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義》裡「育良書記」張志堅出席論壇。
《人民的名義》裡「育良書記」張志堅出席論壇。

『您剛才說到《偽裝者》和《麻雀》,我覺得這兩個,我一定要說真話,這兩個劇沒法比。為什麼說前面不錯,後面不行,就是製作團隊不同,演員不同。』張志堅直率而火藥味濃厚的發言,在今年上海電視節白玉蘭論壇上引發在場媒體雷鳴般的掌聲。

根據鳳凰網報導,每一屆上海電視節的白玉蘭論壇,都是國內電視行業人士智慧與語言交鋒的舞台。第23屆上海電視節,在6月15日舉行的『電視劇現階段受眾探究——現實題材的創新和IP改編的出路』論壇上,邀請了新《射雕英雄傳》導演蔣家駿、上海東方明珠新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總編輯戴鐘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製片人房迎、《花千骨》製片人唐麗君、演員張志堅、演員劉奕君共同參與討論。

論壇對古裝IP劇、現實題材原創作品、天價片酬等行業熱點進行探討。由於《人民的名義》裡『育良書記』張志堅犀利的發言,本次論壇討論屢掀高潮。

第一波:

古裝IP改編:女性觀眾更熱愛分享,但不能生硬割裂觀眾群體

張志堅:有些大IP劇的表演『不值一提』,陸毅在《人民的名義》裡盡力了。

2014年《古劍奇譚》開始,古裝玄幻IP爆熱,之後的《花千骨》等劇似乎也應證了這類作品的生命力和市場份額。但隨後《青雲志》等作品未得到預想中的反響,讓市場對這類作品抱有懷疑,然而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又再次掀起古裝玄幻IP的熱潮。

短短幾年幾番起落,如何看待古裝玄幻IP,如何製作古裝玄幻IP,成為行業內的關注焦點。

論壇上,《花千骨》製作人唐麗君表示,如今的移動互聯網已進入後半場,其具備三項特徵:年輕化、快速迭代,觀眾身份認知的模糊化。第三個特徵值得所有創作者關注:觀眾不再只是劇集的觀看者,更是參與者,好與不好,觀眾說了算。觀眾在社交平台上進行分享等『自來水』行為,對一部劇的成敗,有至關重要的影響。而觀眾群體中,女性觀眾相比男性觀眾更愛分享,女性向的IP作品也確實比男性向的IP容易改編。唐麗君舉例:『女性拽著男性一起看一部劇,多半是能成的,反之不一定達到目的。』

演員劉奕君這幾年不僅參與《臥底歸來》《外科風雲》等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也通過《琅琊榜》等古裝IP劇吸引了大量粉絲。他通過自身經歷對著問題進行了表述。他表示在最近拍攝的《醉玲瓏》中,他深有體會,好的製作團隊,好的劇本,才是一個作品成功的關鍵,並非題材所限。『我不覺得IP劇和現實題材劇觀眾有太大差異,不能生硬割裂開觀眾群體。只要角色能打動觀眾,他們什麼樣的戲都會喜歡。』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製片人房迎。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製片人房迎則有不同看法。她認為選擇IP時,一定要提前想好受眾群的樣子。電視劇應該是大眾化的娛樂,在傳統電視觀念裡,四世同堂一起看電視劇是一種客廳文化。然而隨著多屏時代到來,技術帶來的變化是無法抵抗的。對於觀眾來說,受眾的細分越來越明顯,針對特定受眾群體進行創作必然成為趨勢。

『說實話在前兩年,我對IP劇是有排斥的。』『育良書記』張志堅則張口就是一刀,揮向了古裝IP劇。

『這種排斥不是沒有原因的,我是個嚴肅的演員,我對表演的細節有要求。我覺得很多大IP的表演……』張志堅停頓了一會兒,台下媒體心領神會的笑了,想著話確實不用說得太直,留白點大家都過得去,沒想到張志堅還是說完了這句話:『表演不值一提。』台下掌聲雷動!

張志堅表示,在《人民的名義》播出前,他不斷接到一些大IP的邀請,但出於對IP劇的排斥,都幾乎不加考慮就推辭了。但不斷有這樣誠意的邀請,甚至有很多業界很棒的製片人、導演來找到他聊天,讓他開始思考,並『惡補大IP劇』。

『我對一些真誠之作、良心之作,是認可的。任何題材,只要認真做,憑著良心作,製作人、導演、演員都憑著良心做,都是好作品。現在的我,甚至準備接這樣的戲。』

話音剛落,唐麗君立刻拋給張志堅一個尖銳的問題:『陸毅是偶像劇出身,那您對他在《人民的名義》裡的表現怎麼看?』

張志堅悠悠回道:『這個問題,之前老有媒體問我,感覺都是在給我刨坑。不過這次唐總問,我相信唐總不是在給我刨坑。我可以正面回答:作為年輕演員,陸毅在《人民的名義》裡的表演,已經盡力了。』

第二波:

現實題材:現實題材也要有年輕化表達,重視觀眾反饋很重要

張志堅:任何題材只要一泛濫,就會被嫌棄。不要把觀眾當兒童。

現實題材在前幾年,多囿於婆媳劇、倫理劇、戀愛劇,讓觀眾感到厭煩。然而近期有回暖趨勢,《歡樂頌》兩季持續火爆,引發無數社會討論;《人民的名義》更是席捲中國大陸內地,交出了過8的收視成績。電視劇對社會現實、當下熱點的深度探討,依然被觀眾所熱切期待。

房迎率先表示:『無論做哪樣的題材,要把故事和人落在真實的生活中去。』而唐麗君則指出:『現實主義題材還是要有一些年輕化的表達。』

唐麗君看來,新一代年輕觀眾對美的追求,是超過過去的電視觀眾的,比如演員的顏值,比如服化道的講究,是現在現實題材劇應該重視的方面。而在劇本方面,要解決深入採風和縮短劇本周期的矛盾,如果缺乏對現實的深入理解,就無法做出真正貼近現實,直入人心的現實題材作品。但在市場變化快、社會熱點變化快的當下,現實題材作品很難像歷史題材作品那樣花費若干年進行劇本的打磨,時間一過,熱點一過,劇集的主題內核就有可能被市場淘汰。

劉奕君則表示:『不論題材,如果創作者和演員,用真情演繹作品,讓作品通篇充滿飽滿的創作激情,我相信可以打動觀眾。』

在社交網路上擁有眾多年輕粉絲的他指出:『年輕觀眾認可你的角色之後,就會追隨你這個人,相信你演的戲是好作品,你就成為了作品的品質保障,成為他們選擇作品的風向標。你就有責任更真誠的面對創作,更敏銳地找到好劇本,合作好的製作方,給大家更好的作品。』


演員劉奕君。

劉奕君反覆強調『重視觀眾反饋』的重要性。他認為,與觀眾的互動,對演員反思和提升演技有極佳的作用。

劉奕君的觀點,張志堅非常認同,他講述自己的一個經歷:《人民的名義》播出後,他和夫人去逛街,一無所獲,反而『像兔子一樣被追回家』。然而張志堅在現場表示:『年輕觀眾們,儘管(我)被追得像兔子,但我好喜歡你們。』

『我沒想到一個有大量官場,展現大量政治格局政治形態的現實題材故事,年輕觀眾會這麼喜歡。』張志堅坦言:『過去是我輕看了年輕觀眾。這部戲拍到一半時,就傳說是給湖南台播,其實當時從我內心,我是不接受的,我覺得湖南台播的都是兒童劇。結果湖南台非常有魄力,買了這部劇,並做了大量宣傳,才有這樣的收視,很感謝湖南衛視。』

張志堅總結:只要不糊弄市場和觀眾,不要把觀眾當成兒童,就能出好作品。

蔣家駿和戴鐘偉則對現實主義題材原創作品抱以很高期待。他們都認為,儘管現實題材被一些固有條條框框限制了,但都有『變』的空間。

蔣家駿表示:『我們的原創編劇積累了很多能量,等著IP熱下來,原創力量就要爆發。』戴鐘偉則表示:『我們這個時代是巨變的時代,現實題材大有可為,如果創作者有心沉澱,一定有爆發的一天。』

第三波:

小鮮肉天價片酬:今年比去年又翻了倍,天價演員要有天價製作來襯托

張志堅:存在不是合理,你們不配!

小鮮肉演員天價片酬,是目前行業關注熱點。流量擔當就那麼幾個,每年等著開拍的影視劇卻是越來越多,供不應求,片酬猛漲似乎成了沒有辦法的事兒。但鮮肉們與天價片酬不匹配的演技,受到觀眾的質疑。

如今,到底誰在為天價片酬買單?這種狀況是不是符合市場規律?在論壇現場,爆發了不同觀點的激烈交鋒。


製片人唐麗君發言。

唐麗君首先透露:『天價片酬上,今年比去年又翻了一倍。』她認為這是目前階段中國大陸影視圈的特有現象,說明中國大陸影視現在的繁榮,同時也是資本介入的結果。『我覺得這是正常的市場行為,是激烈的競爭帶來的結果。市場已經在調節,未來兩三年,這種現象會慢慢下去。』

同時她表示:『天價的演員,要有天價的製作來襯托他們,不然天價的演員這個格局維持不了多久的。』她還為從業者指出兩個解演員方面燃眉之急的點子:『網劇助推很多年輕演員脫穎而出,這是清流,將來這樣的演員越來越多,是有助於緩解天價片酬這種趨勢;另外,好萊塢也有天價演員,但比例不像我們這麼高,請外國著名演員比起請中國大陸某些演員,一點都不貴,而且特別敬業,簽好一天工作12小時,就是12小時,規規矩矩,不會去擺譜。』

房迎也認為,這是當下影視行業欣欣向榮的展現,並認為未來付費電視會使創作題材更加多元,演員選擇上也更加多樣。『一個製作人也要問自己,有沒有自信和眼光去用新演員。』

『我覺得拿了天價片酬,就要做天價的工作。』作為導演代表的蔣家駿則開始訴苦:『直接面對演員的時候,我們也能感受到一些困難。既然拿了這麼高的價錢,我們希望這個價格和他們能做的事匹配,給我們的戲帶來更好的呈現,但有時候不一定能達到水準,比如演員用替身啊,特效啊。這個我說的比較委婉,有的時候反而是導演在現場比較受委屈。』

問題拋到兩位演員這邊,張志堅這邊,則旗幟鮮明的反對『天價片酬是正常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既然有打,就一定疼,付這個片酬其實也很心疼。任何投資方付了這個錢,回家睡覺都心疼。這個市場現狀跟戴總沒關係。』

突然被cue到的戴鐘偉抬頭,張志堅繼續:

『但跟無數個戴總有關係。很多平台跟劇方說:你用誰誰誰,我就收這片子。這種現象延續多年,盡管我認為這是種惡劣的現象,但它延續至今,愈演愈烈。剛才房總說,存在即合理,這已經成為口號。』

被cue到的房迎看過來,張志堅繼續:

『其實存在未必都合理。就像天價片酬,其實我們都知道不合理,但是還在冠冕堂皇的說存在即合理。如果存在都合理,殺人放火就不用法律約束了。為什麼在我們的影視市場,這種惡劣的現象延續至今,前面大家說,我們想用某演員,用不起,或者我們花錢,人家不願意來。一部戲紅了,出了好幾個鮮肉鮮花,這麼多戲,出來多少鮮肉鮮花,他們一出去,片酬翻好幾倍。我們就算用新人,培養出的還是無數天價片酬的鮮肉鮮花。這個現象,不是一個導演,一個製作方能夠改變的。這是市場必須來共同參與調節的。為什麼那麼多能稱得上演員的演員在奮鬥,但他們的收入非常少?為什麼那麼多演員拿著天價片酬,還要提出那麼多非分的要求?製作方可能覺得:我既然都給了你那麼多錢了,你說你多帶幾個助理算個屁啊,忍了吧。但是這種現象延續至今,讓這些天價片酬的演員認為這是合理的。其實不合理:你們不配!』

『我作為一個老演員,對這種現象深惡痛絕,我的經紀人有時候會跟我講,誰誰拿了多少片酬,我會跟他講,停,別跟我說。作為一個人來說,年齡越大越希望聽到喜慶的事兒,這種事不值得告訴我。』

『我特別擔心,我現在特別能體會,我甚至親眼看到過,年輕的時候享受這樣的待遇,到了一定的年齡,你們一定會生活得非常痛苦。其實一定年齡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希望現在的年輕人,不要以為這是合理的,我就是應該的。有一句老話,我們從事這行之初,就有句話:認認真真演戲,老老實實做人。我希望,我們無數個戴總,無數個唐總,無數個房總,大家共同努力,選好的題材,選值得的演員。』

張志堅說完,全場記者都在觀察與會者的表情。劉奕君緩緩接話道:『我能感受到張老師內心想表達的情感,實際上還是希望行業良性發展,能夠把一些阻礙行業發展的東西規避掉。嗯,育良書記說的就是我想講的。『

此時,主持人要站出來,為老闆們說幾句了:『老闆們也不容易,掏了一個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你以為你掏錢了吧,當爺了吧,其實你還是孫子。』

剛才首先被張志堅cue到的戴鐘偉說話了,發言非常真心,簡直快要流露出『孩子般的無助』:『作為平台方有時候也是被綁架的。有些劇不是不想買,而是買不起,一線平台都買不起。有的劇在互聯網平台上單集賣到1000萬。你想哪個一線衛視購劇預算能達到單集1000萬?非常認同張老師的看法,這個現象它存在,但並不合理。

全世界沒一個國家非職業演員拿這麼高片酬,很多小鮮肉就是非職業演員,沒有學過表演,但是為了粉絲量,為了傳播……我們最近跟好萊塢合作,跟他們也探討這個問題,他們有完備的演員價值評估體系,他們產生的票房、得過的獎、在社交平台上的反應度,這是有計算公式的,他們拿的錢和產生的收益匹配。而我們的一些演員,他身上的投入產出比是不匹配的。拿一個億,能為我們電視台掙一個億嗎?不會。這個問題已經到了,需要產業模式升級來解決了,不是單一平台,製作方能單獨做到的,需要大家一起做。』最後,戴鐘偉呼籲,行業規範和第三方的評估體系的出現。


上海東方明珠新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總編輯戴鐘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