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賤民」到盟友?拜登將訪沙烏地 盼緩解油價問題

▲美國總統拜登7月中旬將出訪沙烏地阿拉伯。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總統拜登7月中旬將出訪沙烏地阿拉伯。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蔡姍伶/綜合報導

烏克蘭危機未解,國際油價居高不下,對全球都造成惡劣影響,飆升的生活成本讓民眾大喊吃不消,為了舒緩油價問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下個月將出訪沙烏地阿拉伯,與沙國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會面。不過此舉讓人權倡導者感到沮喪,因為拜登曾為了沙國涉嫌違反人權,而在競選時誓言要讓沙烏地阿拉伯成為「賤民國家」(pariah )。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綜合《路透社》等外媒報導,2018年,沙烏地阿拉伯新聞工作者兼異議人士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在進入沙國駐土耳其領事館後就再也沒有出來,事後證實已於領館內身亡。美國聲稱卡舒吉是被沙烏地的特工所殺並分屍,認為沙國王儲薩勒曼牽涉其中,但隨即遭後者否認。

在2019年競選美國總統的辯論中,拜登曾誓言要讓沙國付出代價,讓沙烏地阿拉伯變成賤民國家;直到本月初白宮還表示,拜登的觀點依舊。

然而,通貨膨脹、俄烏戰爭、伊朗核談判僵局等多種因素,似乎讓拜登政府不得不做出調整,以舒緩能源危機,並鞏固海灣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反對德黑蘭當局的聯盟。

在週二的記者會上,有媒體工作者就此事向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提出質疑,對此普萊斯則表示,美國政府對人權的看法沒有改變,人權和美國人民的利益總是被列在重要的議程表上。

《彭博社》分析認為,隨著對俄羅斯的制裁陸續生效,沙國及其盟友擁有的龐大石油資源,也難以撫平這個面臨數十年來最大破壞的市場,並引述標普全球公司(S&P Global Inc.)副董事長、石油歷史學家耶金(Daniel Yergin)指出,即使拜登成功讓沙國承諾出口更多石油,也不太可能就此解決眼下的能源危機,如果外界是希望沙國及阿聯酋的石油能取代原本由俄羅斯供應的數量,或許會需要動用到備用石油,可一旦備用石油被耗盡,以後若再遇上石油供應的緊急情況時,恐怕就會沒有能力應對危機:「這是石油市場目前僅存的最後一道安全保障。」

Enverus Intelligence Research 的主管法倫普萊斯(Bill Farren-Price)則表示, 能源價格的通膨問題遠比原油本身還大,已超出沙烏地阿拉伯及其海灣盟友能修復的範圍。而且,額外的原油供應也無助於解決另一個更急迫的問題,即生產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料的煉油能力不足。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