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芬蘭、瑞典求加入 誰說北約「名存實亡」?

▲瑞典與芬蘭預計本周正式宣布是否申請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瑞典與芬蘭預計本周正式宣布是否申請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徐筱晴/特稿

俄羅斯為了阻止烏克蘭加入歐洲聯盟(EU)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自2月24日對烏克蘭發起入侵行動,但這場戰事卻也讓周邊國家更加緊張。芬蘭總理馬林(Sanna Marin)與總統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o)在12日時發布聯合聲明,支持芬蘭加入北約的決定,瑞典也預計在本周正式宣布是否申請加入北約。這也將可能打破2國過去以來保持中立、不結盟的立場。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芬蘭及瑞典有著長期保持中立、不結盟的立場,但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2國態度出現了巨大轉變。儘管俄羅斯強烈反對,瑞典仍可能在這週提出加入北約的申請。芬蘭則是在總理馬林與總統尼尼斯托透過聯合聲明表態,支持芬蘭加入北約的決定,被視為是芬蘭正式啟動加入北約申請的第一步。若是2國加入北約,瑞典將改變200多年來不結盟的立場,芬蘭則是打破蘇芬冬季戰爭後數十年的中立狀態。

多年以來,芬蘭民眾對於加入北約的支持率約為20至25%,但自俄羅斯發動侵烏行動之後,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支持率已經飆升至76%,創下歷史新高。在瑞典則有將近六成人口希望加入北約,同樣也高於俄烏戰爭爆發之前。

在俄羅斯總統蒲亭對烏克蘭發動「特殊軍事行動」之後,打破了北歐長期以來的穩定局勢,芬蘭以及瑞典感到勢力單薄。芬蘭前總理史圖布(Alexander Stubb)表示,自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芬蘭加入北約已成定局(done deal)。

瑞典國防部長胡爾特奎斯特(Peter Hultqvist)則是指出,俄羅斯領導人那一天證明了自己的「不可預測、不可信並準備發動一場殘酷、血腥、野蠻的戰爭」。去年胡爾特奎斯特曾經表明瑞典永遠不會加入北約,但現在態度大轉彎,表示如果2國攜手加入,將能強化北歐地區的防禦。

也有許多芬蘭和瑞典民眾將希望寄予北約,認為北約能夠在歐洲不穩定時保障他們的安全。對於芬蘭人來說,侵烏行動勾起他們難以忘懷的回憶。蘇聯在1939年底入侵芬蘭,歷經3個月的激烈抵抗,芬蘭軍隊雖然最終避免被佔領,但仍失去了10%的領土。赫爾辛基大學政治學家薩克卡(Iro Sarkka)表示,看著俄烏戰爭展開,就像是重溫了這段歷史,芬蘭民眾看著芬俄邊境,就會想著「這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嗎?」

瑞典在近年來也感到十足危機,俄羅斯軍機曾多次侵犯領空。在2014年還曾有艘俄羅斯潛艦被報導潛伏在首都斯德哥爾摩附近的群島淺海,讓瑞典民眾嚇得無所適從。在2年後,瑞典軍隊時隔20年重回波羅的海戰略要地哥特蘭島駐紮。

若是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就某方面來說,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因為2國在1994年成為了北約的合作夥伴,並且在冷戰結束後,參與多項北約的任務。不過有一項重大變化是,將適用北約「第5條」,這項條約會把對一個成員國的攻擊視為對所有成員國的攻擊,這將會讓瑞典和芬蘭首次納入核武國家的保護傘下。

雖然2國的輿論很快地轉向支持加入北約,但是歷史學家邁南德(Henrik Meinander)認為,芬蘭早已經為此做好準備,因為自蘇聯解體後,芬蘭就逐步靠近北約。1992年,芬蘭向美國購買了64架戰鬥機,並在3年之後,與瑞典一起加入歐盟。邁南德指出,從那時開始,芬蘭每任政府都會審視所謂的北約方案。

雖然瑞典在1990年代與芬蘭走上不同道路,進行裁軍,並將優先事項從國土防衛轉向世界各地的維和任務。但在2014年一切發生了變化,當時俄羅斯併吞了克里米亞,瑞典隨即恢復徵兵制,並且增加了國防開支,更在2018年開始發放全民國防手冊,這是自1991年以來首次發出。

▲雖不是任何軍事組織的成員,但瑞典會參與北約的軍事訓練,同時派軍人參與聯合國維和任務。圖為瑞典軍人參與馬利維和任務。(圖/瑞典國防部)
▲雖不是任何軍事組織的成員,但瑞典會參與北約的軍事訓練,同時派軍人參與聯合國維和任務。圖為瑞典軍人參與馬利維和任務。(圖/瑞典國防部)
蒲亭在發動侵烏行動後,常以北約東擴為他的入侵行為辯護。因此若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俄羅斯將會視為是一種挑釁。俄羅斯外交部也頻頻向2國發出警告,不過如果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真的能讓2國更加安全嗎。至少在瑞典,有一部分的人認為不會。

瑞典和平仲裁協會的索羅門(Deborah Solomon)認為,北約的核威嚇將會加劇緊張局勢,並可能與俄羅斯進行軍備競賽,而這將使過去為追求和平的努力變得更加複雜,讓瑞典變成不安全的地方。另一種擔心是加入北約後,瑞典將失去在全球核裁軍行動的主導地位,索羅門表示,如果瑞典加入北約,就得「放棄作為調解國的夢想」。

相較之下,芬蘭的中立非常不同。蘇聯在1948年「友好協定 」中強加的和平條件,芬蘭視此為維持國家獨立的一種務實方式。邁南德表示,瑞典的中立是身份和意識形態的問題,而芬蘭則是攸關國家存亡的問題。瑞典之所以能大方討論加入北約,部分原因是它把芬蘭和波羅的海當成「緩衝區」。

蘇聯解體後,芬蘭靠向西方,試圖擺脫蘇聯勢力範圍,加入歐盟不僅提供了經濟優勢,還保障了安全利益。加入北約對於在1990年代初期擺脫中立狀態的芬蘭是跨出相當大的一步,但是隨著時代和對風險的看法改變,大多數芬蘭人已經做好加入北約的心理準備。

過去幾年歐洲內部對於北約存續一直有雜音,部分專家認為,北約完全依賴美軍,隨著美國對歐洲的軍事防衛日益減弱,過去集體安全嚇阻能力已不存在,北約可說是名存實亡。俄烏戰爭爆發後,北約的重要性再度受到世人關注,芬蘭及瑞典若真的加入北約,意味著歐洲國家對於北約承擔防衛歐洲的角色仍有期待。俄烏之戰意外讓北約從瀕死到復活,事實證明,想要展現共同防禦的決心,需要的不是和平,而是一個強大的敵人。這一次北約是否能夠凝聚歐洲共識,推動共同國防政策,甚至因此爭奪新世界秩序主導權?芬蘭及瑞典的加入,將為北約展現軍事實力注入強心針。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