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財經 / NOWnews
中央社 財經 / NOWnews

(中央社台北11日電)美國商務部宣布擬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美方的戰略意圖為何?日前吉林大學金融學者在畢業典禮演講稱,美國當前國家戰略利益就是「遏制中國崛起」,中國不要抱持絲毫幻想。

這篇文章是6月底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在2018年畢業典禮的講話全文,講詞超過1萬3600字,主要分析中美貿易戰的背後原因。全文精闢分析引發網路討論,更有不少網友留言表示讚譽,稱講實話、講真話。

對於美國發動此波貿易戰的目的,李曉教授認為,美國當前的重大國家戰略利益就是「遏制中國崛起」。對此,中國不要抱有絲毫幻想,不要以為這是川普個人意願。當前美國對中國的恐懼與敵視,達到難以想像的程度。

他指出,川普的目標不只在貿易領域,還有「中國製造2025」、乃至迫使中國更大幅度開放貨幣金融市場。問題是對於這場「國運之戰」,中國現階段是否具備打贏的可能性。

李曉先從中美貿易委婉論及「誰贏誰輸」議題。首先是貿易數字,他指出,去年中國向美國購買商品的額度是1300億美元,而美國向中美國買了5000億美元商品。亦即,川普可對4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且還剩500億美元,但中國無法同額度回擊。

對此完全不對等的加稅較量,李曉說:「這是美國對中國做出最具羞辱性的行為,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我們對美國市場依賴太深。」

其次是全球價值鏈在各國家間的分工,已從產業內部分工發展到產品內部的分工。他指出,中國對美國的順差從2010年起平均超過78%。此代表若無對美貿易順差,中國經常帳順差將會大大縮小。

第三是技術與農產品依賴。李曉表示,「中興事件」已顯示中國對美國製造業及其核心技術的依賴十分嚴重。再看大豆(黃豆),若將進口大豆全換成中國自種,等於要拿出1/3土地種大豆,「可能嗎?答案很明顯。不進口可以嗎?很難。」

除了貿易、技術乃至農產品等依賴美國,李曉還指出,更本質性的是中國對「美元體系」的依賴,即商品美元還流(賺取美元外匯後轉買美國國債)機制、石油交易的美元計價機制、美國對外債務的本幣計價機制。

李曉強調說,「美國衰落」有一重要標誌,即當美國對外發債大部分不用美元計價,而是用歐元、英鎊、日圓或人民幣計價時,「這個國家真的是衰落了。如果你看不到這一天,請不要輕言美國衰落。」

正因為中國處在「美元體系」裡,不僅讓中國擁有大量的美國國債,且基礎貨幣發行也對美元產生嚴重依賴。李曉指出,中國是典型「貿易國家」,人民幣不是世界貨幣,只能將貨幣信用寄託美元等貨幣。

此外,中國國內經濟發展、軍隊現代化軍隊建設、大國外交、「一帶一路」都需要大量資金,外匯存底規模對中國就變得十分重要。

他表示,有學者測算過截止到今年5月,中國扣除外債後的淨外匯存底約1.9兆美元。關鍵問題是,這1.9兆美元並非都歸中國所有。

例如,外資企業投資所形成的外匯儲備,相當於賭場的籌碼。即賭客進賭場後將所攜貨幣換成籌碼,不論最終是輸、是贏,所剩籌碼都可再換成原貨幣帶走。

李曉指出,中國規模以上外企(含港澳台)總資產估計約1.55兆美元。若這場貿易戰只撤資3成,1.9兆美元再減去5000億,「還剩多少?我們還有那麼多要做的事情需要錢」。

如何看待此場中美貿易戰,李曉表示,貿易戰在經濟學上一定是雙輸,但對大國而言,關鍵在於誰輸得起。與經濟行為不同,政治邏輯是只要我贏,戰勝對手,犧牲多少無所謂,在所不惜。

他強調說,政治與經濟的邏輯與行為規則是不一樣的。「我不敢說是最危險的時候,但可以說,中華民族到了新的危險的時候。」(編輯:林克倫/張淑伶)107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