延長役期後的役男能做什麼。

新聞

 
※事不關己的民調非當事人多半會贊成。

首先是這份民調的出爐背景是俄烏戰爭,許多民眾看到烏克蘭在俄羅斯入侵,發動閃電戰未果後,外界興起一陣「今日烏克蘭、民日台灣」的類比,許多民眾在我們不會是烏克蘭的氣氛下,紛紛對民調機構表示,現行軍事訓練役4個月不合理,以及希望延長兵役到1年的意見。

但若在細分下去,很可能會得出一個結論,表示贊成意見的民眾通常不會被國家「徵召」,這些民眾是國家已經不需要或是已經服過軍事訓練役的對象,即使政府要改回2年義務役兵制又不用溯及既往的話,我想這些人應當都會百分百的贊成。但若是同一問題詢問還未服役且要服役的朋友,恐怕這答案會是不贊成的居多,這是人性使然。

若突然實施要從4個月增加到10個月或1年役期的政策時,最痛苦的當然是這些役期要延長6個月或8個月役男,但這還不是心理上最痛苦的,最痛苦的役男心理層面發生在過往役期縮短時。1990年改兵役時間為2年,2000年改為1年10個月,2004到2008年每年縮短2個月到1年的這個時候;此時會發生某甲比某乙晚當兵,卻比較早退伍的窘況。

但無論是過往服役3年、2年、1年10個月到4個月的軍事訓練役,所有決定都是政府施政的政策,服役期間的長短取決於敵我態勢與威脅程度,這又跟可徵用兵源,徵募兵制比例有極大關係。設若近期民意與民氣可用,要改回1年或10個月役期,理論上只要政府一聲令下就可改動,但誰或是哪個單位與部門要來扛這個責任?

國會殿堂上的議員就此議題詢問國防部長邱國正,說真的這議題還真不好回答;無奈,國防部只能以各項方案都有研議當作回答,實則當政府要制訂政策時通常會要求各部會研擬相關政策,之後經由民意機構同意、依法公佈實施。政治責任當然是政府扛。

※延長役期後的役男能做什麼。

我們設想一個狀況,假設政府真的要將軍事訓練役男從4個月增加到10個月或1年,這多出來的時間,究竟軍方能訓練出什麼樣的兵員?講白一點就是民眾希望看到1年後怎樣的兵員與戰力?

以過往4個月的軍事訓練役來說,當時設想的目的是培養出一位合格的步槍兵,先前將原本的8加8改成5加11週,為的就是增加這批役男下部隊的時間,反推回去代表這5週的基礎新兵訓練已經足夠,增多的時間將用於部隊實務的磨練與技能培養,例如衛哨勤務與部分的協防等。

不過現階段海空軍,甚至是陸軍部分兵科的訓練漸趨專精,許多特業技能的培養需要半年,甚至是1年以上,因此將這些受過基礎訓的役男投入這些專業科目訓練實屬浪費,除非是想透過這些役男「下部隊」後,興起從軍理念進而簽下志願役的目的,但按照實際慣例這些志願從軍的役男仍屬少數。

這4個月就已經算是完成步槍兵訓練的役男,能否多操作其他武器分擔步兵班、排的負擔?事實上這是可能的,這些武器泛指反甲武器、多人操作的60與81迫砲、甚至是擔任機槍組組員,希冀在6個月之內完成這些課程的交職訓練,戰時若有組員負傷時還能勝任彼此的任務。再設想一個狀況,戰況緊急時哪用得到什麼交職訓練?通常是在士官與資深士兵的么喝下拿起武器就打。

▲新制教召增多步機槍與迫擊炮的實彈射擊發數,未來不妨強化對反甲武器的實際操作。(圖/軍聞社提供)
▲新制教召增多步機槍與迫擊炮的實彈射擊發數,未來不妨強化對反甲武器的實際操作。(圖/軍聞社提供)
這種能於短時間完成武器訓練並培育出合格組員的想法是陸軍單位的特色,陸軍兵科除戰甲、陸航、自走炮外,其他兵科徵召兵員幾乎都能勝任,漢光37號演習就有教召員操作105公厘榴砲可資證明。不過在只有1年役期的情況下,一般認為是4個月步槍訓後再施予2月的其他武器訓練,之後6個月就需隨著部隊進訓,遂行各種野外的實作,這部分其實陸軍各單位已經在2019年後陸續實行,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各作戰區步、戰、砲於戰備月的野外實際戰備偵巡,各式戰甲砲車穿梭鄉間小道的景象。

若大眾都同意役男要延役到1年,類似野外實際的戰備偵巡機動,還是類似3月初「史上最硬教召」,野外集訓召員並不是不可能,畢竟一線步戰砲單位都能實際野外偵巡、後備部隊都能野外訓練,沒有理由放著這1年役期不去野外實作與嚴格訓練。

就亞洲其他國家來說,南韓與以色列的徵兵與後備役期時間都較台灣來得長,到底是徵募並行、徵募比例與徵兵時間的多寡,其實都是整府的決定,軍方只能根據現有的資源與未來可能的規劃,向政府提出相關方案以供裁決。

自己國家自己救這個大義明分並沒有什麼不對,若大眾同意或政府決定將役期延長到1年,藉由這1年兵役的兵源填補戰力缺口,這並沒有什麼不對,但大眾要問的是,既然大家同意將兵役延長到1年也按照規定服役,那1年後究竟我們會看到怎樣戰力的兵,裝備、師資、訓練流路、如何與現役部隊搭配,這些才是軍方要傷腦筋的。

▲陸軍許多特業單位,例如戰甲車輛的操作是短期義務役士兵訓練不出來的。(圖/軍聞社提供)
▲陸軍許多特業單位,例如戰甲車輛的操作是短期義務役士兵訓練不出來的。(圖/軍聞社提供)

●作者:楊威利/資深軍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email protecte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