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兩岸 / NOWnews
中央社 兩岸 / NOWnews

(中央社台北6日電)一線城市的富裕繁華是中國夢的絕佳樣板,但北京違建公寓的一場火,驚醒了夢想脫貧的「低端人口」,他們的中國夢未達到「樣板標準」,狠遭斷水斷電,最終被迫離開北京,引發外界關注。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南郊大興區一處公寓傍晚6時許發生火災,帶走了19條性命,另有8人受傷。由於事發的公寓屬於違建,官方隨後下令排查全市安全風險,並以強制手段驅趕居民,期間出現的「低端人口」一詞,遭外界抨擊為歧視。

「低端人口」意即「低端外來人口」,也被理解為「低廉勞動力」,他們學歷往往較低,並從事勞力工作,通常集中住在租金較低廉的市郊,由於選擇有限,很多只能屈身在違建、地下室及改建的防空洞中。

中國社會使用「低端人口」一詞,可回溯到2006年。資料顯示,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副校長楊開忠在2006年1月兼任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時,首度提出「低端人口」,此一概念開始出現於官方文件中。

「北京市『十一五』時期重點新城發展實施規劃」中的「完善人口發展相關政策」一節中已有「減少低端產業」、「防止低端外來人口在新城大規模聚集」的說法。隨後多次於北京地方政府文件中出現。

儘管「低端人口」一詞先前屢被抨擊,但許多中國網民也會以「低端人口」自嘲,官方在舉辦各項大活動前,也會祭出各種手段要求「低端人口」暫時離開。

直至中國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在2018年1月5日強調沒有「低端人口」的說法,並澄清應該稱為「貧困人口」。至此,中國政府才對貧困人口做出層級最高、最明確的掃除汙名聲明。

目前雖然許多大城市的主政者不敢直接公開挑明要驅趕「低端人口」,但由於涉及城市規劃,仍使大城市中的貧困人口難以留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他們脫貧致富的「中國夢」無以為繼。

以北京來說,為解決各種「大城市病」,近年一直在紓解非首都功能。以往熱鬧的批發市場一個個拆掉,路邊攤販一天比一天少,外地人在北京討生活愈來愈難,只能不斷往外遷移。

而「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為北京人口規模做出總量管制,到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萬人以內,更建議在「十三五」期間研議遷出政策和鼓勵戶籍外遷政策,確保人口規模不突破「天花板」。

距離2020年僅剩不到2年時間,根據官方統計,北京市在2016年年底常住人口就達到2172.9萬人,距離在人口總量上設下的「硬指標」,僅剩127萬人的成長空間,主政者無不小心翼翼。

仔細翻看數據,北京近5年來,常住人口成長數量及速度均不斷下降,從2012年增加50.7萬降到2016年的2.4萬,增速也從5年前的2.5%降到去年的0.1%。

這些冰冷數據或為官員仕途做出保證,背後卻是「低端人口」中國夢止步的辛酸血淚。10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