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花》更名為《斯卡羅》 曹瑞原曝背後原因:有貶義

記者薛羽彤/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6-11 22:30:00

▲《傀儡花》更名為《斯卡羅》。(圖 / 公視提供)
▲《傀儡花》更名為《斯卡羅》。(圖 / 公視提供)

《斯卡羅》自去年8月於屏東主場景開鏡,歷經屏東、台南、新北、苗栗等地長達135天的拍攝,回憶起拍攝到殺青的過程,「蝶妹」温貞菱坦言至今仍不確定自己脫離角色與否,「蝶妹在劇中乘載如此巨大的悲歡離合,隱忍著自我情緒繼續挺著身子為他人努力,對我而言是個內心強大的女性。」被問及拍攝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她笑答:「好像沒有不困難的。」



▲温貞菱(右)飾演蝶妹。(圖
▲温貞菱(右)飾演蝶妹。(圖 / 公視提供)
飾演美國領事「李仙得」的法比歐是第一次參與電視劇演出,他印象深刻跟導演第一次碰面時,就能感受到「曹導對這部戲的熱情」。在準備劇本時,他先看了李仙得的傳記,也考察了相關的背景資料,希望讓觀眾看到李仙得這角色的多面向。他也透露,在殺青後花了好幾個星期才完全脫離角色。


▲法比歐為角色做足功課。(圖
▲法比歐為角色做足功課。(圖 / 公視提供)
周厚安劇中以長髮蓄鬍造型演出英國洋行代理人「必麒麟」,他認為這個戲劇題材非常特殊,他表示:「因為我覺得它是在台灣,我印象裡面沒有過的一種戲,從最小的細節到最大的觀念,一個你不認識的台灣,一個你不認識的時代跟環境。」劇中為角色增重15公斤的黃健瑋,演出台灣總兵「劉明燈」,身形的改變讓他坦言私底下很不適應,黃健瑋笑稱:「這是我人生體重的巔峰,彎身穿襪子都會卡到肚子,只能安慰自己,至少不用忌口,感謝這部戲讓我體驗到如此『沈重』的時刻。

▲黃健瑋為戲增重15公斤。(圖
▲黃健瑋為戲增重15公斤。(圖 / 公視提供)
金獎導演曹瑞原繼《一把青》後,睽違三年半再次接下重擔,為了呈現150年前台灣首次簽署國際和平條約的故事,坦言這段旅程真的非常困難,曹瑞原表示:「一開始的時候內心很惶恐,我想不只是我,所有的工作人員,因為我們真的不知道當時150年前的台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生活氛圍,如果掌握不住那個時間的氛圍、時代的氛圍,做出來所有東西都是假的,都沒有靈魂。」


▲曹瑞原繼《一把青》再度拍攝歷史大劇。(圖
▲曹瑞原繼《一把青》再度拍攝歷史大劇。(圖 / 公視提供)

劇組在前期籌備以及拍攝期間,在與部落族人互動、學習的過程中,理解到族人對「傀儡」二字的感受。「傀儡」是以往對高屏地區原住民族的蔑稱,這兩個字背後的貶義,讓不少族人非常不舒服、深覺被冒犯。經原著小說家陳耀昌醫師同意,決定更改劇名,以彰顯原著小說希望傳達出台灣各族群之間「和解、共生」、「多元文化」及「多元史觀」的精神。經公視和曹瑞原導演廣邀各方建議全新劇名,由部落代表、相關人士從徵集而來的片名中討論選出5個備選劇名,透過第二階段開放全民投票,票選出正式劇名《斯卡羅》。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預計2021年播出。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最強預測家就是您!您覺得誰會是第31屆的歌王、歌后?

最強預測家就是您!您覺得誰會是第31屆的歌王、歌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