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鄭仲嵐/實彈第一槍,敲響香港社會喪鐘

文 / 鄭仲嵐

calendar_today2019-10-03 17:00:44

Hong Kong Protests
▲香港一名中學生在10月1日的抗議中,遭港警以實彈射擊命危。(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香港抗議實彈射人



就在2日時,筆者造訪位於香港西部荃灣的何傳耀中學,看見許多學生在鐵欄杆上綁起紙鶴祈福,更有該校的學生在一旁用直笛吹起反送中的香港樂曲「榮光歸於香港」與「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中國的十一國慶,對於正值反送中風波的香港來說,無疑是相當諷刺。在這一天,香港總共六個地方再度發起抗議活動。其中,位於香港西邊的荃灣,警方在武力制服抗議人士時,對人群首度開了反送中運動以來的第一槍實彈。隨後一名17歲的何傳耀中學中五學生被擊中左胸,血流不止,一度大喊痛苦。被送往香港的瑪嘉烈醫院後,再轉送到伊莉莎白醫院,目前仍留在深切治療部(ICU)觀察中。

香港 ▲許多何傳耀中學學生在校門前欄杆折起紙鶴,祝福遭警方槍擊的學生早日康復。(圖/作者鄭仲嵐攝)

22歲的譚小姐,當晚在手術室外面等候,因為中槍學生是他中學學弟,譚女士也擔任荃灣當地社區委員,對中槍相當焦急。然而他前往手術室外時,只看到父母對於病情不敢多談,似乎非常恐懼。事件引發了香港學界譁然,許多中學老師聯名要求10月2日希望可以停止上課,因為許多學生在收到消息後,已經出現心神不寧的狀況。

「當下聽到第一個(反應)就是很震驚,一個認識的人居然中槍,我形容不出來,心情很複雜 」。他也跟筆者說,該學生平常很熱心,是個愛助人的好朋友,他在中槍前,因為一名警察突然衝向他們,他情急之下想保護隊友,結果出手揮舞鐵棒時,被警察冷不防地從前面開一槍。「這一切不只失望,是絕望了,全世界只有中國會這樣幹」,陳同學說。

香港 ▲何傳耀中學學生在校旁的牆上塗鴉。(圖/作者提供)

警認合情合理開槍

警方隨後證實,警員當時在「生命受到威脅」下選擇開槍,但這是「合情合理」的決定。17歲的羅姓女學生則稱:「警方一直說中槍的位置在肩膀附近,我們都覺得很離譜,為什麼要這樣說謊話?」。他們認為從影片上判斷,中槍的位置明顯就是胸膛,同學們都認為,警察全副武裝,去面對只有拿一根細鐵棍,殺傷力極弱的學生,居然採取實彈射,「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警察」,羅同學說。

事發地點位在荃灣車站旁大河道上的知名連鎖小籠包店,筆者回到現場,當地一位78歲的老居民朱先生,正好住在該小籠包店樓上,回想起開槍當天,依舊是心有餘悸:「事發當下警察成群結隊而來,對方示威者因為怕落單,彼此照應,但是突然間一名警察直接衝進人群內,雙方一陣慌亂」。

他並稱,幾個沒什麼攻擊力的年輕人,被後方一堆警察圍住,「兩、三個同學威脅的了什麼警方?這真的太過分,本來我支持警方,現在都不支持」。他並稱警方朝著住戶丟催淚彈後,許多老人紛紛不耐燻人的嗆鼻味道,紛紛叫救護車去急診。「這個不是暴徒,是被他們施暴的人了」,他認為港警根本「明著自己人打自己人,讓他相當寒心」,香港的公民社會,嚴然已化作真實的戰場。

香港 ▲荃灣當地政治人物在槍擊地點的餐廳前舉辦抗議活動。(圖/作者提供)

獨立調查刻不容緩

荃灣實彈槍擊真人,讓香港社會邁入恐慌,特別是對方僅僅是17歲的學生,無論比例與狀況都不相同。陳同學不滿地說:「這個對抗的平台就完全不一樣!棍跟槍啊,我真覺得很不甘心」,另一旁的17歲馮姓女同學則說:「對平民開槍,在全世界都不對,只要把槍對著市民,開與不開(槍)已經沒有分別」。

8月25日時,警方曾經一度在荃灣對空鳴槍,當時一度有街坊民眾下跪,還遭到警方踢開。而如今,真正的實彈在荃灣射出,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的警政學者何家騏直言「看了一整晚直播,只能說欲哭無淚」。通常在台灣,如果對平民的胸膛發射實彈,警政署長必下台無疑,何家騏感嘆:「我的台灣朋友確實也這樣說」,他也認為防暴警用實彈射擊是「完全無效果,只會令示威者更加拼死一搏」。

他並分析,現階段香港人的情緒很差,社會氛圍相當低迷,完全不是香港以前應該有的形象。他迫切呼籲是時候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一系列的行為是否失職:「過去香港有監警會,但那是對警察內部的個人行為上適用,在現階段對外部且廣泛的行為,應該要有專門的調查委員會,委員由各界專業人士評選」。何家騏並舉例,過去英國的曼徹斯特暴動等,都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例,香港都可當參考。

白色恐怖再臨香港

台灣在60年代時,曾在國民黨統治下有過一段長期的白色恐怖經歷,當年香港是言論自由的聖地,金庸的武俠小說縱使在台灣被查禁,在香港依舊自由發行。而到了今日,香港人對於言論自由已經相當恐懼,縱使在抗議現場,許多抗議人士面對訪問依舊相當擔心,能不拍照儘量不拍照,能不講全名儘量不講全名,走在路上都要戴口罩,以防被警察隨時查勤,宛如白色恐怖時代。

陳同學坦言,知道台灣曾經有過白色恐佈:「看到自己同學被槍擊的當下,我就覺得香港政府沒救了」。話鋒一轉,他也認為台灣絕對不要選出「舔共的總統」,並對台灣參選人物如數家珍,「台灣政局危機,無疑也是下一個香港」。羅姓女同學則說,之前下課走路戴口罩時,還會被老一輩罵「憑什麼不敢拿下來」,好像戴口罩都成為罪惡,這樣的恐懼,不知何時才能修復。

何家騏教授認為:「說的白一點,香港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命運,新的老闆完全不跟香港一貫的思維做事」,而這樣的價值相衝突下,也讓香港警察被高層授與高度空間實施他們對人民所謂的暴力行為。

一名資深日本記者對筆者說,在過去,不經警告而直接開槍打致命部位,只有在戰地才會發生,因為那時敵我分明,有立即失去性命的狀況。然而,這樣的情況居然在香港上演,他已過去採訪中東戰爭的經驗來看,覺得相當諷刺,「也許以後記者都要穿防彈衣了」,他說。香港現在在反送中衝突下,陷入了警察國家的白色恐怖,在實彈開出第一發後,也許第二發、第三發都會在未來陸續出現。

●作者:鄭仲嵐/BBC、每日新聞、朝日新聞等外媒特約記者,作品見諸於台灣、英國及日本媒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繼續作答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