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國葬選址別具深意!「最後安息處」將和菲力普長眠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國葬選在西敏寺,最後安眠地點卻選在另一處,其實每個儀式地點背後都頗具深意。(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國葬選在西敏寺,最後安眠地點卻選在另一處,其實每個儀式地點背後都頗具深意。(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國葬今(19)日在倫敦西敏寺舉行,儀式結束後靈柩將以靈車送往溫莎堡送往聖喬治教堂,暫放於皇家墓穴,最後隨已故的英國王夫、菲利普親王(Prince Philip)合葬於國王喬治六世紀念禮拜堂(The King George VI Memorial Chapel),此處是王室經常選擇用於婚禮、洗禮和葬禮的教堂,不僅是哈利王子和梅根結婚的地方,也是喬治六世、王太后以及英女王妹妹瑪格麗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安葬所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國葬後,靈柩將安放於聖喬治教堂不遠的國王喬治六世紀念禮拜堂內,與菲力普親王和過世的父母一同長眠。(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國葬後,靈柩將安放於聖喬治教堂不遠的國王喬治六世紀念禮拜堂內,與菲力普親王和過世的父母一同長眠。(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葬: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靈柩14至19日停放在倫敦西敏廳供公眾瞻仰,之後便開始準備移靈至西敏寺準備進行國葬,這也是西敏寺教堂自1760年替伊莉莎白二世的父親喬治二世舉行喪禮以來,再有君主進行國葬。

按照傳統來說,君主的葬禮往往都在溫莎堡(Windsor Castle)的聖喬治教堂舉行,但對女王來說,西敏寺教堂一直是個特別的地方,這是她年幼時見證父親加冕為國王的地點、也是她身為公主時與菲利普親王成婚的美滿殿堂,更是她自己接受加冕、承擔后冠與一生重責的重要場所,就連如今的王儲、女王長孫威廉,也是在西敏寺的世紀婚禮中情定凱特王妃。

如今世界各國元首們飛往倫敦,就是為了和皇室成員一起在西敏寺紀念女王的一生,包含英國政壇資深政治人物和前首相們也將出席這場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國葬。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駕崩,將在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舉行喪禮。西敏寺一直是英國君主舉行喪禮或加冕登基的地點,對英國王室來說具重要歷史意義,時間達近千年。(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英國女王的國葬將在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舉行。西敏寺一直是英國君主舉行喪禮或加冕登基的地點,對英國王室來說具重要歷史意義,時間達近千年。(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型送葬儀式:聖喬治教堂(St George's Chapel)

接著,女王的靈柩將離開西敏寺,以抬棺方式步行前往海德公園的威靈頓拱門,然後以靈車送往溫莎,下午到達溫莎城堡的聖喬治教堂,以升降台方式暫時安放於聖喬治教堂祭台下方的皇家墓室(Royal Vault),包含英國國王、皇室高級成員和少部分的哀悼者將參加溫莎城堡方庭(Quadrangle)的送喪儀式。

聖喬治教堂同樣對王室成員意義重大,自1760年以來,英國君王的葬禮都在聖喬治教堂舉行,而這裡也是王室經常選擇用於婚禮、洗禮和葬禮的教堂,2018年5月哈利王子便是在此處與梅根成婚,這裡也是女王已故丈夫菲利普親王和妹妹瑪格麗特公主的葬禮舉辦地。

▲女王在丈夫菲力普親王的葬禮過後,孓然一身地坐在聖喬治教堂。(圖/美聯社)
▲女王在丈夫菲力普親王的葬禮過後,孓然一身地坐在聖喬治教堂。(圖/美聯社)
聖喬治教堂於1528年在亨利八世的領導下完成建造,目前安放著包含10位英國君主,一共24名王室成員,距離英王喬治六世紀念禮拜堂約1.6公里。去年4月9日辭世的菲力普親王靈柩也暫葬於皇家墓穴中。

私人葬禮:英王喬治六世紀念禮拜堂(King George VI Memorial Chapel)

由於先王喬治六世不願長眠於聖喬治教堂的皇家墓室,女王便在生前為父親建造了這座距離聖喬治教堂不遠的紀念堂,包含女王的父母喬治六世、皇太后、妹妹瑪格莉特公主皆安葬於此教堂的北中殿。

這場私人葬禮只有英王查爾斯三世和親密家人參加,最後的儀式結束後,女王和丈夫菲力普親王的靈柩便會從皇家墓室移至聖喬治教堂內的英王喬治六世紀念禮拜堂之中,與已離世的父母和妹妹於同一處安息。

▲英國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以及哈利王子和夫人梅根齊聚溫莎城堡外觀看民眾為已故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獻上的鮮花。(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將會是女王最後的安眠地,只有極其親密的家庭成員能參與的私人葬禮。(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作為英國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部分意見認為女王應該享有一個更盛大的安息之地,就像她為父親建造了一個紀念禮拜堂一樣,如今的新王應該也為父母蓋一個紀念堂;不過無論女王的最後安息地在哪,她對英國甚至這個世界的影響將永遠持續下去。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