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解決蛋荒卻遭謾罵批評 超思聲明:令人心寒

▲外界對超思進口蛋提出提出諸多質疑,超思今(7)日再發出聲明說分明。(示意圖/記者潘毅攝)
▲外界對超思進口蛋提出提出諸多質疑,超思今(7)日再發出聲明說分明。(示意圖/記者潘毅攝)

記者鄭婷襄/高雄報導

在野為進口蛋問題猛攻超思公司,批評聲浪不斷,超思公司繼日前首次發出聲明道出雞蛋進口專案始末後,外界仍提出諸多質疑,今(7)日再發出聲明,強調當時緊急雞蛋進口專案時間緊迫,貿易商及畜產會人員均忙得人仰馬翻,大家累到爆肝,都想儘快解決蛋荒問題,現今反遭謾罵批評,實令人「心寒」。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外界批評有內線消息才復業,超思說明111年9月秦語喬成立超思公司,股東僅秦語喬與其家人,專營進口鷄蛋並于成立後多次自日本進口雞蛋,以協助解決國內同行等缺蛋問題,但後來日本暫無蛋可進,乃於2月24日暫停營業,農委會係於2月24日發出啟動進口雞蛋專案之公文,畜產會人員即公開徵求有雞蛋進口實績及有意協助進口的貿易業者,超思知道這個訊息後就於3月 2日復業,超思如提前知道消息,又何須於2月24日農委會發公文當天停業?且合約簽定時業已復業,不影響超思簽合約。

超思並指出,超思資本額雖小,但有資金調度能力,合約付款條件每家貿易商均相同,合約雖規定依供應方開立之報價文件分批請款,但超思仍先行墊付貨款,提出請款後平均約兩週後收到撥款,由於貨物非一次全部抵台,前後約兩個多月,且貨款收付係滾動性,超思最高時墊付超過一億元以上,而超思從巴西進口8800萬顆蛋,其中最後一批於7月17日抵台,現已九月上旬,理應收齊全部貨款,但仍有約二成貨款及相關費用尚未收到。

超思說明,他們沒有賺取暴利,也沒有幕後藏鏡人,畜產會於合約中明訂各貿易商服務手續費8%,扣除沈重之營業費用及營利事業所得稅、股東個人綜合所得稅,不可能有巨額獲利,而貿易商須承擔貨物藥殘銷燬及其他風險,利薄風險大,有投資概念的人相信都不會輕易參與。

超思表示,國際貿易不可能一通電話即可完成,生鮮雞蛋困難尤其多,農場有關農藥殘留、鷄檢施打之疫苗、藥殘量檢驗、重金屬、水質等事項需符合我國規定。同時又需確認出貨時裝箱、標籤標識、裝櫃、找到冷藏貨櫃,規劃完整回台路線,取得官方檢驗及出口文件等,這些都是超思反復與巴西廠商聯絡百次以上,才在短期內完成的應備事項,一般說來類此交易最少需3個月以上時間才有可能完成,「超思拼命努力完成,反成罪大惡極,令人痛心」。

沒想到連日來外界充斥不實言論及指控,像是「秦語喬老公與陳吉仲是老朋 友,秦語喬老公死後,陳吉仲特別照顧老友的遺孀,因此把這個有油水的生意交給她」,超思說,事實上秦語喬老公己過世近三十年,與陳部長相差 17 歲,兩人成長背景、學歷及工作截然不同,不知要如何認識?

至於說「英系與新潮流合作,利用此次蛋荒的機會,為賴清德籌募選舉經費」,這些說法都是天馬行空,無從回應,超思鄭重聲明秦語喬不認識任何政治人物,外界勿再以訛傳訛。

超思強調,回顧今年3月前後,由於蛋荒高峰期,蛋價飊漲、囤蛋嚴重,市面上根本買不到蛋,民眾叫苦連天,大家應記憶猶新,農委會啟動緊急雞蛋進口專案,由於時間緊迫,貿易商及畜產會人員均忙得人仰馬翻,大家累到爆肝,都想儘快解決蛋荒問題。現今反遭謾罵批評,實「令人心寒」。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