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國安、離島運輸考量 松山機場遷移難度高

▲空軍編號3701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平時停放於松山機場的松指部內。(圖/記者呂炯昌攝)
▲空軍編號3701的「空軍一號」總統專機平時停放於松山機場的松指部內。(圖/記者呂炯昌攝)

記者呂炯昌/特稿

民進黨台北市第3選區(中山區、北松山區)立委補選參選人吳怡農今(8)日拋出松山機場遷移政見,主張配合桃園國際機場第三跑道預計2030年完工時程,遷移松山機場;松山機場原址共213公頃土地,建議全區保留闢建為公園。事實上,松山機場遷移政見不是吳怡農率先提出,每到台北市長選戰都會被提出討論,但是由於諸多環境限制,最後往往淪為空談。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松山機場實為軍民合用機場,總面積約213公頃,其中民航局管有土地計88.49公頃,其餘為軍方管有。除民航用途外,空軍與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等單位也都使用。

空軍松山基地指揮部位於松山機場內,所編配之飛機,包括波音B737-800型機、福克50型機、BH-1900型機,是空軍行政專機的大本營,其中機號3701的B737-800型機為俗稱「空軍一號」的總統行政專機,也就是執行元首緊急撤離的萬鈞計劃所使用的「萬鈞機」,因此松山機場不只是民用機場,也是重要軍用機場,每年漢光演習都要在機場演練反空降戲碼。因此松山機場若要遷移,必須考量攸關關國安的總統專機問題,總統若要撤離大費周章從台北跑到桃園,車隊在途中會增加許多遇襲的風險。

桃園機場每年1至3月經常出現濃霧,而松山機場也是桃園國際機場的備降機場,一旦將松山機場廢除後,萬一桃園機場遇上濃霧或其他天候因素無法降落,班機只能降落台中或高雄的機場,旅客必須再大費周章搭車回到北部,相當不方便。

另外,松山機場除了是桃園機場的備降機場外,也是離島病患後送北部的專用機場,目前衛福部已將醫療後送外包給民間業者,金門與馬祖由固定翼機後送,澎湖地區由直升機後送本島。噴射機從金門尚義機場飛至松山機場所花時間不到1個小時,如果以後要降至桃園機場,後送病患必須再多花一個小時由救護車轉送至北市的醫院,將多花一倍時間,對離島民眾來說並不公平。

松山機場也是國內線航線主要機場,若改至桃園機場起降亦將改變離島旅運行為。對北部空域的航線及離到場程序,都將產生結構性變化。現行離島航線以ATR-72螺旋槳客機為主,大小機型混合起降必須加大桃機航管隔離標準,桃園機場跑道容量也會受到一定程度影響。由此可見,若上述因素無法克服,松山機場遷移並非易事,需要跨部會配合,恐怕不是一個立委就能解決。

▲國軍於松山機場執行「衛戍區反機降作戰」演練。(圖/軍聞社提供)
▲國軍於松山機場執行「衛戍區反機降作戰」演練。(圖/軍聞社提供)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