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應是最近少數沒被川普修理批評的對象。川普在推文上說,北韓問題「正取得進展,期待與金主席的下次峰會」。

「和平」與「和解」必須利害關係國具有共同的見識與願景,否則說的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這種無目標的和平對談,那不過是在打迷糊仗,無助於國際安全與區域安定,甚至徒增怨懟與誤解,造成對立與抗爭的機率升高。

這種雞同鴨講的和平之約,就以今年上半年一度攻佔所有媒體版面的朝鮮半島和平局勢之合縱連橫,外交折衝為代表了,由於雙方立場不同,目標不一,雖然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了於廣受國際矚目的世紀之約「川金會」,但是半年來幾次所謂的溝通與磋商並沒有讓和平談判有實質進展。

華而不實的川金會

這場創世紀的和平會談,川普總統和金正恩委員長就建立新型美朝關係,以及在朝鮮半島建立長久、穩固的和平機制,開展了全面、深入、坦誠的意見交換。兩國也正式的簽訂了一份「聖淘沙共同宣言」。

然而,即使川普一再吹噓這次的高峰會成就斐然,還說雙方願意再繼續進行第二次、第三次的高峰會;然而,雖然下半年又有了南韓總統文在寅與金正恩之間的「文金三會」穿針引線,不僅川金會沒有動靜,美朝之間的和平談判進展毫無動靜,連各方會面的目的:朝鮮半島非核化,甚至非軍事化的達成也是遙遙無期。

如果細就美朝在過往數個月會議討論與溝通的成本支出,對比雙方這一年產出的和平談判結果,只能說這是一場華而不實的談判。

尤其,在今年下半年後,美國就把從年初就開始開幹的中美貿易戰列為攸關美國國家安全的最核心議題,如果美國不能把中國崛起的氣勢壓下去,那麼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超美爭霸已是必然。

所以我們看到6月以後,美國幾乎把所有的精力與目光都集中在與中國的軍事對壘,經貿談判上,加上美國在11月舉行的期中選舉也牽涉到川普未來總統連任布局的問題,川普乃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中美雙邊關係以及國內問題上,這都讓朝鮮半島彷彿被遺忘的世界,無人聞問。

各方無交集

雖然兩韓一直熱烈期待能夠結束戰爭狀態,金正恩也再次強調願意走向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協和狀態,北韓也表達了要求美國比口頭上承諾做更多的行動反饋,以讓北韓真心願意展開棄核的動作。北韓提到的「反饋」就是希望美國在主導國際制裁上放鬆一點,也希望美國考慮從朝鮮半島撤軍的可能。

其實朝鮮半島的和平遲遲無法來臨,根本的問題就在於美國在朝鮮半島駐紮強大的武力,此外在日本也有重兵與核子武器,更讓中俄朝三國氣憤的是美國在南韓佈置了數組的「薩德」反飛彈防禦系統,時時窺探牽制著三國的軍事機密。美國這種「明軟暗硬」的作法加上過去口頭承諾不斷跳票,自然吸引不了北韓聽從美國的指示,安心地放棄核子武器。

金正恩也了解南韓現階段重視的是和平與北韓市場,根本不在乎美國的廢核想法,所以不斷地用民族大義與經濟因素誘使南韓往他靠攏。所以北韓根本就會拖著不廢核,看你老美能怎麼樣,其次,北韓也正拉着南韓,搞兩韓和平協定,甚至先找中國三方協定,這時美國反而會動輒得咎。再來,金正恩就會要求廢核換老美撤軍,撤薩德。

中俄的影子

雖然棄核議題無解,但是對立局面的緩和,還是因為背後的中國與俄羅斯的撐腰才能進行。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觀之,北韓的動向牽涉到陸權與海權之爭;尤其美國勢力如果進入北韓,就會直接與中國的利益圈發生重疊與衝突。

從豐臣秀吉時代起,朝鮮半島就在海陸兩股勢力衝突中扮演著緩衝者的角色,1950年的朝鮮戰爭,中美兩強相互對抗的記憶猶新,美國在與中國對戰中討不到便宜,這也是美中雙對於朝鮮半島平和談判進展小心翼翼,步步為營的原因。

中美對峙

要追求朝鮮半島的和平,除了簽屬和平與停戰協定外如何具體的撤軍與廢武,恐怕才是半島和平的關鍵問題。

美國不能只一味的要求北韓棄核,但是對於北韓棄核及朝鮮半島和平後,美軍是否會撤離朝鮮半島?薩德飛彈系統是否該撤離南韓的議題,卻始終隱而不談。如果朝鮮棄核了,美軍與薩德飛彈防禦系統仍然留在南韓,那別說北韓會動輒藉口無實質保障而不願放棄核武,同受美軍威脅的中國與俄羅斯也會有意見的。

然而,局勢的明朗化可能還要等待中美之間的關係確認與穩定後,才會再有進一步的會談與突破了。

延伸閱讀:

專家:美防長馬提斯去職對台灣是警訊 國人不可一廂情願

讀者投書》葉俊榮不是揹十字架 是揹十字弓突擊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