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中韓抵制!日女社長「搞怪」經營 打造第一連鎖飯店

▲元谷外志雄創立APA集團後,靠著元谷芙美子經營頭腦,將APA飯店推向日本連鎖飯店龍頭寶座。(圖/翻攝自朝日新聞)
▲元谷外志雄創立APA集團後,靠著元谷芙美子經營頭腦,將APA飯店推向日本連鎖飯店龍頭寶座。(圖/翻攝自朝日新聞)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日本即將於10月11日全面解除邊境管制,開放自由行以及短期免簽,讓因為疫情無法遊日的民眾摩拳擦掌準備「返鄉」。雖然有些人到日本旅遊,會選擇豪華飯店,但對不少小資族來說,商務旅館才是首選,其中又以兩大龍頭:東橫inn以及APA飯店最為出名。雖然APA曾因為前總裁元谷外志雄在房間放了否認南京大屠殺的書,引來中國抵制,但元谷外志雄以及前社長元谷芙美子的經營策略,不僅讓APA撐過了新冠肺炎疫情,更讓APA飯店搶佔日本飯店版圖。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年冬季亞運在日本展開,當時APA原先將會接待超過5百名中國以及韓國選手,外加協助比賽的隊職員以及教練,但是客房裡放了一本由APA飯店創始人元谷外志雄以筆名撰寫的《理論近現代史學II》,由於書籍內容為「否認南京大屠殺、否認韓國慰安婦」,因而遭到中韓官方抵制,中國人還在東京市中心發起抗議遊行,甚至還差點與日本右派人士爆發衝突事件。最後為了避免衝突擴大,日本主辦單位只好將中韓兩國運動員全數移到別家旅館住宿,而這件事情也原先專注在旅館經營與地產開發的元谷外志雄、元谷芙美子夫婦,成了眾人矚目焦點。

出生於1943年的元谷外志雄是右翼政治人物的重要金主,過去以自己的真名以及藤誠志的筆名,出版過約20本專書,都是恢復日本光榮的右翼書籍。元谷外志雄還擔任過安倍晉三之友會的副會長,更曾經擔任過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在日本的「李登輝友人協會」的理事,另外立場親台的《產經新聞》也曾聘請他擔任讀者俱樂部的會長。

元谷外志雄在1971年創立APA集團,至今已經超過50年,但除了連鎖商務旅館之外,APA還在各大都會區進行地產開發,興建、銷售、出租豪宅規格的住房。集團旗下還有自己的出版事業部,除了發行《Apple Town》雜誌,元谷外志雄親自撰寫的專書也都出自於此,另外還出版了APA社長元谷芙美子的自傳與「幸福開運術」。

但即使元谷夫婦多角經營也不落下任何一項事業,APA的飯店更是經營得有聲有色,自1984年開展飯店事業之後,38年來已經在日本全國設立679家旅館,房間數高達10萬4839間,一年下來銷售額超過1242億日圓(約台幣273億元)。

▲APA飯店是日本規模數一數二的連鎖飯店。(圖/取自APA官網)
▲APA飯店是日本規模數一數二的連鎖飯店。(圖/取自APA官網)
不過APA飯店是在近10年來才崛起,也讓外界關注APA的吸金方式。雖然2007年時,APA飯店曾因建築耐震疑慮,導致銀行要求立即清償借款。元谷外志雄當時以高價賣出手上建設預定地償還債款後,隨即碰上2008年雷曼兄弟風暴,導致日本房地產價格崩盤,讓APA飯店能夠以低價購買東京市中心的地段。

元谷外志雄透露,APA集團將人力以及財源以東京為中心來進行投資,大部分直營飯店都是通過購買土地來直接開發,適時出手收購市區老舊建築改裝為旅館,相較於租用飯店建築物來經營,或是借用品牌並支付專利使用費的企業,讓APA的經營方式能有較高的獲利能力。

且考量到商務旅客使用便利度,APA在市中心的直營飯店,不是選擇看似獲利性高的地點,而是選擇車站附近交通較為便捷的地點。再加上疫情之前,台灣、東南亞與中國觀光客瘋狂湧入日本,觀光熱潮讓APA能以近乎零的資金成本,年年獲取利潤,長久下來,自然會有爆炸性的成長。奪下市場龍頭地位後,APA更容易以低成本與老舊建物擁有者合作,只要這些關鍵因素持續,APA事業的成長趨勢都不會改變。

▲元谷外志雄近來透露,已經將APA集團事務交由兒子處理。(圖/翻攝自日經Business)
▲元谷外志雄近來透露,已經將APA集團事務交由兒子處理。(圖/翻攝自日經Business)
不過讓APA邁向成功的推手,元谷芙美子絕對功不可沒。元谷芙美子在1947年時於福岡出生,當時正值戰後,糧食也因此匱乏,當時年紀還小的元谷芙美子也因此身體嬴弱,一度還面臨生死關頭。頑強活下來的元谷芙美子,就學時因父親病重,只好輟學到福井信用金庫工作,也在這時期遇到了在小松信用金庫工作的元谷外志雄,兩人結婚之後創辦的「信金開發株式會社」變成為了APA集團的前身。

1994年時,APA已經經過二十幾年的發展和經營,但仍是家小規模的飯店,這時因元谷外志雄身體不適,47歲的元谷芙美子便接棒掌權,從此便展現了她驚人的經商天賦。元谷芙美子十分懂得如何「製造話題」,她意識到自己外表形象的特殊性,不顧下屬的反對,利用自己的形象大做廣告。不但將自己的頭像印在公司公關海報,就連礦泉水、旅館招牌等物品,都能看見元谷芙美子衣著華美,表情浮誇的照片。

就算被廣告公司批評為「史上最差的廣告」,或是被民眾吐槽元谷芙美子的做法,不可否認的是,大眾對於APA的關注度持續增長。元谷芙美子表示毫不在意外界譏笑她的「不完美形象」,曾說道「只要有人注意到我們的廣告,就是成功。」也讓外界認為,冬季亞運當時的「右翼書籍事件」,也在無形之中成為了APA飯店的宣傳廣告之一。元谷芙美子也是電視節目的常客,還會帶著記者「遊覽」其位於西麻布的豪宅,更出版自傳、漫畫向世人宣傳夫婦倆成功賺錢的秘訣。

而元谷芙美子也是率先提出出新城市旅店的概念,在位置和外觀上強調雙重創新,旗下的飯店都遵循一項選址原則,「從最近的公車站,步行時間不能超過2分06秒、從捷運或火車站不能遠於15分鐘,」在細節以及客戶體驗上,元谷芙美子也進行嚴格把關,要求任何一個飯店櫃台,「1分鐘之內必須完成入住手續」。還會在客人房間的床上會放一隻千紙鶴,讓人進到房間後感受到一股暖意和溫馨。

▲在新冠肺炎疫情時,元谷芙美子爽快提供飯店房間作為防疫旅館使用。(圖/翻攝自News Post Seven)
▲在新冠肺炎疫情時,元谷芙美子爽快提供飯店房間作為防疫旅館使用。(圖/翻攝自News Post Seven)
憑藉著顧客體驗至上的原則和最佳的宣傳,元谷芙美子成功將APA飯店塑造成日本數一數二的連鎖飯店之一,即使碰上了新冠肺炎疫情,APA集團仍有出現盈餘,截至2021年11月的財報,營收成長了300%。且在疫情期間,面對日本政府的防疫旅館徵召令,元谷芙美子也馬上點頭,更豪語表示,雖然政府只借一棟,但「全東京3000間、大阪1500間、名古屋350間,共計5000間房間,都可以借!」更對醫療工作者提出半價優惠,並保證疫情期間的員工安全,要一起面對「新冠肺炎國難」。元谷芙美子的霸氣發言,也讓網友大讚APA是「愛國飯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