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贊同不分區議員制度!葉柏廷:青年應納安全名單

▲青年代表、高雄學生民主聯盟發起人葉柏廷表示,贊同「不分區議員制度」,並呼籲各黨在規劃「不分區立委」、「不分區議員」名單時,第一到二名應是青年。(圖/NOWnews攝影中心)
▲青年代表、高雄學生民主聯盟發起人葉柏廷表示,贊同「不分區議員制度」,並呼籲各黨在規劃「不分區立委」、「不分區議員」名單時,第一到二名應是青年。(圖/NOWnews攝影中心)

記者李琦瑋/台北報導

《NOWnews今日新聞》今(18)日舉辦跨世代論壇,第二場論壇討論「民代組成方式對青年友善嗎?」邀請民代、學者、青年討論現今國會、議會的選舉制度,對有意參政的青年是否友善。青年代表、高雄學生民主聯盟發起人葉柏廷表示,贊同「不分區議員制度」,並呼籲各黨在規劃「不分區立委」、「不分區議員」名單時,第一到二名應是青年,以實質支持青年參政。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葉柏廷表示,今年11月26日有個跟青年相關的修憲複決公投,在此時舉辦論壇具有歷史意義,可以重新定調青年對世代的影響,以及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

對於「民代組成方式對青年友善嗎?」葉柏廷從青年定義談起,以聯合國定義青年為18至24歲來看,那全台各政黨都沒有做到友善青年,全台最年輕立委是2020年、當時28歲當選的賴品妤,顯現台灣仍非重視青年的國家,因為沒有一個青年的立委。若以兩大黨對青年的定義來看,民進黨、國民黨的黨內初選都有提出青年加權,對青年定義是35歲以下。

立法院會3月通過18歲公民權修憲案,明定年滿18歲中華民國國民,依法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參加公投及被選舉權,將於11月26日交由公民複決。

葉柏廷說,若年底18歲公民權修憲複決通過,未來18歲學生可以選舉與被選舉,很多人會質疑18歲年輕人適格作為議員嗎?並以此論點反擊18歲青年應擁有被選舉權,這是非常世代不正義的看法,顯現社會對於學生仍有既定想像。

現行立委選舉採單一選區兩票制,選舉人一張選票投給單一選區的區域立委候選人,以獲得最高票者當選;另一張選票投給各政黨所提名的全國不分區及僑選立委候選人,依各政黨得票比例分配席次。

地方縣市議會議員選舉則採「單記非讓渡投票制」,選區有幾個席次,但選民只能圈選一人,票數以候選人個人計算,由得票數前幾高的候選人勝選。

葉柏廷指出,對於18歲學生參選議員,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資金、知名度與人脈,需要挹注資源與協助;過去常談到地方選制對青年是否友善,他贊同仿效「不分區立委」,在地方議會中增設「不分區議員」,透過選民投政黨票,讓青年有機會當選、進入議會;國會部分,則建議各政黨在規劃不分區立委名單時,把青年順序往前提,甚至在名單第一到二名都是青年,以確保青年穩定參政,且付出的成本不會太多。

他說,畢竟社會大眾對於政黨的認識,比對於候選人的認識,相對高很多,尤其對青年而言;若「不分區議員制度」能夠落實,對青年進入議會替青年發聲、替社會撐出青年表意空間,會更友善有利。

對於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沈有忠對「不分區議員制」持悲觀看法、台北市議員林亮君認為「不分區議員制」對無黨籍不友善。

葉柏廷回應,沈有忠提到青年由政黨提名,若遇到惡質黨主席的威脅,被迫只能替黨發聲、而無法實質為青年發聲,確實是有可能發生的狀況,因此青年在擔任監督政府的角色時,應要求各黨主席不要成為惡質黨主席;林亮君所提「不分區議員制」會抹滅無黨籍參選資格,「這確實是我沒想到的影響」,無黨籍參選人沒有黨派奧援,要靠自己知名度、過去人脈打選戰,真的很辛苦,也許「不分區議員制」可以做更多研討與修正,或擬定類似的制度,兼顧青年友善與讓無黨籍參選。

論壇最後,葉柏廷提到,制度上還要再花時間討論如何推進,自己從高二,16、17歲以來參與公共議題至今,經歷過非常多場選舉,但在過程中,看到許多青年遲疑「為何要去投票」,這是時代悲歌,因為過往政治人物提出的青年政策,往往是青創、青年貸款,實質上無法解決青年問題,最重要的是政治人物在做任何政策時,行為與方向要讓青年有感,才能衝高青年投票率、顯現青年影響力。

他說,年底18歲公民權修憲複決,除了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外,各政黨也要努力,以蔣萬安欲參選台北市長為例,若認同該複決案,能否承諾在選區內同意票數達一定比例以上?這是大家可以具體檢視候選人究竟是口頭聲援還是實際動員,也是未來必須監督的部分。「希望每次論壇越來越進步,讓台灣慢慢成為一個把青年當成正常人看待的島嶼,大家一起前進、作伙打拼。」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