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四連霸」的任期內,不論和那個政黨聯合執政,首要處理的就是全國性的經濟衰退問題;而與錢有關的爭議,則成為德國政治中最激烈的爭議。

《每日電訊報》報導,德國經濟專家聯合會(Germany Council of Economic Experts)批評梅克爾的執政聯盟,沒有做好晴天修傘的準備,誤以為德國經濟穩定,被便宜的匯率所迷惑,又因歐元區危機暫時解除而感到安心,恐怕要面對未來 4 年的經濟衰敗 。

這些德國經濟專家們認為,政府以往的改革紀錄令人失望,執政當局未能充分利用德國經濟大好的時期,預為經濟走下坡時做好準備,以因應科技革命帶來的衝擊。

而且在德國的低失業率和高出口額下,掩蓋了許多科技和技資積壓的問題,例如:資訊數據革新落後、基礎建設老舊 、汽車工業投資錯誤、出口過度倚賴中國市場、工人階級的貧窮化以及人口老化。

資訊數據革新落後

很難想像,向來以工業精良傲視各國的德國,卻在資訊和數據革命中大幅落後,網路寬頻連線使用高速光纖的比重不到 1.8%,落後於土耳其和墨西哥,整個網路系統還在依賴比光纖慢 20 倍的銅線。

基礎建設大多老舊

德國過去七年來維持負利率,但卻未善加利用史上最低的借款利率,去更新國家老舊的基礎建設;過去 15 年,年度淨公共投資總額大多處於負數,更可以看出政府過度追求預算平衡,卻對其他目標視若無睹。        

汽車工業投資錯誤

德國汽車工業過去全押注在柴油引擎,現在除了面對各國二氧化碳排放的新禁令外,還要面對電動車的新趨勢,儘德國車商仍會推出自己的電動車,不過,電動車需要更換的零件較少,而且更加耐用,以戴姆勒公司來說,電動車的利潤只有燃油車的一半,未來很難再靠電動車貢獻德國每年 14% 的 GDP。

工人階級貧窮化

歐元系統使得德國在歐元區占有 15-20% 的競爭優勢,因為「內部貶值」的方式壓低了勞工的薪資,造成德國工人階級的貧窮化,約有一半的人口實質收入長年降低,700 萬人兼職打「迷你工」,有些工的月薪甚至只有 450 歐元,在這些低薪工作的覆蓋下,隱性的失業人口至少 100 萬人。  

根據各經濟研究所預估,德國的國內生產總值 (GDP) 2017 年將成長 1.9%,高於先前預估的 1.5%;明年將從 1.8%上升 2%;到了 2019 年,預估將成長 1.8%。      

在過去經濟處於高峰時,未能提前預防並妥善處理這些問題,梅克爾在新任期內,勢必要面對更明顯的經濟挑戰。德國央行發出警告,今年德國經濟無法持續擴張,除非能夠振興生產力,否則到了 2021 年,預估經濟成長率將會跌到 0.75%。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