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范疇/你可能錯看了「美中關係」!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雙方的戰火全面延燒至貿易、媒體、資訊安全、全球公衛等議題。示意圖。(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范疇-2020-09-01 09:00:00
對事態的看法,取決於你腦中的「認知框架」(MindSet);框架就像個牢籠,它的高度、寬度、深度,決定了人的看法侷限。然而,並不一定框架越大,事情就看得越清,還有一個要素:角度的多寡。能夠從多個角度在框架中揮灑的人,我們稱之為「明」,而能夠整合多個角度成為一幅景觀地圖的人,我們稱之為「通」。既通且明的人,可稱其為「通透明澈」。(想想你的手機鏡頭構成、解析度和成像力,道理是一樣的X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台灣,人們所慣稱的「美中關係」或「美中台關係」,經常落入一個高度、寬度、深度都不夠的框架中,然後,角度又多被各種情緒綁架,因此,看法經常是混濁的。這種現象也可換個比喻說,社會中許多人患上了「近視眼」,看得到腳下的坑洞卻看不清遠方的危險,當然也有「遠視眼患者」,看得到遠方的危險卻看不清眼前的陷阱。

接下來,在有限文字下,我儘量描繪一個「美中關係」的框架,或有助於理解台灣此時此刻的近憂和未來的遠慮。

美中關係的本源– 「一球兩制」 還是 「一邊一國」?

美中關係在80年代剛解凍時,中國還很天真,常會講真話,中共老紅軍海軍司令劉華清訪問珍珠港時,他對美軍太平洋司令說:「讓我們有個默契,以國際換日線來分界,換日線以西由中國管,換日線以東由美國管」。美國有點嚇到了,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絕不允許地球上有第二個國家可以威脅美國全球霸主的地位,不論在政治上、軍事上、還是經濟上。

然而,80、90年代的美國需要聯中抗蘇,因而對中國很寬容,甚至是抱有期待的。當時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是「一球兩制」- 宇宙只有一個地球,地球只有一個主宰就是美國,但允許你中國可以在第一島鏈範圍內發揮你的制度,隨意唱歌跳舞,五十年、一百年不變。然而中國當時的意圖是「一邊一國」-以國際換日線為界,誰也不棣屬誰。

關係何時開始變質?

在美國還願意容忍「一球兩制」的年代,美國將其二戰後建立的「美國秩序」(Pax America)幾乎是全面開放給中國搭便車,WTO、貿易通路、美元、人員交流、技術轉讓都開綠燈。尤其在2001的911事件到2011獵殺賓拉登成功的這十年內,美國全力應付中東及西亞,對中國採取半放任態度,中國的經濟就是在那十年間崛起的。那段期間,台灣在國際政治上、軍事上其實是極其危險的,幸好那時中共急於發展經濟,且軍力距離威脅台灣還遠遠不到位。

美國雖然慢慢開始覺得不安,但中國既然還在「韜光養晦」,因而美中關係還算湊合。

中國內部政治在這十年間發生了絕大變化。鄧小平等「紅一代」後繼無人,只能把江山逐步過渡給非嫡系的共青團(團派)及具有海外經驗的「海龜派」(海歸派),一直到2012年。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是個血腥的年份,紅二代與團派的生死鬥爭,若用台灣熟悉的語言來形容,就是「公司派」與「市場派」之間搶奪經營權惡鬥。同時,紅二代自己之間更是白刀進紅刀出,最終上位的是習近平。

大約2015年前後,美國赫然察覺,中共在習近平的雄心折騰下,胃口已經從過去的「一邊一國」發展到了「一球獨尊」,海軍從防守型轉為遠洋藍水型,國際政治經濟跳躍到深入歐洲腹地的「一帶一路」,通過「大撒幣」、「大外宣」統戰美國機構和人民。但由於華爾街與中共家族的腐敗結合,以及大公司利之所在,美國對中政策在「擁抱熊貓派」與「屠龍派」纏鬥下一直持拉鋸狀態。2016年川普總統上台,開始徹底扭轉這態勢,不但收回了當年提供的「一球兩制」模糊空間,再從示警到貿易戰到科技圍堵,走到了今天的封鎖。這過程並不僅是川普的個人喜惡所致,川普上任之初對加拿大、墨西哥更狠。美中態勢發展至此,是在美國政府及參眾兩院看到中共的以牙還牙、奉陪到底的反應後,累積了8年的各種證據終於浮現而達到的兩黨共識。北京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頒布香港國安令的那一刻,大勢就已板上釘釘,2020美國大選無論哪黨勝出,對中政策都會由封鎖前進到封殺,再到全面封殺,無論是政治、經濟、科技、金融。

與此同時,雙方軍事進入前所未有的對峙,美國以南海為目標,中國以台海為恐嚇。在美國對中國的全面封殺到達「伊朗級別」之前,是否會發生軍事衝突,目前還是未定之天。

「美中台關係」已經是個過時的認知框架

少有人注意到從2019年開始,這種三角關係的認知,已經開始失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五角關係」。哪五角?請繫好心理安全帶,那是「美利堅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中共、台灣」這五方。或許用英文來表達比較清楚,五角就是:The United States,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RC)、China, Chinese Communist Party(CCP)、Taiwan。

這絕不是語言遊戲,而是真實在發生的。明顯的分水嶺啟自2019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那場震驚世界的演講,他首度嚴格區分了「中國」(China)和「中共」(CCP),並直指「台灣」(Taiwan)是「中國」及「中國人民」的制度進化的指南針。

那天起,對「中國」和「中共」的區隔,無不表現在美國國會、白宮的各種文件以及發言中,甚至對「中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開始區隔,再加碼至區隔「PRC政府(Government)」和「中共政權(Regime)」,例子多不勝數。

以後美國的國會和白宮,在論述大局時,肯定將越來越區分「美國/中國關係」、「美國/中共關係」、「中共與中國的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性」等等不同的認知場景。美國的盟國,勢必逐步跟進。台灣政府自己有點後知後覺,但近日已經開始跟上腳步了。

但在台灣的社會層面,認知場景還是遠遠落後。多數人腦中概念和用語還停留在「兩岸關係」,少數人懂得使用「美中台三角關係」,但幾乎無人懂得與時俱進、用「五角關係」來細膩化台灣國安的戰略及戰術,這對台灣的主體性和國安都是不利的。因此,我寫成了《台灣已進入五角關係》一文(2020-05-27),也因此本文的標題才會使用「錯看」一詞。

台灣人需要三套論述

大局每週都在變,但趨勢正往我2016年提出的「中共不等於中國」以及2018年提出的「美國向台灣借名片」的方向進展(有興趣的讀者麻煩Google)。由於過時的「三角關係」已轉化成為「五角關係」,在新的認知框架下,台灣需要三套論述。

當然最需要的就是台灣自己的主體性論述。這方面早有先輩,我自己也寫過數十篇文章,在此就不贅述。

第二套是台灣的「中國論述」。當前台灣對「中國」(China)這概念的認知框架,既殘缺不全又扭曲,以至於社會內部撕裂,又為中共的滲透提供了豐富土壤,對台灣的國安極為不利。

第三套我稱為「後中共專政的中國論述」。這是為世界準備的。全世界現在都難以想定一個「後中共專政」的中國有哪些可能?為世界提供一套夠高、夠廣、夠深的認知框架,乃台灣責無旁貸之事。理由有二:其一,現在被稱為「中國China」的這一陸塊,未來千百年都會是台灣的緊鄰,無論其如何變化,台灣對它都得有一個客觀真實的認知框架。其二,由於文字、語言、歷史經驗的便利性,世界上最適合提出這認知框架的地方就是台灣。但台灣往往依賴西方觀點來作論述,這點令人可氣又可笑。在我看來,這現象反映的是台灣對自己主體性認知還不到位。

最後以一句話收尾:因為認知框架的不足,因而「錯看」大勢,輕則進退失據,重則危及國安,豈可不慎乎?

●作者:范疇/知名作家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0
1
2
3
  • 指揮中心日前稱疫苗採購需要有「原廠授權書」,郭台銘強調BNT疫苗是透過上海復星向德國BNT購買,疫苗德國製作、德國直送,您能接受此合約嗎?

    接受,上海復星擁有BNT疫苗大中華區代理權,且貨也從德國出沒有問題
    不接受,程序上可能有漏洞
    沒意見
  • 最新公布之疫苗順序,您認為是否適當?

    適當
    不適當
    沒意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