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關勞工權益的基本工資經2018年8月勞資雙方協商定案,自2019年元旦起月薪從2萬2000元調漲至2萬3100元,時從140元調漲到150元,預估有超過225萬名勞工受惠。(圖/NOWnews資料照,記者陳明安攝)
▲攸關勞工權益的基本工資經2018年8月勞資協商定案,自2019年元旦起月薪從2萬2000元調漲至2萬3100元,時薪從140元調漲到150元,預估有超過225萬名勞工受惠。(圖/NOWnews資料照,記者陳明安攝)

進入2019年,攸關勞工權益的基本工資經2018年8月16日勞資雙方協商後拍板,自2019年元旦起月薪從2萬2000元調漲至2萬3100元,時薪從140元調漲到150元,預計超過225萬名勞工受惠。此外,勞動部研擬多時的「最低工資法」草案也在11月30日預告了,明定最低工資審議應參採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擬定調整幅度,草案預計最快2019年2月送行政院審議。

回顧我國基本工資的制定,要從1968年行政院發布《基本工資暫行辦法》說起,當時基本工資定為每月600元;1984年實施的《勞動基準法》第21條也規定「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

而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與南韓,香港及新加坡合稱亞洲4小龍,台灣解嚴後,基本工資又從每月3300元一路升到5700元。1988年《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實行,政府制定基本工資政策,1991年突破萬元,來到每月11040元。

不過,1997年調整至每月15840元過後,就因為爆發亞洲金融風暴,至2007年止的10年期間,都沒有漲基本工資。2007年,政府一口氣讓基本工資漲9%衝上17280元,還將時薪納入假日工時制,從66元大幅上升至95元。但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企業祭出無薪假,基本工資也再跟著凍漲。

直到2010年時任勞動部部長王如玄認為每年基本工資審議都造成勞資對立,把審議委員會的審議成員由原本官方占多數,改由勞、資、政三方各7位代表,後來由行政院核定公告後實施。而回顧2011年之後,基本工資月薪一共調漲6次,漲幅28.6%,時薪則調漲過7次,漲幅近43%。

由於解決低薪是總統蔡英文上任重大政見之一,因此在2018年景氣比往年好,鄰近國家日本、南韓也調漲工資,加上行政院在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前即表態調漲,市場甚至預期時薪、月薪將「雙漲」,時薪可能漲到150元(漲幅7%),月薪調升4%到5%,也讓資方在開會前就對外喊話,應讓市場決定薪資,政府就算真的要調漲,資方能接受與承擔的漲幅只有2%,而且時薪、月薪應「脫鉤」,時薪調高幅度不要高於月薪。

不過,勞工團體則主張調漲一次到位,也反對月薪與時薪脫鉤,並建議依據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標準(目前13362元)乘以就業扶養比(2.16)的公式,希望月薪應由2萬2000元調整為2萬8862元,換算時薪由140元調漲為164元。

最後,在8月16日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上,歷經勞資政學四方協商、長達9小時的馬拉松會議,最後敲定基本工資月薪從2萬2000元調為2萬3100元,時薪從140元調高至150元,行政院也在9月5日正式對外公告,自2019年元旦起實施。

▲勞動部2018年8月16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勞動部長許銘春會說明會議結果,每月基本工資由22000元調整至23100元,時薪從140元調漲到150元。(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8.16)
▲勞動部2018年8月16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勞動部長許銘春會說明會議結果,每月基本工資由22000元調整至23100元,時薪從140元調漲到150元。(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8.16)

只是對於這樣的結果,勞資雙方還是不滿意,資方認為政策決定一切,企業只能含淚接受,也提醒有些後果政府與全民必須承擔,包括大部分本國勞工沒有受惠,卻得接受物價上漲,企業對本國勞工勢必無調薪動能了,再來是中小企業可能因為成本不斷墊高,而面臨經營困難甚至倒閉,最終受害的還是勞工。

勞工團體也覺得這與他們主張月薪2萬8862元、時薪164元差距太遠,更直言雇主團體真的沒有誠意,亦認為政府還是向資方傾斜,沒正視勞方所談的問題,雇主仍未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不過,勞資雙方還是得接受這樣的結果,自2019年元旦起基本工資22K正式走入歷史,而根據勞動部統計,月薪調升後,136萬3千名本國勞工、43萬8千名移工受惠,而時薪調升後,則有45萬6千名本國勞工受惠。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除了起基本工資雙漲之外,勞動部研擬多時的「最低工資法」草案也已在2018年11月30日預告了,明定最低工資審議應參採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做為擬定調整幅度,其他如勞動生產力指數年增率、勞工平均薪資年增率等則列為得參考指標,同一審議案行政院也只能退回一次,重審結果行政院將無否決權,草案預計最快2019年2月送行政院審議。

只是勞資雙方對此草案也有不同意見。勞工團體認為應採指標只有CPI太少,應將就業扶養比等納入,主張要訂最低工資起始工資,先將過去未漲足的最低工資漲足。而工商團體則決定提出自己版本,建議刪除「得參採指標」中的家庭收支狀況及最低生活費2項,應這屬社會福利,不應將責任強加在雇主身上,預料最低工資法草案在2019年又將引發勞資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