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薪僅44元」又受辱!中國教授體驗跑外送 嘆:不被當人看

▲近來有名中國大學教授,體驗了外送員生活,發現除了肉體辛苦外,還要受人辱罵。(圖/翻攝自微博)
▲近來有名中國大學教授,體驗了外送員生活,發現除了肉體辛苦外,還要受人辱罵。(圖/翻攝自微博)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近年外送平台崛起,許多民眾都會透過外送解決三餐,使得外送行業蓬勃發展。而在中國經濟困境重重的情況下,不少年輕人求職無果,外送員成為就業選項之一。不過近來有名中國大學教授,體驗了外送員生活,發現每小時收入10元人民幣(約台幣44元)是常態,收入低就算了,還「沒人拿正眼看送外賣的」。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綜合《北京青年報》、《澎湃新聞》等中媒報導,山東臨沂大學文學院教授邢斌近來分享了一篇「2022年冬,我在臨沂城送外賣」文章,在其中道盡他在2022年12月至2023年1月期間當外賣員的經歷,假日從早做到晚,工作日則是清晨做兩小時,晚飯後再做到深夜兩點左右。

邢斌表示他先是花了9000多人民幣(約台幣3.9萬元)買了一輛摩托車,加滿油可以跑220公里,但每天晚上油都快耗光,才賺了7000多人民幣(約台幣3萬元),連摩托車的錢都沒有回本。

根據邢斌統計,他在一個月內送了2000多單,接觸了幾百個商家,敲響了2000多扇房門。平均每天騎210公里、步行3萬2000步、爬110層樓,綜合算下來,「每小時收入10元人民幣是常態、20元人民幣是極限」。

邢斌計算,平均跑一單外送賺3.5元,取貨加送貨約2至3公里,取貨平均等5分鐘,騎車8分鐘,送貨進小區上門平均7分鐘,共20分鐘;1小時大概可送4、5單,適用於午餐或晚餐時段,但很難不被催促。

邢斌透露,要跑偏遠地方才賺得到錢,他常在半夜騎機車走鄉間小路,「太黑,燈照不遠,有時候就騎到了溝裡」,有些道路在晚上還有貨車橫行,擦身而過時也讓他心裡發麻,「送完貨,騎車回來,才覺得手麻覺得凍得不行」。

邢斌表示,肉體受罪是一方面,主要的還是受人辱罵。雖然他早已做好在此次體驗中,會被罵的心理準備,但還是超乎預料。邢斌感嘆沒有人會正眼看送外賣的,舉凡商家、顧客,尤其是保全,有些人還要求他「順便丟垃圾」,並以給負評威脅。

邢斌在文章中坦言,「很多顧客看我的眼神就像看要飯的。有的顧客就是『披著人皮的畜生』。我曾經痛恨過這些人,後來慢慢都忘了」。

另外,他也提到在中國,外送員很容易被罰款、扣錢。如果被顧客指出態度不好,可能就會被重罰500元人民幣。要是送達超時,還會被扣至少40%的跑腿費用。

除了接收到部分客人的惡意之外,還會被外送平台不公平對待。像是明明已經將餐點完美送達並點擊系統的「送達」按鈕,卻在跑下一單的過程,收到平台指稱「未送達」的提示,但若是當時停下來處理,又會被系統說是「異地點擊送達」或「超時點擊送達」,然後遭罰款。邢斌表示,即使向平台投訴也無果。

邢斌指出,在國外快遞業情況,顧客和外送員彼此都可以投訴,關係較為平等;但中國外送平台公司不同,一切設計,在大數據和人工智慧的加持下,變得更精密、更準確,「恰好」能聘請適當人數的外送員,「恰好」能讓外送員們維持最基本的生活,但「積累不了休養生息、以錢養錢的些微資本」。

這篇文章引起許多迴響,有不少網友肯定邢斌實際體驗勞動生活。邢斌則表示,他主要是想藉由這次的體驗,關注外送員這個身分究竟是怎樣的處境,體驗這個工作過程中人是如何感受、應對、反映這些遭遇的,而且他做為文學工作者,如果對生活沒有切膚之痛,寫出來的東西都是「輕飄飄」的,因此想要藉由接觸社會百態,來增加人生體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