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名家論壇》鈕則勳/蔣萬安蛻變中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被認為是較傳統「溫良恭儉讓」的政治人物,在歷次民調中雖多領先,但領先幅度只是「脆弱的優勢」,無法將競爭對手甩開,有時還被對手超過,甚至外界有以「佛系」打法來稱其競選策略。(圖/講萬安辦公室提供)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被認為是較傳統「溫良恭儉讓」的政治人物,在歷次民調中雖多領先,但領先幅度只是「脆弱的優勢」,無法將競爭對手甩開,有時還被對手超過,甚至外界有以「佛系」打法來稱其競選策略。(圖/講萬安辦公室提供)

文/鈕則勳

2022-08-01 15:46:09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蔣萬安被認為是較傳統「溫良恭儉讓」的政治人物,在歷次民調中雖多領先,但領先幅度只是「脆弱的優勢」,無法將競爭對手甩開,有時還被對手超過,甚至外界有以「佛系」打法來稱其競選策略。然而在陳時中參選後,蔣的打法已然改變,之前他被質疑攻擊火力不強、社群及回應媒體的論述太過四平八穩、組建團隊慢被諷「躺平」的相對弱點,隨著選戰節奏的調整,蔣已開始做了明顯調整,用「佛系」或「躺平」來稱他的策略未必公允,筆者反而覺得蔣萬安已有危機意識,現今的攻打守辯的策略也已在「蛻變中」。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從蔣萬安的論述中可清楚發現,其攻擊火力已經強化。如他批「陳時中的浪費都是億來億去」,又轟民進黨「不抹紅就不會選舉」、「大家都是台北隊,不像陳時中是防疫破口隊」,參加天母啤酒節活動也酸陳時中跑行程都有隨扈圍繞是「好大的官威」,也會在IG發限時動態批評陳時中「防疫政策留下不少爭議」,並問網友如何看待?有關陳時中書中宣稱已放棄綠卡,蔣也呼籲陳「應該提出相關證明文件」。

從這些攻擊可看出,蔣已拉高攻擊火力,畢竟他也認知到若持續「溫良恭儉讓」並無法呼應現今藍軍支持者期待有戰將、梟雄帶他們重返執政的需求 ; 再者,近期蔣頻頻對陳時中展開攻擊,也是希望能形塑政黨對決的氛圍,盡快邊緣化黃珊珊,畢竟黃的支持度已破20%,甚至吃到藍軍票源,面對情況勢必調整戰略,捉對廝殺、主攻陳時中,才能讓選票回流。

其次,以往蔣萬安似乎對於「蔣家」這招牌有點不太敢靠得太近,或許是因為怕陷入「深藍」的框架而無法向中間選民拓票,所以針對中正紀念堂改名,他拋出「台灣建設紀念館」的想法,即便宣稱是要正面迎戰民進黨的污名化,呼籲正視兩蔣對台灣的貢獻,本想拓票到中間選民,不料卻惹得深藍反彈,基本盤受衝擊。然而日前蔣萬安則引用前總統蔣經國名言「只要政府永遠和民眾在一起,民眾便和政府在一起」來諷刺陳時中沒有與民眾站在一起。策略操作的調整也能看得出來他一方面想和深藍修補關係鞏固基本盤,另方面他也想連結民眾在歷屆總統中最能認同的蔣經國,凸顯作為蔣家後代的使命感,而這樣的動作似乎也讓蔣萬安針對綠軍攻堅「蔣家威權」議題時,找到一個較有利的定位點。

再者,蔣萬安的社群影片敘事及操作能力有漸次拉高,從發文數字來看,他現今每天發文多已高達五篇,藉相關的量希望能擴大觸及率確實是合理的操作 ; 直播、影音與「萬安談政事」節目現今的頻率也都有拉升,點讚的數字也有屢創新高,如他搭「新竹棒球場落漆」事件的貼文,都破一萬點讚,曬他兒子生日、自己跑攤的貼文更接近三萬點讚。雖然每篇貼文的點讚數目前仍不及陳時中,但某程度來說,蔣與其團隊現在已熟稔社群操作,知曉能吊網友胃口及關注的眉角,跳脫以往較傳統的社群經營模式,未必在網路行銷戰中會陷入弱勢。

此外,組織部分以連結老中青進行分工,有固票及拓票的企圖心。其12個行政區後援會榮譽總會長都是由較資深的前立委,如羅淑蕾、李慶安、林郁方等擔任,雖此舉被譏諷為「千歲團」,但請這些資深人士重出江湖,確實會有鞏固基本盤的可能 ; 畢竟在三強鼎立的情況下,蔣就算多有領先,但領先幅度頂多是「脆弱的優勢」,基本盤都不穩,要拓票當然有困難,鞏固基本盤仍是必要之舉。至於實際執行總部選務的便是現任立委或資深議員,如林奕華、陳永德與王浩,此舉安排除了想消除「被拔樁」的傳言外,以中壯派作為競選總部的骨幹,也能突顯中壯接班及開拓選票的企圖心。

而發言人團隊除現任立委、黨部主管外,副發言人也納入四位平均年齡25歲的年輕新血,就是希望能彌補國民黨年輕選票不足的弱點,佈局堪稱妥適。基於此,蔣萬安的組織團隊兼顧老、中、青世代,有固票、拓票的明顯企圖,戰略仍然清晰,也有助於打破外界「千歲團」的負面標籤。

從以上分析確實能發現,蔣萬安的選舉步調已上軌道,自己本人也在「蛻變中」以因應瞬息萬變的選舉態勢,然即便如此,仍有亟須再補強的部分。

第一,蔣萬安針對媒體的論述雖有回應的「標準答案」,但準備好的標準答案未必是讓人有驚豔有感的「好答案」,跳出框架作思考或發言,有時創造一些金句、引用名言或淺顯易懂的比喻,仍是當務之急。如近日針對陳時中「泡麵照」開酸「好險沒多一個紅酒杯」,批評陳時中現今心疼萬華根本是「鱷魚的眼淚」,都成為新聞標題,也能看出蔣已漸能掌握其中眉角。

第二,優勢強化,凸顯自己能區隔對手的特質,更是鋪陳整盤選戰佈局的核心。相對於黃珊珊的「熟稔市政」與陳時中的「防疫」,蔣萬安的區隔性優勢何在?他的「顏值高」與親和力就是優勢,建構「打造高顏值台北」,並切入「都更」議題、訴求「改變台北天際線」就是一個有新聞性又能結合優勢的好哏,畢竟都更是民眾關心,歷屆市府多力道不足的議題,若能進一步結合專業人士,點出現今都更的盲點,提出更好的執行方案,便會更容易主導媒體議題設定。

第三,論述仍需要針對黨內改革、中壯接班來呼應黨員的需求,畢竟藍軍支持者對朱立倫的黨中央確實有諸多微詞與不滿,也期待中壯派能帶領國民黨展現不同風貌 ; 蔣既作為「中壯派領頭羊」,當然應針對現今黨內問題提出改革的態度與作法,結合前主席江啟臣與戰將羅智強,形成「蔣啟強」連線,而不是單打獨鬥,也非一味順著黨中央意志,才更能凸顯氣魄。

最後,順著自己人設,不用刻意學其他流量大的政治人物風格,以免失了本身形象定位特質而增加風險。總之,「蛻變中」的蔣萬安能在競選過程中強化優勢、彌補弱勢、利用機會、避免威脅的話,勝率才會愈來愈高。


●作者:鈕則勳/中國文化大學廣告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