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洪孟楷指出,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對高雄最大的影響,就是他讓高雄「輕鬆」了!生意人不必再擔心批評民進黨,可能會被相關單位上門「拜訪」、「檢查」。(圖/記者吳文勝2018.12.25)

12月24日,為了履行選前「雞排祭品文」的承諾,南下高雄發放一千一百份的平安雞排,歡慶也同樂。晚間高雄友人作東,邀請幾位在地餐飲旅館業者陪同相聚。席間,一位經營連鎖飯店的中小企業主問我,「發言人,你知道韓國瑜上任後到現在,我們感到變化最大的是什麼嗎?」

「是經濟有感?」「才一個月,要賺錢也沒那麼快啦。」「是媒體聚焦?」「選前最後十天才叫瘋狂,現在媒體已經少多了。」什麼都不是,那答案只能願聞其詳。

「是我們這些做生意的,感覺『輕鬆』了。」

「輕鬆?」這答案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什麼叫做「輕鬆」呢?難道是韓總終於順利上任,大家心中石頭放下,這會有馬殺雞的效果?

「過去幾年,你去問問看,明明知道民進黨有些地方做得不好,但是誰敢批評?誰批評看看,只要被聽到,我保證不用三天,消防局、衛生局、建管處等等,一定上門拜訪檢查。」席中旁人點頭如搗蒜,看來深受其害已久。

這是個案?還是普遍業者共同心聲?因為沒有科學性普查,我不確定。但是卻也解答了我一個存在心裡已久的疑惑,為何那些「三、民、自」的綠媒每天罵韓國瑜,說他政策空洞、只有口號,但高雄鄉親卻仍用選票展現支持的決心,原來除了相信經濟會好轉以外,更重要是韓國瑜讓整個高雄回歸正常,如果照這中小企業主所說,過去籠罩的氛圍,未免太不正常。

批評政府就會被關切、檢查?這在民主法治的現在根本難以想像,戒嚴時期的一黨專制不正是現在執政黨立志打倒而竄起的主因?為何在長期執政的高雄,反而會讓民間有這寒蟬效應的聲音,敢怒而不敢言,這壓力鍋當然越悶越燒。

電影「讓子彈飛」的後半,張麻子打倒黃四郎的關鍵在於激發出百姓的「怒」,真金白銀漫撒在廣場上,一夜之間全被百姓取走,張麻子判斷勝率只有三成,「如果銀兩就這樣輕易被拿走,那不就白花了。」但當黃四郎派馬車出來,百姓卻自動自發的繳回所得銀兩,這違反人性的動作反而讓勝率提高到六成。

「為何百姓要繳出白銀?因為他們心裡有『怒』,我要把他們的怒給勾出來。」張麻子再提供槍砲彈藥,也就是反抗威權者的武器,以「槍在手、跟我走」的口號訴諸,讓子彈飛一會兒,當第一槍從人民的手中打出時,後續黃四郎的倒台也就一點也不意外了。

年初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針鋒相對、刀刀見骨,初選當大選打,因為幾乎都認為「頭過身就過」,爭取到提名,市長寶座就有如囊中之物;這樣的驕傲讓最後戰局產生變化時綠營措手不及,也說明了民心思變以外,更重要是沒有誰是任何人的爸爸,民眾真的不欠任何政治人物什麼條件。

當然,從此「輕鬆」的高雄,仍然面臨到許多問題挑戰,畢竟民主很難當飯吃,穿飽吃暖更是每一為政者必須回應百姓的基本承諾。這點在韓國瑜身上尤其明顯,「首富說」、「貨出去」、「人進來」,甚至於「摩天輪」、「旗津開發」、「雙語教育」,每個競選開出的支票,勢必成為檢驗成績的考核報表。

然而,從此「輕鬆」的高雄,卻也因此解開了枷鎖。過去遭受到政治意識形態的限制,提到大陸就是洪水猛獸,多講兩句就要抹紅,承受中共同路人的壓力。如今韓國瑜大方態度,毫不扭捏作態的表示誰有錢、賺誰的,從此任爾東南西北風,當然更能讓高雄市民受到千磨萬擊後還堅勁;與過去的歷任市長相比,韓國瑜將更有能力和機會帶領大家發財。

從此「輕鬆」的高雄,更可從新檢視每一位政治人物,無關藍綠。用客觀指標看待韓國瑜,不需再像過往擔心秋後算帳,就職封路五天像皇帝,該罵!儘管韓國瑜根本還沒上任,封路命令是前代理市長所發,但誰叫你已經當選,民怨就需概括承受;陳其邁請喝咖啡、開直播、展歌喉,反而比選前人氣略勝一籌,代表走出過去框架及悲情,搖身一變成當紅炸子雞,這才是真正的輕鬆。

最後,從此「輕鬆」的高雄,不覺得才像過去印象中熱情活力的海港之城嗎?就職典禮比跨年還熱鬧,外賓匯聚感受高雄人臉上的笑容,有股準備一飛沖天的動能在蓄勢待發,如同奧運選手去除了心魔障礙,準備好上賽道驚艷全場觀眾,韓國瑜帶來的改變,已經開始;而相信巨大的蛻變,正要實現。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