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快劇終?南亞多國遭注入「毒血」 經濟危機籠罩

▲巴基斯坦首都瓜達爾被定位為「一帶一路」中巴經濟走廊的關鍵節點,但中國曾允諾的建設卻連影子也沒看見。(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巴基斯坦首都瓜達爾被定位為「一帶一路」中巴經濟走廊的關鍵節點,但中國曾允諾的建設卻連影子也沒看見。(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斯里蘭卡今年7月傳出破產消息,甚至連前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都逃往國外,不過金融危機似乎在南亞各國漸漸浮現,在新冠肺炎疫情以及俄烏戰爭影響之下,導致原物料價格上漲、能源成本攀升,讓各國經濟受到重創,而打著能幫助國家促進經濟的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似乎也成為侵蝕南亞各國的毒瘤,讓部份國家的債務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多。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許多發展中國家採取「債務融資型增長」發展模式。外債作為一種特殊財政手段,一方面補進出口貿易逆差,另外一方面短期對國民經濟起增量作用,透過貿易順差償還債務。南亞過去長年利用便宜美元舉債,但美國聯準會(Fed)為抑制高漲的通膨,於3月啟動一連串升息計畫,貨幣貶值又碰上進口成本攀升,加劇輸入性通膨的壓力,使外匯存底消耗速度加快,讓原先債台高築的國家雪上加霜。

有「印度洋上珍珠」之稱的斯里蘭卡,因為過去累積過多的債務,再加上北京政府積極支持執政的拉賈帕克薩家族及其失敗政策,斯里蘭卡不僅成為印太地區20年來第一個外債違約國家,更面臨破產,民眾也重回煮飯用材火的原始生活。

繼斯里蘭卡破產後,巴基斯坦、孟加拉也緊急向貨幣基金(IMF)尋求優先貸款等協助,彷彿重蹈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覆轍。

▲幾個月的示威活動幾乎摧毀了過去二十年大部分時間統治斯里蘭卡的拉賈帕克薩政治王朝。(圖/美聯社)
▲斯里蘭卡的經濟危機讓民眾不滿上街,幾個月的示威活動幾乎摧毀了過去二十年大部分時間統治斯里蘭卡的拉賈帕克薩政治王朝。(圖/美聯社)
巴基斯坦近期在債務違約的邊緣徘還,如同斯里蘭卡一般,巴基斯坦的外匯儲備也很低,由於外匯存底告急,巴基斯坦只夠負擔1個月的進口支出。

巴基斯坦自從今年5月政府停止燃料補助後,汽油價格一口氣飆漲九成,進口能源過於昂貴,也日該國深陷斷電危機。今年6月,巴基斯坦政府更要求民眾每天少喝1杯茶,來降低非必要支出、維持國家經濟運作。

根據全球總體經濟數據庫CEIC指出,巴基斯坦外債占GDP的比重已惡化至近40%,該國貨幣盧比過去1年更貶值37%,巴基斯坦主權債務評級已被降至「垃圾」等級。

而孟加拉同樣也為了能源成本攀升所苦,在油價不斷飆升之下,孟加拉的外匯存底逐漸被掏空,而孟加拉的6月份通膨年增率也飆高至7.56%,創下近9年新高。

而緊鄰折中國、印度以及孟加拉的尼泊爾,經濟同樣岌岌可危,仰賴的旅遊業受到疫情衝擊,觀光收入幾乎歸零,又因為貿易逆差擴大,導致外匯存底下滑。尼泊爾當局在今年年初禁止進口奢侈品,來降低資本外流。尼泊爾當局更要求海外公民將資金存入國內銀行,來確保財政系統流動,維持外匯存底。

而身為南亞大國的印度,一直有著人口過多的問題,但也可能因為缺乏教育普及、就業安置等因素,導致生產力低落、失業率攀升,不但無法促進經濟發展,未來還得面對龐大人口老化問題。另外,盧比持續貶值,也讓印度外匯存底迅速流失。

▲中國境內的「爛尾樓」風暴仍未平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海外力推的一帶一路倡議則導致國際間的「爛尾國」危機。(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境內的「爛尾樓」風暴仍未平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海外力推的一帶一路倡議則導致國際間的「爛尾國」危機。(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有分析指出,南亞接連爆發財政危機,很可能與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有關。中國多年來透過基建投資與借貸滲透南亞各國,表面上看起來似乎促進了經濟發展,但大興土木之下,也讓債務越滾越大。

包含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孟加拉都有參與一帶一路計畫,但看到中國與巴基斯坦雙方合作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沒有帶動巴基斯坦經濟起飛,而中國允諾將首都瓜達爾(Gwadar)建造成「取代杜拜」的港口城市,最後卻連新機場、自貿區、燃煤電廠和海水淡化工廠的影子都沒看到。而孟加拉的帕德瑪大橋(Padma Bridge)更讓該國背上了千億負債。

《日經亞洲》先前透露,中國對一帶一路投融資金額已達8800億美元(約台幣26.4兆元),從最初中國夢轉變成債務危機及爛尾,讓參與國家陷入危機。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