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鳴影品/《做工的人》 讓你笑著陪艱苦人作夢

文/鳴影品

calendar_today2020-05-06 21:20:00

▲台劇《做工的人》題材新穎,演員陣容堅強。(圖/大慕影藝提供)
▲台劇《做工的人》題材新穎,演員陣容堅強。(圖/大慕影藝提供)

HBO Asia、myVideo播出的新劇《做工的人》可能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哀苦沉重,一路哭哭啼啼的艱苦劇。初看前2集,它根本是喜劇,而且是會爆笑出聲的逗樂節奏。在逐步掀開主角們各自肩扛的人生故事前,先用五花八門的笑料緩緩拉你入戲,進到角色做工的位置,體驗他們的日常。



全片是以八成台語為主的自然語進行,主角群苗可麗、游安順、柯叔元原本台語功力就滑順厚底,加上令人眼睛一亮的李銘順和薛仕凌;逗趣俗諺俚語連珠夾響,撞擊出閃閃發光的詼諧對白火花,是此劇極易入口的彩色糖衣。


▲《做工的人》主要演員苗可麗(左起)、游安順、李銘順、柯叔元及薛仕凌。(圖/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主要演員苗可麗(左起)、游安順、李銘順、柯叔元及薛仕凌。(圖/大慕影藝提供)
你肯定會注意到,李銘順身為馬來西亞籍、長居新加坡的演員,講台語有個特殊口音。據說他原本不懂說,事前靠台語指導錄製所有台詞讓他每日聽背,演出時真的把密密麻麻台詞講得流瀉暢快。當然難免有口音,但他高彈性的表情張馳演繹、配上肢體活潑之天花亂墜,整個人始終保持在飽滿High Key上,幾乎會蓋過對其口音的注意力。

▲金鐘視帝李銘順演活劇中的「鐵工大叔」。(圖/大慕影藝提供)
▲金鐘視帝李銘順演活劇中的「鐵工大叔」。(圖/大慕影藝提供)
但也因為他的語速很快又順暢不卡頓,我個人覺得有點像我原住民舅舅講話的腔調。畢竟工地的師傅們本就來自北中南東部各地、甚至有外籍移工,口音不同倒也見怪不怪。

這是《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團隊「大慕影藝」的新作,《與惡》導演林君陽在此劇擔任攝影師,導演則是操刀電影《聽說》及劇集《媽,親一下!》的鄭芬芬。

和《與惡》裡需要的鏡頭設計方式不同,林君陽應和著《做工的人》該有的樸素踏實,沒有過多手持搖晃;像工地其實會很長時間被框在某處一般,鏡頭多半沉穩框架寫照這批工人。偶爾他會站上鷹架如同上帝視角看著這群底層工人,有時又壓低身段採取被日頭映照的工人們的仰角。

▲戲劇「做工的人」描述勞工階層的生活故事,日前90秒正式預告片曝光,演員李銘順(右起)、游安順、薛仕凌演出,3名工人好友所組成的「噗嚨共」,想盡各種方法賺錢搏翻身。(大慕影藝提供)中央社記者陳秉弘傳真109年4月15日
▲林君陽鏡頭下的演員群。(圖/大慕影藝提供)
故事聚焦在我們日常生活不時可見的工地裡討生活的人們。說是做工的人,其實他們通常也是「做夢的人」。多半可能沒讀太多書的艱苦人,背負經濟壓迫,又長期飄流在社會角落,在風吹日曬的日子裡,他們習慣苦中作樂,也因為見過遇過聽過形形色色各式「神話」故事,所以他們可能喜歡做發財的夢。

基本像買樂透,或他們被煽動想靠「神像加盟」賺香油錢而先去借一大筆錢,還有第2集天外飛來那隻小鱷魚,也被他們擬人化跟自身遭遇相同,「不管人家怎麼欺負,牠就是要出頭天」的招財徵兆,於是想將之豢養長大再賣成奢侈品。

鄭芬芬把林立青同名原著的一篇篇散文故事,揉合成4個做工兄弟的冒險之旅;因為路途諸多粗礫,擅用溫柔口吻敘事的她,也變得血氣方剛。在這群兄弟們天馬行空地作夢時,配上熱鬧滾滾的台語電子樂、大量異國搖擺曲調,躁動情緒氛圍,讓觀眾跟著踏上他們的囧途。

這齣劇的開頭並未朝艱苦困境哭哀悲,反而用幽默奇想甚至類漫畫的節奏,包裝了工人們苦中作樂的日常。用一樁樁身處底層而時刻迸響的發財夢,架構出李銘順、薛仕凌、游安順和柯叔元這4個角色的緊密關係,一條血緣、無底交情。

▲影集「做工的人」由演員李銘順(左起)、游安順、薛仕凌等人演出,為真實呈現工人在工地工作模樣,還創下台劇首次進駐大型鋼骨工地實景拍攝紀錄。(大慕影藝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109年5月1日
▲李銘順(左起)、游安順、薛仕凌等人的表演精彩。(圖/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會關心有沒有班,那代表有沒有工資;隨時還可能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傷害而增生醫藥費、又或不慎造成的交通與環保之類的罰單開銷,以及無數睜開眼便想到「錢」因而做一天才有一天的未知未來。在五句對白笑一句的詼諧節奏中,不時穿插他們的現實難免殘酷。在買樂透、抓鱷魚的逐夢路上,凸顯他們處於灰土困境依然天真爛漫,也窺探這群勞動階級替老百姓建蓋住所之堅固,對比自身卻遭生活擠壓受創之脆弱。

演員群的整齊水準無庸置疑。李銘順、薛仕凌、游安順和柯叔元4個男人4種立體性格。前2集你無法忽視在夾縫裡依然滑溜順暢渾身喜感的李銘順;還有搖身草根粗野俗痞樣的薛仕凌。前者苦練了口音,後者顯然為提前練習吃很多檳榔,以致說話狂放的大嘴巴成了一圈暗紅色的「檳榔嘴」。

苗可麗飾演游安順老婆也身兼工人,潑辣和關愛都游刃有餘。飾演李銘順老婆的曾珮瑜,一出場樸素到大概得花30秒才認出她;還有薛仕凌經常拜訪的檳榔西施孟耿如,俗豔嬌俏跟她上一部鬼片全然不同風貌。

▲孟耿如(右)在《做工的人》扮檳榔西施。(圖/HBO)
▲孟耿如(右)在《做工的人》演檳榔西施,左為薛仕凌。(圖/HBO)
▲曾珮瑜在戲中發揮「連珠砲」碎念功力。(圖/大慕影藝提供)
▲曾珮瑜在戲中發揮「連珠砲」碎念功力。(圖/大慕影藝提供)
除了吸睛的表演,編導鄭芬芬敘事前的田野很考究。她曾提過,本劇的工地場景,是依她年少時家附近的SRC型工地為主體,她就堅持找SRC型的。

岔題科普一下,現在台灣建築結構主要分三種:RC是鋼筋混凝土(Reinforced Concrete)、SC是鋼骨結構(Steel Costruture)、SRC是鋼骨鋼筋混凝土(Steel Reinforced Concrete)。簡單說,差別在於耐震、搖晃承受度、耐高溫及隔音效果以及成本耗費等差異。

在笑料之餘,如果你仔細看,幾幕李銘順在家只穿吊嘎背心時,手臂露出長期日曬才會切割出的明顯兩截顏色;以及演員們坐在工地高樓處時,身上都綁著類似攀岩者也需扣上的「確保」鉤環。做工的人要在乎細節才有安全,一齣戲的質感,也從細節凸顯。而且這還只是前2集,隱隱藏住的陰暗面,接下來才會慢慢掀。

●作者:鳴影品/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台北電影節評審,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影展。曾參與劇本開發、娛樂整合行銷;影劇評論發表於臉書粉專「鳴影品」。著有《如果沒有見過地獄你會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永遠》現代詩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影集「做工的人」為真實呈現工人在工地工作模樣,創下台劇首次進駐大型鋼骨工地實景拍攝紀錄;1日適逢勞動節,劇組特別釋出拍攝花絮。(大慕影藝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109年5月1日
▲為真實呈現工人在工地工作模樣,《做工的人》創下台劇首次進駐大型鋼骨工地實景拍攝紀錄。(圖/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工地拍攝過程艱辛,李銘順(左一)透露「嘴裡永遠有沙」,前排右一為導演鄭芬芬、左二為柯叔元。(圖/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工地拍攝過程艱辛,李銘順(左一)透露「嘴裡永遠有沙」,前排右一為導演鄭芬芬、左二為柯叔元。(圖/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正式版海報。(圖/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正式版海報。(圖/大慕影藝提供)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台灣藝人為中共國慶高歌《我的祖國》,您覺得適當嗎?

台灣藝人為中共國慶高歌《我的祖國》,您覺得適當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