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美國政府的「神鬼駭客」!史諾登隨賣國爭議歸化俄籍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現以難民身分居留俄羅斯。(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現以難民身分居留俄羅斯。(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當俄羅斯總統蒲亭簽署條約併吞烏克蘭四州前,他簽下了另一個相對低調但對美國更加「打臉」的條約,那就是授予美國著名吹哨者史諾登(Edward Snowden)俄羅斯公民身份。史諾登是前美國中情局(CIA)承包商的前僱員,自從2013年洩露美國重大機密檔案後遭到美國通緝,他的傳奇故事還在2016年翻拍成電影《神鬼駭客:史諾登》,目前他在莫斯科接受俄國庇護,近日則正式歸化獲得俄羅斯身份。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距今約9年前,全球因為史諾登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NSA)針對國內外的大規模監聽行動「稜鏡計劃」(PRISM)而震撼,當時史諾登在工作時發現美國與英國共同參與的「稜鏡計劃」透過非法方式監控公民的電子郵件、影片、照片等所有資訊,同年6月便飛到香港把大批秘密文件披露給《衛報》(The Guardian)和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體,揭露美國和盟國長期且可能違法監聽全球政要及民眾的行為,從此遭到美國政府通緝。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現以難民身分居留俄羅斯。(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日前終於取得俄羅斯公民身份。(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這位全球知名的吹哨者從小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父母分別是海岸巡防隊員和法院職員,對於政府體系、制度保護他人等信念可說是相當信賴。從小史諾登就愛玩電腦與電玩,在他出版的回憶錄中提到,史諾登最愛的遊戲是任天堂(Nintendo)的「薩爾達傳說」(Legend of Zelda)與「超級馬利歐」(Super Mario Bros)等系列。

少年時期的他曾駭入一家位於洛杉磯的核武研發機構,並把資安漏洞通報給當局,當時高層還因此親自致電給他的母親道謝,對他來說地方高中的課程根本沒有幫助,因此早早就選擇了輟學,直到全家搬到馬里蘭州後,他才開始在社區大學修習電腦課程。

青年時期的史諾登在2004年加入陸軍預備役,並自言一次訓練意外雙腿骨折導致他被迫退役,不過根據美國聯邦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非機密文件顯示,他是因為「脛前疼痛」而遭除役,接著才進入國安局當警衛。當時他負責的地區需要高級別的安全許可方能進入,因此他還得先透過測謊和背景查核,有了這樣的經歷他也被CIA派駐到瑞士日內瓦、日本美軍基地等地工作過。

2006年,史諾登在約會網站上結識了米爾斯(Lindsay Mills),年紀只有22歲的史諾登一看到這名女子的檔案和照片,毫不猶豫地給了10分滿分,而他要到很久以後才知道,這個只給了他8分的女子將會一路支持他度過揭密風暴,成為他的「一生摯愛」;當時史諾登莫名消失且行蹤鬼祟,米爾斯還以為男友在外面有了小三,直到聯邦調查局(FBI)找上門來,米爾斯還在日記寫下「他們看我的方式就像我殺了他(史諾登),接著就在房子裡大肆搜索屍體。」

史諾登在回憶錄中透露,揭密案爆發後他曾向冰島、厄瓜多等國家遞出避難與庇護申請,最後只有俄羅斯發給他一年的臨時難民身分,他也匆忙打包飛抵莫斯科居住,根本來不及也無法與女友交代行蹤,深怕自己遭到竊聽的他只能先行離開美國;直到女友終於抵達莫斯科時,史諾登一開門迎接就被米爾斯賞了一巴掌,接著才表示非常愛他、支持他的揭密行動。

史諾登的揭密風暴最初是在他成為國防包商「博思艾倫」的雇員後開始的,他當時被派往國安局位於夏威夷的密碼中心,但當他進入國安和情報體系工作後,史諾登才發現美國政府和盟邦的監控行為已超乎常規,為此感到惶恐且憤怒的他決定祕密收集這些高度機密的國安局文件;其中眾人最想知道的莫過於,到底如何將這些機密文件攜出門禁森嚴的辦公室?在2016年的電影《神鬼駭客:史諾登》當中,飾演史諾登的喬瑟夫高登李維曾在走進金屬探測門之前,將手中的魔術方塊拋給警衛,而藏著所有重大機密的microSD記憶卡就是藏在這個魔術方塊裏頭。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低調的他幾乎只以線上方式進行演講或訪談。(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低調的他幾乎只以線上方式進行演講或訪談。(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這個把記憶卡挾帶在俄羅斯方塊裡「偷渡」資料的故事過於詳細,以至於不少人好奇事件是否真的曾發生過,史諾登對此則表示「不予置評」避免這情節成為起訴依據,不過他也語氣曖昧地表示「俄羅斯方塊是很有用的工具,可以藏東西,也可以稍微分散注意力」。

在他的回憶錄中,史諾登也提到當他搜羅秘密文件時,曾把所有找來的資料存在一台舊電腦。當他想搬走這台電腦時卻忽然被一名主管叫住,還詢問史諾登「你在幹嘛?」;當時史諾登靈光乍現開玩笑地說「我在偷走國家機密啊!」,而該名主管則被他無厘頭的回應逗樂,當下沒有人知道史諾登說的還真的是實話。

2013年5月20日,史諾登向上司請假搭機飛往香港,和英國《衛報》記者格林華德及記錄片「第四公民」導演蘿拉柏翠絲等人祕密見面,一舉披露美、英、加、紐、澳組成「五眼聯盟」祕密分享情報,還曝光美國政府大規模監聽手機,從谷歌、雅虎、微軟、蘋果與其他美國科技公司的主機蒐集通訊資料,甚至與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合作破解密碼與相關技術,讓矽谷大老怒不可遏,批評美國政府「硬闖後門」,監控的國家領袖更超過百人,連美國盟友、時任德國總理梅克爾都是受害者。

美國同年立刻以間諜罪起訴史諾登,起訴書上指控史諾登違反間諜法及竊取政府財物兩項罪名,也註銷了史諾登的護照;史諾登也只好在民運人士和律師的協助下頻換居所躲避追查,也因此滯留莫斯科機場40天,直到取得了俄羅斯政府批准的政治庇護才定居下來,2014年8月,史諾登則獲得俄羅斯永久居留許可,只要每3年更新一次。

當時有民調調查大眾認為史諾登是「叛國賊」還是「告密英雄」,數據結果則證明美國民眾對他剛好是毀譽參半,而全球也有數以百萬計的民眾連署要求美國政府赦免史諾登,否則史諾登可能要面對數十年的重刑;他曾對《華郵》表示,自己不會對俄國、 中國或任何美國以外的國家輸誠,與莫斯科當局也沒有任何協議,「若說我背叛,那我只是背叛了政府,選擇與人民站在一起。」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低調的他幾乎只以線上方式進行演講或訪談。(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史諾登因為洩漏美國稜鏡計畫逃亡,低調的他幾乎只以線上方式進行演講或訪談。(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2017年史諾登與米爾斯在俄羅斯成婚,當疫情在全球大規模爆發,史諾登與當時懷孕的妻子擔心疫情和鎖國導致兩人與未來的兒子分開,連忙申請俄羅斯公民身份,而當局也在同年授予他永久居留權,直到2022年9月26日,俄羅斯總統蒲亭簽署總統令,授予72名外國人俄羅斯公民身分,史諾登才正式歸化成為俄國公民,目前史諾登的妻子也在申請俄羅斯公民身份。

兩年前史諾登曾在推特上說,自己和妻子「永遠是美國人」,會以鍾愛的美國價值養育孩子,包括言論自由;期待有朝一日能回到美國,經過多年的等待和近十年的流亡,只要一點點的安定感就會讓家人感覺到不同;另外有鑑於俄烏戰事的動員令,歸化成公民的史諾登是否會被抓到前線作戰,他在俄羅斯的律師則回應指出,史諾登因為之前沒有在俄羅斯部隊服役過,所以並不會被徵召入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