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軍海峽中線以東演訓常態化 專家曝兩大挑戰形成

▲共軍東部戰區實施軍演。(圖/中國國防部)
▲共軍東部戰區實施軍演。(圖/中國國防部)

記者呂炯昌/台北報導

在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於10日下午4時30分發布消息,指出共軍東部戰區「圍台軍演」任務結束後,共軍在11日仍舊派遣11架次共機直接跨越海峽中線。專家指出,將形成衝突可能性增加、漁船與共艦實施「聯合維權」行動的兩大挑戰,我方處理上會更為複雜、困難。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揭仲表示,在中共在海峽中線以東「訓練」或「戰備警巡」常態化後,可能會對台海形勢造成二項新的挑戰,首先是中共中央軍委可能已將在台灣海峽南北兩端跨越中線實施演訓的權限下放給戰區,使日後在台灣海峽引爆危機的可能性明顯增加;第二項挑戰是日後我方不但要面對共軍機艦常態性跨越中線,可能還要面對中共結合漁船、海上民兵、海警與共軍,在中線以東實施「聯合維權」行動,處理上會更為複雜、困難。

揭仲指出,在10日下午《新華社》發布的消息中,還特別指出戰區部隊將「常態組織台海方向戰備警巡」;這可能代表中共中央軍委已經比照西南海空域,授權東部戰區與南部戰區,可經由一定的程序,在距離台灣本島較遠的海峽中線北端或南端海空域,自行規劃執行派遣機艦越過中線實施演訓。至於在距台灣本島較近的區域跨越中線,或是在中線以東滯留超過一定時間的行動,研判短期內還是由中央軍委直接管制。

揭仲擔心,由於共軍戰區所規劃實施的演習,往往太過強調「實戰性」,忽略在距台灣本島不遠的海空域執行高實戰性演習的風險,特別是在「中線默契」被推翻後,在國軍或共軍第一線人員眼中,對方的行動已充滿極高「不可預測性」,大幅增加雙方機艦短兵相接的過程中,發生意外,甚至「擦搶走火」、引爆各方都未預期之軍事衝突的風險。

揭仲也強調,在中共片面推翻「中線默契」後,則我方所要擔心的,除共軍機艦可能常態化在中線以東演訓外,就連中共的海上民兵、海警甚至海巡所屬的船艦,也不排除會跟進在中線以東,常態性的實施執法與訓練;讓情況可能對我方更棘手的是,中共甚至不排除會結合漁船、海上民兵、海警與共軍,在中線以東進行所謂的「聯合維權」行動或操演。由於我方海巡署與國軍面對這些身分不同的中共船隻時,在可採取的手段、相關行動程序與法律授權等方面,都各有不同,使整個應對行動變得極端複雜。

面對中共推翻「中線默契」後可能採取的行動,與隨之而來的風險,揭仲認為我方在近期內除了國軍和海巡必須加緊修訂檢討既有的應變計畫,相關單位也應盤點現行法規,特別是與國軍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相關的法律依據與執行程序,使日後在第一線面對中共機艦執勤人員能有完整的法律授權、明確的行動程序,與在正當執行勤務的狀況下,相關民事與刑事責任的豁免。

揭仲建議海軍與海巡署後續的武器採購與造艦計畫,應根據急遽變化的海峽情勢,重新進行檢討。例如國防部應否重新向美國提出反潛直升機的軍售要求,與海巡署預定建造12艘、排水量約750噸的「安平級」巡防救難艦計畫是否有必要修改,將資源轉用於建造噸位較大、結構較強的傳統海巡艦。

揭仲表示,因為未來海巡署所屬船艦,極有可能會在海峽中線以東,面對中共海警所屬,13艘排水量超過4000噸、其中有2艘達1萬2000噸的大型巡防艦,與長駐平潭、排水量6600噸的「海巡06」海事巡航救助船。而「安平級」巡防救難艦雖然在戰時可快速改裝為反艦飛彈的發射儎台,但其所配備的「鎮海火箭彈」,是否能夠應付共艦常態化跨越中線後,詭譎多變的執法情勢?與「安平級」艦體所採取的高速穿浪雙船體設計,在結構上是否足以應付中共同等級、或更大噸位船艦的衝撞,其實都有不少疑問。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