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劉仕傑/《港版國安法》出台 中美外交攤牌

文/劉仕傑

calendar_today2020-05-22 13:27:29

▲中國大陸「兩會」因疫情延遲至 5 月 21 日舉行。(圖/翻攝自《解放日報》)
▲中國全國人大即將推出《港版國安法》,引發各界憂心香港將淪為「一國一制」。(圖/翻攝自《解放日報》)

5月21日中國兩會首日,香港政局發生大地震。中國人大三次會議將《港版國安法》排入議程,該法預計於5/28進行表決。美國有限電視新聞網(CNN)將此形容,這是香港九七回歸中國後,對香港自治及市民社會最大的衝擊,嚴重程度遠勝過《逃犯條例》!(the biggest blow to the city's autonomy and civil liberties since its handover to Chinese rule in 1997)



從外交的角度,分析如下:

第一,中國逼美國外交攤牌。

這是一場中共的外交豪賭,在中美兩國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及世界衛生組織議題關係跌入谷底之際,中共乘著自身疫情逐步控制,且川普因為疫情處理不力遭受政敵猛力抨擊之際,中共抓緊香港議題所發出的外交突擊。

拿香港作為出手攻擊點,非常合理,因為香港再怎麼樣,都是中國內政議題,殆無疑義,這是香港議題與台灣議題最大不同點。

香港社會自從去年夏天因為《逃犯條例》爆發抗爭以來,便陷入高度動盪不安,復因全球肺炎疫情緣故,經濟遭受重創,百業蕭條,年輕人失業率攀升。中共這次出手,打定心意想要將香港的事做一個了結,設下從去年夏天開始因為逃犯條例而起的抗爭停損點。

第二,表面是法律問題,但本質是外交。

去年11月,美國國會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這是完成立法程序的美國國內法。根據這項法,美國國務院必須審視,《港版國安法》有無影響香港自治,有無抵觸中英聯合聲明。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可視為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的延續或修法,這兩部法律都是美國的國內法,亦即都是美國的立法部門對行政部門的要求,美國行政部門如果有相應作為,即是觸法。

但魔鬼藏在細節裡。這兩部法律都有模糊解釋空間,給予美方行政部門某程度的彈性,其中關鍵字在於「足夠的自治」(sufficient autonomy)。

換句話說,這兩部法律要求香港必須維持足夠的自治,否則美方將祭出包括「取消優惠關稅經貿待遇」在內等制裁措施。聽起來合理,但,怎樣叫「足夠的自治」呢?

所以,表面看起來是法律問題,但本質是外交問題。外交上,中共逼迫川普國安團隊評估,《港版國安法》有無讓香港失去足夠的自治?

而中共此舉有無違反自己的國內法呢?恐怕沒有。看看《基本法》第18條規定:「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 」

所以就是中美兩國的國內法矛盾大對決,兩邊各自有國內法撐腰,最後結果就是政治意志的對撞。

第三,香港如果是籌碼,那要換來什麼?

川普說會強力回應,這點不意外,但重點是川普實際會怎麼做。對川普來說,即便在疫情上強力批判中國,但他仍強調他個人與習近平的情誼。但香港這一題,不是個人情誼可以解決的。

美國會如何回應,不曉得,但要問的是,中共要拿什麼換香港?中共不可能未經外交盤算,突然暴衝做這個舉動。

再問一次:中共要拿什麼換香港?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手裡拿的律令是什麼內容?

對台灣而言,國安警報已經響起,必須全面沙盤推演。對新任國安會秘書長來說,這是第一場考驗。台灣的外交國安兩岸團隊,要用多強的政治意志,回應這件事情?不久的將來,也會考驗著台灣。

●作者:劉仕傑/前外交官、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