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波波醫師」成落日條款!牙科衝擊最大 遭批留老鼠洞

▲今年5月3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醫師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波波醫師」成為落日條款,然7項附帶決議仍引發爭議,醫師坦言,其中又以牙科衝擊最大。(圖/翻攝自pixabay)
▲今年5月3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醫師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波波醫師」成為落日條款,然7項附帶決議仍引發爭議,醫師坦言,其中又以牙科衝擊最大。(圖/翻攝自pixabay)

記者許若茵/台北報導

2022-07-23 17:00:002022-07-27 21:02:42

今年5月3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醫師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波波醫師」成為落日條款,然7項附帶決議仍引發爭議,遭批「留下老鼠洞」,恐怕還是會有許多能力未達的海歸醫學生藉此進入台灣醫療體系,不僅會影響教學品質,也可能會降低醫療水準。對此,牙醫師許明翰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採訪時坦言,其中又以牙科衝擊最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台灣,想要成為一名醫師,需要先進行6年的醫學系修業,通過國家醫師執照考照後,申請教學醫院並接受2年PGY(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合格,才能成為一名住院醫師,進行醫療行為,但赴波蘭等國學習的醫學生,在未修法前,由於學制不同,無須經過實習也不用取得當地醫師執照,返台通過醫師執照國考即可擔任醫師,因此引發不少爭議。

根據舊版《醫師法》規定,從美國、日本、歐洲、加拿大、南非、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香港等9大國家或地區醫學院畢業生,無需參加教育部學歷甄試,就能參加第一階段醫師國考。 

許明翰解釋,早期台灣醫療並不先進,為希望先進國家醫師可來台灣,因此教育部開放9大國家或地區醫學院畢業生可回台考取醫師執照,但隨著2004年歐盟擴大,波蘭、捷克共和國、賽普勒斯、斯洛伐克等國加入歐盟後,台灣承認其學歷開放考照,可波蘭等國醫療水平並未比台灣先進,恐造成品質控管混亂,若無後續訓練與考核管道,將會加劇國內醫療水準落差。 

自2008年後,開始有波蘭醫學生畢業回台行醫,值得注意的是,波蘭與台灣醫學系學制不同,台灣醫學系是在實習後才可畢業,但波蘭等國實習是在畢業後,因此外界擔憂這些被戲稱為「波波醫生」的波蘭等國畢業醫學生臨床能力不足,回國後未經實習就可進入醫院,引發諸多反抗,包含2009年台大外科部暫不錄用資格受爭議的醫學畢業生、5月13日上千名醫學生走上街頭訴求立院盡快修法等。 

本次《醫師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於5月30日三讀通過,並挾帶7項附帶決議,規定9大地區醫學院畢業生,未來除非是已於當地取得合法註冊醫師資格及實際執行臨床醫療業務5年以上者,回國參加醫師國考前,還是要經學歷甄試,且要求海歸醫學生臨床實習時數應和本國生相同,但今年12月31日前已入學者不受此限。

7項附帶決議中,第1項是重新訂定海歸已通過第一階段國考生的實習名額,第2、3項為修正《醫師法》施行細則,解套面臨學歷採認,不得報考醫師國家考試者困境,第4項為重複第1、2項內容,並訂定3個月的修訂期限,第5項為要求海歸醫學生臨床實習時數應予本國生相同,第6項為要求衛福部於4年內解決考試資格認定爭議和實習分發時間過長等問題,第7項則基於信賴保護原則,設定「落日條款」,至今年12月31日前已取得9大地區入學許可者,可適用舊則,免進行學歷甄試。 

至此,波波醫師即將走入落日,然而7項附帶決議遭台灣牙醫學生聯合會批評未將後門關閉,「留下老鼠洞」,台灣牙醫學生聯合會強調,「並非反對所有海歸醫學科系學生」,而是擔心大量能力不足的海歸生會藉由漏洞進入台灣醫療體系,稀釋實習資源外,也可能會進入偏鄉地區服務,讓民眾口腔健康福祉陷入重大危機。 

除醫學生外,這7項附帶決議也引發醫界與民間反彈,在公共政策參與平台上,一個月內便有超過5000人附議,反對衛福部浮濫引入國外學歷醫學系和牙醫學系畢業生,要求衛福部嚴審外國學歷,不可因修正案通過而廢除國外學歷學生學歷甄試,且進入實習前,應比照國內學生標準通過臨床技能學測驗、嚴格控制國外學歷畢業生臨床實習名額不得超過現行醫學系100名、牙醫學系50名,避免引進名額超過國內數所醫學院校的招生名額,成為另一所「偽」醫學院校等。

對此,牙醫師許明翰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採訪時指出,醫科與牙科有不少制度落差,「醫科已先建立好OSCE(客觀結構式臨床技能測驗)和改學制6年+2年PGY(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再加上大多數醫科都還要申請3至5年專科訓練,因此對國外學歷畢業生可以嚴加訓練品質」,但針對國外學歷牙醫畢業生,只要排隊通過實習,就沒有任何品質把關的地方,導致修法後廣開大門,將對牙科治療水平有更為嚴重的衝擊。

不過仍有許多留學代辦業者,趁機廣發傳單、廣告,喊話學生與家長要「把握機會,錯過不在」,利用落日條款的時間差,盡速報名成為「波波生」,才能逃避學歷甄試進行國考。台灣大學副校長張上淳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採訪時也呼籲,本次《醫師法》修正不是只單單針對波蘭醫師問題,某些國外學校、醫學系使用比較特別招生管道「這當然是不恰當的」,有心要就讀醫學、牙醫系等學生,應該依循正常的管道去申請國外學校。

張上淳解釋,當初設定某些持國外學歷回國醫學生,在考取醫師執照前,應該要進行臨床實習、訓練,再進行考照,目的就是因台灣不是很能掌握國外學校臨床訓練狀況與品質,尤其不論是醫師或牙醫師從事的工作都會牽涉民眾生命安全,所以台灣對臨床訓練要求很高,也有相關評鑑機制,並讓這些海歸醫學生能更藉此更了解國內醫療體系運作模式、保險制度、病人安全溝通等,具有必要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