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揭政治工作「三高一低」 苗博雅:堅持靠核心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表示,政治工作就如同自己出身的社運工作一樣,高工時、高風險、高壓力、低報酬,要能夠堅持下去,「練核心」很重要。(圖/NOWnews攝影中心)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表示,政治工作就如同自己出身的社運工作一樣,高工時、高風險、高壓力、低報酬,要能夠堅持下去,「練核心」很重要。(圖/NOWnews攝影中心)

記者黃仁杰/台北報導

延續兩屆的「修憲論壇」,《NOWnews今日新聞》今(18)日於台北喜來登飯店舉辦第一屆「跨世代論壇」,邀請總統蔡英文、立委、議員,共同直面青年,促進世代議題討論,其中,首場論壇主題為「青年該如何參政」,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表示,政治工作就如同自己出身的社運工作一樣,高工時、高風險、高壓力、低報酬,要能夠堅持下去,「練核心」很重要。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剛剛議員黃捷一直提到一關鍵詞就是核心,從事社會運動和政治工作核心真的很重要」,苗博雅說,自己是社會運動出身,進而投身政治工作,其實社會運動和政治工作很像,就是「三高一低」,高工時、高風險、高壓力、低報酬,如果在座的各位未來只是想要找一份工作餬口、生活下去,那一定有比政治工作更好的選擇,

苗博雅分享,從社會運動轉至政治工作,最主要的關鍵就是核心價值、核心動機,「那我的核心動機是什麼呢?」8年前的318佔領立法院時,自己以一個社運工作者的角度參與,清楚看到了社運有高價值,但也有明顯的侷限,2014年3月底,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遊行,50萬人踏上凱道都無法撼動當時執政的馬政府一絲一毫。

苗博雅說,作為一個社運工作者,看到了這樣的極限後,自己認為這是我們在政治場域內的盟友還不夠多,當然投身政治工作的人也不夠多,「但這就有點像是一群老鼠在討論誰要去掛貓鈴鐺的故事,最嘔的結果就是沒有人去做」

苗博雅表示,因此自己2015年才去打了一場幾乎不可能贏的選戰,「因為我認為此時此刻,應該要有人開拓這塊非常艱困的區域」,如同黃捷剛剛所說的「身經百戰」,自己受到的抨擊不在話下,堅持到現在就是因為不斷督促自己把「核心練好」,把核心練好了,即使沒有經費、沒有資源、沒有人,那剩下的只是「技術性」問題。

而論壇中間,苗博雅指出,「『早知道就好了』其實就是一種後悔的情緒」,那麼在參政中有沒有什麼是後悔的?但後悔是一種對於政治工作沒有益處的情緒,因為政治工作是高壓且快速的,每天日子都在前進,後悔是一種沈溺在過去的狀況,可以把這樣的情緒做微調,調整成「下一次我會怎麼做」,「早知道就好了」是一種拉住自己的情緒,但「下一次該怎麼做」是一種推進的力量。

苗博雅強調,在自己3年的社運工作與7年的執政工作中,有非常多的挫折,「我曾經在司改運動中救援過非常多的冤案,但也很遺憾也有不少個案在過程中被執行死刑,其中杜氏兄弟案是他接手的案子,正當他們已經在向社會大眾說明案情時,馬政府簽署了死刑執行令,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挫折,「兩個生命就這樣消失,無法彌補」。

「有時候這樣的挫折是大到無法想像的,如果常常自問『如果怎麼做會不會不一樣』,會是非常大的負擔,在座的各位都很年輕,如果想再社運、政治運動上要做得長久,『下一次我會怎麼做』的思維會是更有幫助的」。苗博雅指出,甚至是黃捷和同座的立委林昶佐經歷過罷免大戰,這種強度的措施是可以讓一個人的身心都承受極大壓力的,「但我們活過來了,在烏雲密佈、狂風暴雨之中,要回頭思考指引方向的北極星是不是被遮住了?是不是失去方向?」不管是執政或是在野都要有方向,執政沒有方向就是迷航,監督沒有方向就是為反而反。

而自己的方向來自為何?苗博雅說,自己小時候常常聽到上一代說「台灣的未來,台灣國家的定位,就交給你們下一代處理了」,也就是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一代遇到了中國要併吞的強烈惡意,他心中的北極星就是「希望台灣可以成為一個足夠強壯的國家,可以抵禦來自外界侵略的惡意,所以我們的下一代,不需要像我們這一代,還要擔心自己的國家隨時會被其他敵人消滅,當有了這個方向,所有的政治工作目標就是朝著這個理想前進」。

苗博雅進一步說明,「這個題目是不是太大了?是不是關心一些民生問題比較好?但如同我剛剛說的,把台灣建設成一個足夠強壯的國家,當然也包含這些議題,因此自己在議會中也包含,我們需要的不是『早知道』,我們現在知道怎麼樣做可以做得更好,堅定的朝著目標往前進吧,尤其是年經世代,年輕人擁有最可貴的一項就是挑戰的勇氣,我相信在年輕人的身上,一定要看到這樣挑戰的勇氣,朝著自己心中的北極星前進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