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從惡質的「小綠燈」說 王婉諭該學會的事

巷仔內/從惡質的「小綠燈」說 王婉諭該學會的事

記者張志康/特稿

calendar_today2020-09-27 18:06:05|update2020-09-27 18:25:21

▲王婉諭委員站在母親角度,關心交通廢氣與移動污染對孩子的危害,呼籲政府應鼓勵民眾選擇使用更環保的交通工具。(圖/資料照片)
▲近來的「小綠燈」說固然惡質,但王婉諭也該從中學到一些事情。(圖/NOWnews資料照片)
9月23日立法院環衛委員會舉行本會期召委投票,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票投民進黨洪申翰,但轉身洪便將名額禮讓給同黨立委陳瑩;對此,以核養綠發起人黃士修在臉書發文,指時代力量終究是民進黨側翼,並譏王是「小綠燈媽媽」。此事也引發近幾天台灣政壇的口水戰。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大多數人來說,第一時間應該會覺得黃士修失言,怎麼可以用別人的傷痛,進行人身攻擊?同為時代力量的立委邱顯智便是其中之一,他說:「我以為,政治立場再怎麼不同,一言一語的往來批判,仍然有一些共同的底線。政治上的批評,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見表達。但是,根本不該扯到他人的傷痛。」邱顯智認為,王婉諭在公領域的表現,本就是可受公評之事。但是,她沒有承受這些惡意責難的義務。
黃士修甚至在事後還表示:「沒有人敢做,就由我來,冷血的人才能挑戰政治正確。」這樣的發言,的確惡質。眾所周知,王婉諭是以「小燈泡媽媽」的身分為社會各界所週知,黃士修用「小綠燈媽媽」這種說法,明顯就是要挑起王的喪女之痛。此舉無關社會公益,純粹是透過人身攻擊,去宣洩自己的不滿並表達自己的看法。

不管黃士修所持的理由是什麼,但故意人身攻擊,而且是挑動他人喪失至親之痛來攻擊這件事情,都應該給予最強烈的譴責。這一點,毫無疑義。

但回到這件事情本身來說,王婉諭在昨(26)日凌晨,於臉書發長文說出心裡話,她說:「每當惡意的、不理性的言論出現,必須老實說,我的心情仍會受到影響。許多夜裡,我仍需要釋放自己的負面情緒。」「我的個性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遇到了就面對它、做了決定就是拚下去。」

如果王婉諭願意思考一下黃士修殘忍話語背後的意思,就會知道,既然選擇走向政治之路,擔任了時代力量這個政黨的不分區立委,王婉諭就不僅只是「小燈泡媽媽」,同時也代表了那些投下時代力量政黨票國民的意志。

因此,當王婉諭以立法委員身分行事時,該考慮的點,就不能單純思考「人」的因素,而是應該更周全一點,將其政黨、政黨的政策與己方政黨是否截然不同,納入思考的範圍。

綜觀王婉諭的臉書發文,我們很遺憾她還沒從「政治素人」的角色,走向「立法委員」的角色。因為王婉諭表示,她之所以票投洪申翰,是因為她打算在本會期提出《精神衛生法》的修法,如果洪能夠擔任召委一職,她相信這個冷門、但也亟需改革的法案就有排審的機會。同時,也因為國民黨團接連佔領議場、杯葛議事的作為,讓王婉諭完全無法放心將這票投給他們。

如果王婉諭沒有立委的身分,那麼,她對洪申翰委員的好感、對國民黨的惡感,都是言論自由的領域,他人也只能說無可厚非。但王婉諭已經接受了政黨票背後那些國民的委託,有了「立法委員」這個身分。那麼,王婉諭在做任何決定之前,都應該考慮得更多。

王婉諭9月23日於臉書發文表示,她票投洪申翰的理由,是因為相信在美豬、美牛案上「雖然如今身分轉換,洪申翰委員也一定不會背棄民間的聲音,為台灣人民做好最嚴格的把關。」但洪申翰回頭就將召委名額「禮讓」給了同黨立委陳瑩,且表示:「本來就是『第二順位』召委。」

環衛委員會本來就是現今審查美豬、美牛相關法案的重要單位,王婉諭所代表的時代力量,在這個議案上,本來就與執政黨有著不同看法。即使是站在未來要推動法案的立場,都該知道什麼叫做「進可攻、退可守」,在考量召委支持者時,該考慮的是「萬一民進黨以黨意強推時怎麼辦?」而不是「我相信某人不會背棄理念」。
王婉諭如果學不會跳進「立法委員」這個身分,一起在「政黨政治」的架構下玩合縱連橫遊戲,試著「不只是王婉諭,更是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那麼,未來這種背離支持者意志,被其他的同僚「利用」的事情,還會不斷發生。

巷仔內/立法院重點在制衡!時代力量別甘願當綠側翼 召委投民進黨遭諷「小綠燈」 王婉諭:揭人傷疤不道德 召委若重來仍票投綠委?王婉諭:我會選擇「那天」不出門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可惡居然沒搶到!票選10月歡慶十十樂哪些沒買到的東西覺得最可惜?

可惡居然沒搶到!票選10月歡慶十十樂哪些沒買到的東西覺得最可惜?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