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奕格走出星光框架 用快樂嘴角取代完美舞台

文/台北文創

calendar_today2020-07-20 18:27:03|update2020-07-20 18:27:12

歌手閻奕格
▲歌手閻奕格。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編按:原文標題「烏雲散去 在音樂的海洋裡自在泅泳」



「歡迎全球的觀眾朋友,再次準時收看我們的《超級星光大道》。」電視機傳來主持人陶晶瑩熟悉的聲音,那是台灣選秀節目風起雲湧的時代,一個個懷抱夢想的年輕人透過海選站上節目擂台,冀望一路過關斬將成為明日之星。


 「請評審按燈!」2010年3月,來自美國波士頓大學、年僅20歲的閻奕格首度以踢館魔王的身分,登上第六屆《超級星光大道》舞台,臉上稚氣未脫的她選擇了爆發力十足的西洋天后Christina Aguilera的歌曲〈Fighter〉挑戰,並以滿分25分的完美成績擊敗對手,一戰成名的閻奕格隨後在短短一個多月裡,更創下五戰連勝、踢館不敗的紀錄,被陶晶瑩冠上了「閻羅王」的封號;同年,製作單位召集了星光一到六班的24位選手舉辦《星光傳奇賽》,閻奕格再度憑著優異的唱功和穩健的台風殺出重圍,一舉奪下冠軍,正當眾人以為她即將成為華語歌壇一道光的時候,閻奕格卻像風一樣消失了。

▲閻奕格參加《超級星光大道》踢館賽戰無不克,被陶晶瑩封為「閻羅王」
▲閻奕格參加《超級星光大道》踢館賽戰無不克,被陶晶瑩封為「閻羅王」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從星光墜入黑暗

閻奕格消失整整兩年,沒人知道她到底怎麼了?直到2014年,閻奕格宣告復出,謎團才慢慢解開。

「當自我要求變得太極端,世界就跟著變調了。」閻奕格坦承自己是完美主義者,從小律己甚嚴,每次參加考試只要考不到滿分都會忍不住掉眼淚。參加《星光大道》的時候,為了上鏡頭好看,她開始用極端方式減肥,戒斷澱粉、糖,食物還要過水去油,短短兩個月就瘦了十公斤,結果開始大把大把掉頭髮,睡眠也出現了障礙,「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幾乎是崩潰的。」

醫生診斷閻奕格內分泌失調,還警告她若不儘快調養,身體早晚垮掉。於是閻奕格乖乖吃起中藥,沒想到體重竟從44公斤暴肥至75公斤,外型變化引來了酸言酸語:「女星這樣真的可以滾了」、「胖成這樣還唱什麼歌」……,閻奕格自信全失。

閻奕格主動向當時的唱片公司提出解約,把自己關在台北的家裡幾乎足不出戶,不跟朋友連絡,更不敢讓在香港的爸媽知道,當時的日子就像Christina Aguilera暢銷單曲《Beautiful》歌詞所描述的:Every day is so wonderful. And suddenly, it's hard to breathe (每天都那樣美好,突然間卻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最糟的時候,閻奕格甚至想放棄唱歌,幸好中學好友警覺不對勁,特地從香港飛來陪伴,一句話就戳中了她的心:「若這輩子再也不唱歌,妳可以嗎?」閻奕格當下淚水潰堤,在心裡暗暗發誓要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舞台。

▲走過生命的低潮,閻奕格從最愛的音樂中找回了自信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走過生命的低潮,閻奕格從最愛的音樂中找回了自信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一路為夢想而堅持

閻奕格出身國樂世家,父親閻惠昌是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兼首席指揮,母親熊岳是古箏演奏家。擁有一副好嗓子的她從小就展露了對歌唱的熱愛,讀幼稚園的時候,每回搭公車時總會不自覺地在眾人面前大展歌喉;小學三年級,閻奕格就立志要當歌手,沒想到開明的父母親卻強烈反對,「他們知道音樂這條路不好走,不希望女兒跟他們一樣辛苦。」

但牡羊座的閻奕格才沒那麼容易妥協,小學五年級,她提筆寫了一封長信給父母親,認真地列舉出想當歌手的理由,並強調自己不是想當明星,而是真的喜歡唱歌表演,最後還語帶威脅地表示,「如果不讓我唱歌,那我也不要去上學了。」親子之間為此溝通了很久,在確認寶貝女兒是真的因為喜歡唱歌而想當歌手之後,閻爸爸和閻媽媽也逐漸從反對轉為全力支持。

十一歲時,閻奕格全家從新加坡搬到香港,父親帶她正式拜師聲樂家梁月玲,成為陳奕迅、陳小春、容祖兒的師妹,從十三歲到十五歲,閻奕格拿下香港多個歌唱比賽的冠軍,十六歲就推出了個人首張古典聲樂EP《大海之歌》。

但閻奕格並未就此留在舞台上,中學畢業後,她選擇到波士頓大學攻讀經濟系,「我從小就認為人生應該按部就班,所以即便很早就有機會在歌壇發展,我還是堅持先完成學業。」
 

▲2019年閻奕格與國樂指揮家父親閻惠昌在國家音樂廳同台演出
▲2019年閻奕格與國樂指揮家父親閻惠昌在國家音樂廳同台演出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一個轉念 人生更開闊

閻奕格這麼喜歡唱歌,當初為什麼不選讀音樂系呢?「因為憧憬美國電影裡那種浪漫的大學生活,想體驗看看嘛!」閻奕格咯咯笑了起來,會選擇波士頓大學也只是因為「跟音樂名校伯克利音樂學院只有一街之隔」,自始至終,她都沒有遠離最愛的音樂。

曾經,閻奕格對於人生種種有著固執的想像與計畫。總覺得睡覺浪費時間、考試就要考第一、旅行一定要事先計畫、25歲就該結婚…..,就連參加唱歌比賽也是事先設計好每一句、每一字的唱法,樂譜上寫滿密密麻麻的註解,上台就照表操課,還曾因為一個音準唱錯而大哭,「那時的我非常在意別人的眼光,總是在別人嘲笑我之前,就先貶低自己。」

後來,是《星光大道》的一個工作人員點醒了閻奕格,「他跟我說,唱歌的時候心中要有畫面,才能感動別人。」於是閻奕格開始品嘗情緒,享受歌曲與生命共鳴,「現在進錄音室,我會放下計畫,不再想著哪句歌詞要換氣,而是更在乎現場感覺、心裡浮現的畫面,就算每次唱出的情緒不一樣也無妨。」

▲不再仔細斟酌每一字句的唱法之後,閻奕格更能自在感受音樂的流動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不再仔細斟酌每一字句的唱法之後,閻奕格更能自在感受音樂的流動 (圖片提供/華研國際音樂)
愛上現在的我

不再被黑暗想法牽制的閻奕格,一步一步完成了生命的逆襲,曾經執著於追求完美的她,學會了放過自己,不再輕易因別人的言語而鑽牛角尖,走了好長一段彎路,閻奕格終於體悟到「做自己」的快樂。

放鬆了之後,閻奕格連出國旅行都變得超級隨興,甚至有時半夜心血來潮,天一亮就直奔機場來趟說走就走的旅行,「以前我很誇張,連車票都要事先買好才能放心。」現在她可以隨時去任何一座想去的城市,完全不用計畫。

邁入三十歲,閻奕格的心境愈發自由自在,就像她的新歌《愛上現在的我》所寫的:「路該怎麼就怎麼走,醜小鴨不用變天鵝,麻雀不用變鳳凰,由我來決定故事 I'll go my way。」每一道傷痕都是為了讓生命的輪廓更深刻。

三十而立 做自己才快樂

2017年,閻奕格發行個人首張專輯《我有我自己》,一直到今年二月,才又陸續推出《少了一件牛仔褲》、《愛上現在的我》等單曲,但這三年間,閻奕格就像一條在音樂的海洋中泅泳的美人魚,努力探索更遠的領域,她參與了在香港紅磡體育館公演的《風雲5D》、和《搭錯車》音樂劇,拍了音樂微電影,還開闢了podcast節目《J格來尬聊》,一切都關乎音樂,「我完全無法想像,去做跟音樂無關的職業。」閻奕格認真地說。


或許是因為曾經遠離舞台,閻奕格現在特別珍惜每次登台的機會,「以前我的快樂建立在別人掌聲和認同,不夠愛自己;現在我懂了,不夠完美,沒達到他人的標準又怎樣,自己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台灣藝人為中共國慶高歌《我的祖國》,您覺得適當嗎?

台灣藝人為中共國慶高歌《我的祖國》,您覺得適當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