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愛國畫家慕夏 捕捉季風女神的「新藝術」大師

國際中心林孝萱 / 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5-02 09:00:59

▲慕夏照片,以及 1894 年創作的《吉絲夢妲》( Gismonda )。(圖/翻攝自 muchafoudation.org  )
▲慕夏照片,以及 1894 年創作的《吉絲夢妲》( Gismonda )。(圖/翻攝自 muchafoudation.org )

捷克籍畫家阿爾豐斯・慕夏( Alfons Maria Much )生於 1860 年 7 月 24 日,逝世於 1939 年 7 月 14 日。慕夏曾赴巴黎學習,並在歐洲藝術中心獲得了極大的成功。這些唯美的女性人物畫奠定了近代商業海報設計的基礎,同時從她們身上華麗的裝飾,也可窺見畫家心中的國族認同。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世代快速更迭、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傳統社會價值受到新思潮的挑戰,藝術風格也在此時不斷轉變,慕夏被認為是新藝術( Art Nouveau )運動的代表人物。

▲《綺思》,1897 年。(圖/翻攝自 artrenewal.org )

新藝術盛行於 1890 至 1910 年間的巴黎、比利時,崇尚流暢的曲線來形塑作品,並以自然、植物等繁複裝飾,營造和諧的份圍。同時,藝術家們試圖在工廠機器取代匠人的時代中,保有設計的獨特性,因此新藝術的風格也體現在當時的傢俱上。

正好與新藝術運動時期重疊,日本明治維新在西化的過程中,躍升為東方強國,獨有的浮世繪藝術也影響了西方的藝術文化。浮世繪中人物柔軟的線條、大自然生機的印象融合了歌德、新古典主義的風格,形成了一種全新藝術風格。

新藝術運動在巴黎萬國博覽會時,達到巔峰。然而也在慕夏離世之後快速退燒,直到 1960 年代,經過慕夏兒子的努力重新受到藝術界賞識,在捷克、海外舉辦多起展覽。

▲1888年至 1891 年出版的《藝術日本》(圖/翻攝自Kobo.com)

慕夏在 34 歲( 1894 年)收到印刷廠委託替知名戲劇演員莎拉・伯恩哈特( Sarah Bernhardt )設計新年舞台劇《吉絲夢妲》( Gismonda )的宣傳海報,獲得了極高的評價,也讓慕夏躍升為知名新興藝術家。畫中的莎拉身著拜占庭風格的服飾,體現了慕夏心中的斯拉夫傳統。

《吉絲夢妲》的成功,讓海報設計成為慕夏的主要工作,揚名歐洲藝術重鎮巴黎,並為珠寶、戲劇、香菸、珠寶等多種商品提供設計,他的作品除了商品本身,還永遠會有一位線條優美,極具生命力的女性人物,用豐富的花草妝點。其中為菸草公司「 JOB 」創作的海報是他最受歡迎的商業設計之一。

▲慕夏所設計的兩款香菸海報。(圖/翻攝自 muchafoudation.org )

▲《黃道十二宮》(Zodiac)(圖/翻攝自muchafoundation.org)

然而,商業上的成功並非慕夏的理想,成長於民族主義興盛的年代,慕夏更希望透過藝術作品尋找國族認同。

對「新藝術」作為代表人物,慕夏直言,藝術沒有永遠新穎,真正的藝術應該長存。其兒子伊利( Jiri Mucha )在傳記中回憶「比起藝術家,父親更像個哲學家」。

因此,1910 年後定居於布拉格的慕夏,隨著一戰結束捷克-斯洛伐克獨立,他為這個新國家設計了郵票、鈔票等其他官方文件,並花了 18 年創作系列畫作《斯拉夫史詩》,描述了整個斯拉夫民族的神話、歷史。

共 20 幅大型畫作做成的《斯拉夫史詩》開始於《斯拉夫人在他們的故鄉》( Slavs in their Homeland )中間包含斯拉夫神話中的四頭戰神「 Svantovit 」的慶典、東正教傳統,描述了斯拉夫民族信仰的演變。

▲The Slavs in their Homeland(圖/翻攝自 Russian Culture Org.)

保加利亞第一帝國的西緬大帝( Tsar Simeon )在其統治期間( 893 年至 927 年)國力強盛,被認為是拜占庭帝國在歐洲的敵手之一,西緬大帝也讓保加利亞成為當時斯拉夫歐洲的文學中心。

在慕夏的敘述中,他是「斯拉夫文學的晨星」為整個語系文化帶來了黎明。另外兩幅系列化,描繪兩個不同國家的帝王:波希米亞的奧托卡二世( Ottokar II )、東羅馬帝國的沙皇烏羅什四世( Stefan Dusan )分別奠定了斯拉夫聯盟的基礎以及斯拉夫法典。

▲ 西緬大帝( Tsar Simeon )(圖/翻攝自 Russian Culture Org.)

▲《俄羅斯解放農奴》(The Abolition of Serfdom in Russia)(圖/翻攝自 muchafoundation.org)

這些畫作同時包括現今被劃分波西米亞、匈牙利、捷克等地的歷史人物,描述斯拉夫歷經宗教改革、土耳其人的入侵,俄羅斯帝國的強盛,以及廢除農奴制的變革,最後一張結束在《讚揚斯拉夫》( The Apotheosis of the Slavs )。

《讚揚斯拉夫》沒有描繪任何建築、地貌,畫中強調了民族的人本精神( Humanity ),包括久遠的古神、中世紀的東正教基督以及隨著民族主義產生的各個泛斯拉夫民族國家。慕夏透過這幅畫,展現了民族對未來的希望,以及對傳統文化的讚賞。

▲ The Apotheosis of the Slavs(圖/翻攝自 Russian Culture Org.)

然而在慕夏的晚年, 1930 年代的歐洲興起一股法西斯主義,他強烈的斯拉夫主義色彩、本身的猶太血統,成為納粹德國的眼中釘。在 1939 年德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時,慕夏淪為秘密警察(蓋世太保)第一個逮捕的藝術家。同年 7 月 14 日,慕夏經過一連串審問,身體虛弱染上肺炎因病逝世,葬於捷克高堡公墓,與其摯愛國家的歷史一同長眠。

▲《四季》(Seasons)(。圖/翻攝自muchafoundation.org)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