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連俞涵,印象仍停留在《一把青》的「朱青」,那清湯掛麵的黑色短髮、襯得她的肌膚更加白皙,而後憑著此角色奪下金鐘獎「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再陸續接了幾部戲、出版幾本書,空靈又氣質的形象深植人心,更被封為「文青系女神」,對此,連俞涵則聳聳肩:「大家對我有太多想像,我跟以前一樣平凡,把我想得太完美。」就像她的新書《山羌圖書館》,自詡為山羌的她,習慣在山林獨來獨往、像是活在她的小世界裡,擁有那最日常的快樂。

在演藝圈,藝人有經紀人幫忙打理演藝事務,似乎是尋常。一開始聽聞連俞涵是個人經紀時,心裡確實讓人大感詫異,在訪談地點等待時,只見連俞涵提著大包小包進來,除了有固定化妝師的配合,其他的服裝搭配都得自己來,臉上沒有絲毫因提重物而產生的不悅,她放好東西微微一笑,努力又樂天的工作態度,讓人更加欣賞。


▲連俞涵在《奇蹟的女兒》挑戰全台語演出。(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5)

連俞涵在結束拍攝《奇蹟的女兒》後,為了下一檔新戲首次染了頭髮,像是世界永遠都有新鮮事等她嘗試,她有點害羞地問說:「好看嗎?我有點不習慣。」即便再三誇讚,她仍不大放心,笑說:「別人說這樣看起來比較有活力。」被外界評為「仙女」,連俞涵充滿仙氣的地方並非外表,而是內心總有最純真的無邪,就連學會騎腳踏車,都會在第一時間打給弟弟、妹妹分享喜訊。


▲連俞涵在《奇蹟的女兒》挑戰全台語演出。(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5)

連俞涵透露,剛入行時自己什麼都不會,以為「演戲」就是演好就可以收工,只要說「謝謝」就能回家,不了解後續的宣傳、拍照,她笑說:「我什麼都不會、也不知道要問誰。」雖然不擅言詞,連俞涵盡力的掛上微笑,但她仍被提醒:「妳不能只是傻笑。」在經歷《一把青》的一輪宣傳後,連俞涵邊看邊學、慢慢的已經了解這個生態,甚至還在金鐘獎時,悄悄提醒獲得「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的陳妤要講話,照顧後輩的舉動十分貼心。

聊起平時的興趣,從山林長大的連俞涵馬上表示:「我喜歡爬山!」只要拍戲有空檔,都會去山上走走,像是一種習慣。除此之外,她平時還會看展覽、一個人散步,連嗜好都充滿仙氣與孤獨,她又笑說:「不然要幹嘛?」問及會不會唱歌紓壓?她急忙回應:「這太累了、太累了。」更透露自己是個大路癡,還會被Google Maps帶去別的地方,直呼:「太可怕了。」


▲連俞涵外表甜美,擁有空靈個性。(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5)

連俞涵對世界有太多好奇,她喜歡在角色與角色間游移,體驗每個不同人生,像在挖掘不同的自己,每演一個角色、就多了解自己一點。問及對婚姻有沒有憧憬?連俞涵直搖頭,「很多女生都會覺得到某個年紀要結婚,我沒有這樣想過,可能是在戲中穿過太多次婚紗,我發現我對這件事沒有嚮往,我想活出自己、勝過結婚,有任何可以束縛我的事,我都不想去做,想在這個星球流浪。」

提及之前拍攝電視劇,傳出耍大牌傳聞,連俞涵想了一下,表示:「就像是無中生有的事,感受到這就是被誤會的感覺,但我不是這樣的人,如果澄清又會有下一篇新聞。」連俞涵灑脫說著:「時間會慢慢證明一切,澄清就會掉進了陷阱,千萬不要,做我喜歡的事都來不及了,如果我明天就死,這些我也帶不走。」一字一句都說的天真無邪,不難感受到連俞涵的世界多麼純淨,就像她說的:「我是一個大自然的孩子,不會因為我現在的身分就不去躺草地、爬山。」


▲連俞涵享受自在生活。(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5)

保有自己的初衷,對於現今社會的每個人都是最重要的事,連俞涵說起她當演員的源頭,就是看到周迅的演出,「她演過很多戲劇,都讓我很感動」,對連俞涵來說,成為一個「讓人感動的演員」,就是她畢生最重要的事,沒有社會的框架束縛,連俞涵用她自己的力量,抵擋外界的流言蜚語,正如她所言:「我喜歡的事就是喜歡了,不喜歡的我也不會去恨,繞過去就好。」這種與世無爭、又堅持自我的態度,其實就是她最美麗的地方。


▲連俞涵出版《山羌圖書館》。(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5)

後記:結束訪談後,仍聊著連俞涵是個人經紀這件事,從劇場出身的她,直率回應:「可是以前劇場的人都沒有。」問及要演戲兼顧回應工作不會太忙嗎?她想了又想,表示:「如果在拍戲時好像有一點,但也沒經紀人找我。」說完又不自覺笑出聲,對於未來抱持開放態度的她,認為現今就這樣也很好。隨後連俞涵從她的包包裡,拿出一本她的新作《山羌圖書館》,當作贈禮。

在這個時代,或多或少都會收到出版社為了宣傳所贈予的書籍,但這是頭一回,在不是宣傳新書的情況下,藝人親自獻上著作,還早早簽好名,不免讓人心頭一暖。或許在這個時代變遷快速的世界,我們很難猜測每個人的內心,但能相信的是,連俞涵仍努力保持她對世界的善意,像一頭山羌,恣意地在山林奔馳,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