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100多年前的12月14日(西元1911年),是挪威探險家阿蒙森完成人類首次抵達南極點的創舉,如今也有一個團隊,而且還是來自台灣的團隊!

這支「南極點長征」的團員,包括「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超馬好手陳彥博、藝人宥勝、林語萱、吳昇儒,以及紀錄片團隊楊力州導演等人,目前就正在這條百年來無人踏及的路線上,奮力前進著,他們為了向阿蒙森的冒險精神致敬,也把台灣帶進全世界的交點。其中,10年前也曾去北極拍過紀錄片的楊力州導演,更和NOWnews分享這次台灣團隊前進南極的意義和艱辛。

不說大家不知道,原來南極有一個南極公約國,包含全世界12個國家,這12個國家共同管理南極,因為南極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是共同管理的,在亞洲便只有中國大陸跟日本,至於台灣在南極這個部分的聲量卻接近零,所以這次台灣的團隊,能有機會代表台灣被全世界看見,猶如讓我們國家提升到另一層次的高度。

▲楊力州導演為了這次南極冒險,準備充足。(圖/翻攝橘子關懷基金會臉書)

楊力州表示,他們這次的南極冒險路線,將循著當年第一個走到南極點的阿蒙森(Roald Engelbregt Gravning Amundsen,1911年至1912年,他領導的探險隊成為第一支到達南極的探險隊)路線,「這一百多年來,這一條路幾乎都沒有人走過,因為已經有更好走的其他路線了,所以這次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台灣也從來沒有人去過這個路線,因此想走這個一百多年前的路向阿蒙森致敬,並讓台灣的冒險精神可以傳出去。」

但不要以為百年前走過,這條路線就叫安全,並沒有,楊力州透露:「比較危險的是,這一百多年來地形地貌可能有改變,這是我們未知的,而且當時除了阿蒙森率領的挪威探險隊,其實還有另一隊,史考特(Robert Falcon Scott)率領的英國隊,他們雖然比挪威隊晚到,卻在回程的時候,全隊人都死亡了!」這條路線的危險可見一斑。

不過,楊力州也強調,「人類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人類願意去探索未知的部分,這一趟對我們來說不是旅行,而是要面對一個未知,那就是人類精神的冒險探索。而且如果這次計畫成功走完的話,那是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成就,這一百多年來第一個走到南極點的阿蒙森之後,第二個走到這個點居然是來自台灣的團隊,
那個驕傲和成就感,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這次前進南極其實相當危險。(圖/翻攝橘子關懷基金會臉書)

但既然如此危險,而且除了百年前外,其他冒險家從來都沒走過這個路程,這次「南極點長征」團員們,又怎麼敢做這樣的決定?

楊力州解釋:「其實為了這個計畫,包含遊戲橘子、一個冒險隊顧問、以及挪威的合作單位,早在二年前就開始做準備布局了。我們對那裏的地形地貌,做了非常複雜的比對考究,求的是更安全,還有人員配置裝備等等,包含拍攝車隊的供油系統會結凍,我們的供油系統在冰島也做了一整套的設備,好讓車子可以運轉,中間過程相當複雜。」「比較擔心的是南極的冰縫,因為我們這次有車隊跟著去,車隊是要先行的,那個冰縫很容易讓人或車子掉進去,因為下雪的關係上面有薄薄的雪,你是看不到縫的,一不小心踩空其實很危險,因此我們走的每一步都要非常謹慎。」

此外,因為南極比北極更冷,所以天氣問題也是這次團隊必須注意的,而且在南極行進的高度大概落在2800到3000公尺海拔,大家聽起來3000公尺海拔不算甚麼,但是南極的臭氧層比較薄,那裏的體感高度大概落在5000公尺的高度,並且在那裏要行進長達一、二個月的時間,所以難度更高。所以楊力州導演也表示:「這次大家都有心理準備,如果有任何一個人出了問題就放棄,人員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高原則。」

如此險峻的任務,難道老婆不擔心嗎?楊導故作輕鬆笑笑說:「老婆有擔心只是不講而已,就提醒我一些注意的安全,還幫我保了鉅額的保險,我看了保險單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活著回來!讓妳不會得逞!』當年我去北極也有保鉅額保險,這是我最大求生的意志!」

楊力州也表示:「遊戲橘子很注意我們的安全,不管是衣服鞋子帽子,給我們的東西都已經頂到天了啦,大概地表上能夠找到最好的裝備,都在我們身上了,裝備充足到、如果有一天真發生《明天過後》,我大概是少數可以活下來的人。」

▲「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策劃整個「南極點長征」計畫。(圖/翻攝橘子關懷基金會臉書)

導演更提到這次策畫「南極點長征」計畫的「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ALBERT),特別讚賞他的決斷力帶領著大家一直走下去,「我覺得很多人都誤解了,都以為我們去過北極或南極的人,體力就很好,我們根本不是那種人,其實去極地絕大部分的人都做得到,體能狀況其實到達一個標準以上就可以做到了。我覺得最難的是『意志力』,因為那裡的環境每一分每一秒都要你放棄,所以那個意志力的堅持,才是真正能不能走到的關鍵,而ALBERT不管是去北極還是南極,他的意志力是驚人的。我記得我們在北極時,他都已經凍傷了,臉凍傷得非常嚴重還是繼續往前進,ALBERT那種不放棄的態度,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而且在這麼惡劣的環境底下,維持一個TEAM的運作,領導能力很重要,因為你不能有任何分崩離析,因為在這個TEAM裡面任何一個人的放棄,任何一個人的情緒波動,都會影響到整個組織是否成功?是否能夠繼續往前?而 ALBERT在扮演這個TEAM的凝結和連結上面,是非常有他的經驗值的,我相信跟他的企業管理也好,或他的人生態度也好,都有關連。」

導演還透露一個小祕密,「ALBERT其實也一直扮演激勵別人、給別人帶來笑容和希望的一個角色,因為那個氣氛會影響到所有的人,我記得在北極的時候,他們會藉由歌唱的過程砥礪自己繼續往前進。平常我很少看到ALBERT唱歌,連在KTV都沒有,但他在北極卻常常唱歌,因為他知道用他的歌聲,可以帶給大家激勵的力量,他最常唱的就是謝金燕的歌,雖然唱到後來都歪掉了,不過那個歪掉是很重要的,因為那樣的搞笑,真的是我們走下去的巨大力量。」

▲▼楊力州導演(下圖)相當佩服劉柏園(上圖)的意志力。(圖/翻攝橘子關懷基金會臉書、記者林調遜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