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2》由黃曉明主演,製作依舊用心。(圖/翻攝《瑯琊榜2》微博,2017.12.26)
▲《瑯琊榜2》由黃曉明主演,製作依舊用心。(圖/翻攝《瑯琊榜2》微博,2017.12.26)

2015年媲美《基督山恩仇記》的《瑯琊榜》橫空出世,不僅是胡歌個人演藝生涯登峰造極的代表作,在製作、創作、拍攝等專業領域無不開啟了極具震撼的嶄新視野,足以標誌電視劇歷史里程的地位崇高,絕對不是一齣「現象級爆款好戲」可以簡單定義。

事隔兩年,做為續集的《瑯琊榜2:風起長林》在無數觀眾望穿秋水的殷殷期盼中挾雷霆萬鈞之勢上檔了,胡歌、王凱、劉濤不再續攤後的卡斯分量引發質疑,少了「梅長蘇」那樣能夠高度聚焦的主軸人物貫穿全局(主導劇情的功能,同時落在幾個角色身上),再加上敘事的結構也和前篇有著明顯的迥異(不再像《瑯琊榜》一登場就劍拔弩張風聲鶴唳,對壘陣營立馬擺開陣勢,多線懸疑一起拉開格局,而是以「剝洋蔥」般的手法,循序漸進地抽絲剝繭,小事件的緊密相連,再堆疊、發酵成等在後頭的更大的謎團與危機),講故事的技巧、節奏變了,也讓這齣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年度壓軸大戲在登場初時引起極端懸殊的兩極評價。

幸虧作品本身會說話,至今播出的十幾集內容眼見為憑,精緻講究的製作用心、延續前作的獨特美學、拍攝上到位出眾的「電影感」,以及漸入佳境掀起高潮端倪的劇情氛圍…,都讓原本觀望的鐵桿粉絲們穩下心來,開始心甘情願地投身進入這另一次的「劇力萬鈞,血雨腥風」當中,這從「豆瓣網」的全民評分從最初的6.8一路攀升到目前的8.1這種特殊的景象,可見其一斑。

《瑯琊榜》之成經典,一來是把武俠、推理、宮鬥等元素巧妙融合,成功開拓了劇種新範疇,這個旗幟鮮明的特色在《瑯琊榜2:風起長林》獲得了成色純粹「辨認度」也極高的「復刻」,不論舊雨新知,都能第一時間就領略到絲毫不類同於其他古裝戲的原汁原味。

二來是劇本的結構縝密扣人心弦,幾條故事線的穿插來去交織得密不透風,通俗一點講就叫「高潮迭起,絕無冷場」,而到了《瑯琊榜2:風起長林》的開頭前五集卻干冒風險做了一個相對比較單薄的「單線發展」,光查「沉船事件」就單線進行了五集,再加上劉昊然、張慧雯、吳昊宸幾個年輕演員還不足以撐出氣場(雖然演得認真賣力),一直要到佟麗婭一身戎裝驚豔登場,第六集後整個劇情軸線拉回宮闈之內,那個讓人似曾相識如癡如醉的「暗潮洶湧,風詭雲譎」的戲劇氛圍濃郁地彌漫出來。

《瑯琊榜2:風起長林》的「大戲」排場,這才昭然若揭,而情節發展所運用的「推理戲」之「『全知觀點』與『主觀觀點』靈活切換,底層鋪墊的線索設計」都有了進一步的發揮,牽涉進來的角色增加了,佟麗婭、張博這幾位為戲增色不少,宮中角色間因為利害關係產地生的爾虞我詐,多了什麼東海朱膠、幽冥鬼火、巫蠱人偶…這些哏,戲開始變得豐富好看起來,而劇本努力要刻劃劉昊然人物性格的獨特,以及與周遭人物間形成的對比或衝突,也凸顯了文戲筆觸的細膩,整體來說,並非其他平庸媚俗的戲可比。

(《瑯琊榜》當初有那洋洋灑灑幾十萬字的原著IP做為依據,改編成劇本,那個「戲肉」的訊息量肯定是足夠的;但,《瑯琊榜2》雖然還是海晏的手筆,但已經是原創劇本,少了一個以小說書寫的步驟,構思的時間週期被壓縮,在整個故事的發想結構上或許因此而顯得不夠繁複豐沛,也是有可能的。)

正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營造出一個深入人心的神仙們「歷劫」、「飛昇」的「四海八荒」,《海上牧雲記》鉅細靡遺地刻劃出了一個浩瀚無垠的「九州」天地,《瑯琊榜》系列形塑出了一個這故事獨有的「世界觀」,其引人入勝,對整齣戲功不可沒。劇情中大梁、大榆、北燕、東海的多國對峙,參考的是正史中南梁時代的背景,卻做了史實架空的自由發想,不同於《芈月傳》是把正史「傳奇化」,剛好相反,《瑯琊榜》系列是把天馬行空發想出來的傳奇故事做了「歷史劇」的「擬真化」,於是拍出了宮闈正劇的堂皇厚實,卻又保有了想像力無邊馳騁的豪邁與靈動。

《瑯琊榜2:風起長林》國際戰事的征戰呈現得煞有其事,瑯琊榜上當世第一高手在宮殿內飛簷走壁的場景也被處理得理所當然,這個「世界觀」的設定決定的已經不是一個作品在視覺風格上的「一新耳目」,更進一步預先拓寬了容納的空間,足以讓劇作家跟優秀導演投注以更澎湃的「創作能量」和「創作可能」,《瑯琊榜》梅長蘇的江面退敵讓人歎為觀止,《瑯琊榜2:風起長林》劉昊然月下追捕墨淄侯,也拍出了武俠片才有的驚心動魄,而這個「世界觀」從有形的具象,進而勾勒角色性格的無形氣息,包括這個故事裡朝堂中人總有著呼之欲出的「江湖」特質,包括從前作衍伸下來的蕭、林兩家介乎「君臣」與「兄弟」之間的深厚情誼…,這些,都是《瑯琊榜》之所以區隔於尋常古裝戲的神髓之一,特別值得一提。

除了「世界觀」以及角色神韻的傳承,《瑯琊榜2:風起長林》中,有兩種強烈「風格」也被忠實地延續下來:一個是視覺上的「美學」,包括服飾、布景、道具的創意與質感,《瑯琊榜》系列的表相從色澤、光影到構圖,其匠心獨運,是極容易可以跳脫出來的,在前作中膾炙人口的「狐裘冬衣」、「錦織朝服」在《瑯琊榜2:風起長林》一樣吸人眼球,而選擇以「撞色」搭配定調的朝堂服飾,在後製「調色」的嚴謹把關下,表現了對比濃烈的「個性感」,卻沒有其他歷史通俗劇(如《錦繡未央》)裡被網友譏為「阿寶色」的膚淺浮誇,尤其難得。在攝影運鏡上,前作裡運用得雋永端凝的,取法自日本「大河劇」的「和式空間感」鏡位,在《瑯琊榜2:風起長林》顯得更加優雅、大氣,屬於電影大銀幕的特寫「主觀鏡頭「、流暢的倒敘對切(cross cut),都掌握得嫻熟到位,成績不俗。

而另一個「風格」卻是屬於文字的,《瑯琊榜2:風起長林》的對白運用少了幾分歷史正劇的「工整、對仗、紋飾」,大剌剌的白話文調性通篇可聞,不只用在黃曉明、佟麗婭的夫妻交心,連殿堂上的君臣議事也以簡捷(但頗有餘韻)的白話語法處理得行雲流水,時而讓性格壓抑的人物(如「濟風堂」少堂主林奚姑娘)的角色特質更呼之欲出,時而讓對話情境流露出更接近「現代詩」的況味,頗耐咀嚼。

《瑯琊榜》當初一揭開大幕,朝堂的「派系之爭」就石破天驚地登場了,但《瑯琊榜2:風起長林》的鋪陳卻另闢蹊徑,從「沉船疑案」到妝盒裡的「東海朱膠」,再到相隔七年重啟調查「淑妃之死」…,這些事件一樁接續一樁,也彼此互為因果,彼此包裹著牽繫著,箇中背後的陰謀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懷揣的動機、野心越來越大,從特定某幾個角色的「怨念」層層推進到「叛國」陰謀,再到扶持異族…,整齣戲情節裡的懸念糾結、隱藏兇險,以倍比級數快速地擴張,這是不同於前作的手法,也是一個冒險但成功的挑戰,十分值得肯定。

至於前作裡「林殊VS.梅長蘇」的身世之謎,形成生死之交對面不相識的揪心主線,這次鋪墊了一個「林奚姑娘VS.失蹤多年的指婚對象」的哏,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至於黃曉明的身世在第12集真相大白,將會對整個劇情帶來怎樣的波攔?類似這種掩埋著「未爆彈」不只一個,在在呼籲著老戲迷不要太早就下定論,《瑯琊榜2:風起長林》的精彩後勁可期,就戲論戲,本身仍是齣不會辜負期待的上等好戲。

演員部分,黃曉明的詮釋方式沉穩、有致,最難能可貴的是精準地呈現了人物的性格層次,朝堂上的睿智、機敏,父子、兄弟間的情真意切,尤其對妻子的敬愛、呵護兼而有之的細膩深情,整體表現令人動容。佟麗婭的戲份不是最多,但亮眼奪目極了,時而英姿颯爽時而溫婉嫻雅的人物丰采,不同於劉濤的「霓凰郡主」或「張春華」,卻演出了第三個讓人過目難忘的巾幗豪傑。戲份最多的劉昊然是兩岸最被看好的「早慧型」小生之一,才19歲就大紅,兩年來在大小銀幕多次被委以重任,還都表現亮眼,這次以20歲之齡在這樣大的戲裡挑了大樑,表現中規中矩,隨著「蕭平旌」這個主人公在歷練中的成長,可望越往劇情後段越有演技含量更高的表現,著實令人期待。

最後,對於「忠心粉」關切的與前作人物的關連,劇本並沒有一開始就清楚交代,利用這個機會,替大家簡單做個整理,免得剛開始看的觀眾們一頭霧水:大梁皇帝的「先皇」,就是靖王蕭景琰;當年后宮為了奪嫡鬧得腥風血雨,這一代的蕭氏兄弟特別親厚友愛,黃曉明、劉昊然的父親,是皇帝的哥哥,兩個姪兒自小受到皇上器重、寵愛;黃曉明娶了佟麗婭,文武全才,還通兵法,跟昔年的霓凰郡主一樣都是「瑯琊榜」上列名的當世女子高手,她的父親,就是當年義薄雲天的蒙摯大統領;藺晨還在,已白髮蒼蒼,皇帝最鍾愛的劉昊然拜入瑯琊閣學藝,被他帶在身邊,依自己年少時的性格調教,性情像翻模般相似。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