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記者爆駐北京恐怖經歷 半夜全家人倉皇搭機逃離中國

澳洲記者爆駐北京恐怖經歷 半夜全家人倉皇搭機逃離中國

國際中心林孝萱/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9-21 18:05:20|update2020-09-21 18:06:11

▲(圖/翻攝自ABC)
▲《 ABC 》前駐中國記者卡尼(Matthew Carney)公開自己2年前被中國當局監視、脅迫,最後帶著家人傖惶離開的經歷。(圖/翻攝自ABC)
澳洲媒體《澳洲廣播公司》( ABC )、《商業評論》2 名分別駐北京、上海的記者 9 月初被中國國安人員約談,透過澳洲駐中國大使館「激烈的外交交涉」才順利離開中國返回澳洲。2 人離開後,代表自 1970 年代以來,澳洲主流媒體首次在中國 0 駐員,加上澳籍華裔央視記者成蕾被捕,中澳關係急速惡化。《 ABC 》前駐中國記者卡尼( Matthew Carney ) 今日( 21 )公開自己 2 年前被中國當局監視、脅迫,最後帶著家人傖惶離開的經歷。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卡尼是本月離開中國的《 ABC 》駐北京特派員博圖斯( Bill Birtles )的同事,自 2016 年任職北京辦公室的主管,先前他擔憂影響公司在北京的營運,因此這是他第一次分享自身經歷。
卡尼在文章中回憶, 2018 年 8 月 31 日週五晚上,他正要從 ABC 北京辦公室離開回家——電話響了,在電話的另一端是中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的人,對方拒絕報上信名,但堅持要 ABC 的中國職員寫下他的聲明。該名官員告訴卡尼,《ABC 》的報導違反中國法律,涉嫌散佈謠言、非法及有害的訊息,危害國家安全。

▲幾經斡旋,伯特斯與史密斯終於在
▲幾經斡旋,澳洲媒體駐中國最後2名記者伯特斯與史密斯終於在9月 日平安返回澳洲。(圖/翻攝自澳洲廣播公司)
在接到中國官員的電話前三週,《 ABC 》在中國架設的網站突然被封鎖,卡尼試圖得到中國官方的解釋,但他等來的是一通電話,以及緊接在後 3 個多月的恐嚇、威脅,他的家人不得不在最後離開中國。

卡尼說,事實上在中國每個外國記者都知道自己被監視,當他和團隊在新疆報導有關維吾爾族被大規模拘留的內容時,《 ABC 》的團隊被大約 20 個維安人員緊跟,晚上卡尼還被敲門,被官員質問白天的活動內容。

有一次凌晨,卡尼起床發現有人遠端操控他的手機查看郵件,並且找到了一封紐約民運人士寄來的信件,裡面有張天安門事件坦克車照片。而且,郵件被刻意打開讓卡尼知道他被監視著。

中國當局另一個迫使外國記者自我審查的手段是透過簽證,他提出更新簽證的申請,得到的是外交部「喝茶」的邀請。每個外國記者大概都明白背後的含義,卡尼回首認為自己應該要在為了安撫中國當局調整新聞內容時離開。

在外交部,一名孫姓( Sun )女性官員在卡尼的面前大聲朗讀他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報導「新疆再教育營!政治行刑!獨裁政府!」孫姓女官員斥責卡尼違反中國法律,當局正在進行相關調查。接下來的 2 週,卡尼又被叫去「喝茶」 2 次,他認為中國這麼做是為了警告坎培拉( Canberra )。

另一個姓歐陽( Ouyang )的男性官員將卡尼的簽證延長 2 週,並警告他可能永遠不能再入境中國,卡尼和妻子前往移民局時,發現公安開始介入這起事件。卡尼意識到事情若進入審訊、拘留階段,恐怕會是更嚴重的麻煩。公安要求他們前往北京北區,並且帶上卡尼「正在被調查」的 14 歲女兒 Yasmine。中國官員稱, 14 歲在法律上已經是成年人,中國作為法治國家有權拘留 Yasmine。

▲馬修卡尼(Matthew
▲馬修卡尼(Matthew Carney)和他的女兒Yasmine。馬修在文章中表示,他被中國官員威脅,可能會拘留他的女兒時,他們都不知道到底犯了什麼「簽證罪」。(圖/翻攝自 ABC)
卡尼回應,如果中國官員敢拘留女兒,他將要求澳洲大使館、政府介入。如果對方只是嚇唬他,那他明天就會離開中國。但中國官員笑著說卡尼不能離開中國,因為當局已經對他的護照實施出境管制。

為了防止女兒在這種情況下被轉移至他處,看卡尼和妻子決定先承認「簽證犯罪」( visa crime )。在這種令人恐懼的氛圍下拍攝認罪影片後,卡尼才被告知他違反的規定是「未在期限內將舊護照上的簽證移往新護照」,Yasmine 也是如此。一家人反覆前往辦公室,才將此事解決。
事後,駐北京美國律師建議卡尼立刻離開中國,一但當局對卡尼提出訴訟,他很可能無法離開。律師稱,數十名外國人都因為類似的事件被留在中國,有些甚至被困了幾年。於是卡尼搭乘夜間航班回到匆匆回到雪梨。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橫綱凱咪爆出圈子內幕 如何看待支持的網美承認賣淫?

橫綱凱咪爆出圈子內幕 如何看待支持的網美承認賣淫?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