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記者尹俊傑紐約19日專電)二戰「勝利之吻」被譽為20世紀最經典照片之一,男女主角身分卻成謎多年。門多薩堅稱自己是照片中的水兵本尊,甚至不惜興訟,歷經多方比對,門多薩總算獲得遲來的承認。

門多薩(George Mendonsa)17日突然病發不支倒地,在美國羅德島州密德頓(Middledon)的照護機構辭世,享壽95歲。

時光倒轉回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不久,大批民眾聚集在紐約時報廣場歡慶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一名制服筆挺的水兵抓住身著護士衣的女子,深情擁吻,「生活」雜誌(Life)攝影師艾森斯塔特(Alfred Eisenstaedt)拍下這個瞬間,就此成為象徵二戰告終舉國歡騰的代表作。

艾森斯塔特當時未記下擁吻者姓名,使得本尊身分成為數十年來爭論不休的話題。外界公認,照片中女子是當時擔任牙醫助理的佛里曼(Greta Friedman),她於2016年過世,享壽92歲。

紐約時報報導,1980年,夏安(Edith Shain)向艾森斯塔特聲稱她是「勝利之吻」中的女子,「生活」雜誌於是再度刊登這張照片,希望找出水兵本尊,結果有數十名男性出面,其中至少11人的說法可信。

門多薩始終堅稱他就是水兵本尊,更因「生活」雜誌不願明確承認,而在1980年代告上法院,訴訟最後不了了之。

門多薩1995年接受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訪問時說,每個還在世的二戰海軍老兵看到「勝利之吻」照片,都會說「我希望我就是那傢伙」。門多薩表示:「我不是為了錢,我只想獲得承認。」

歷經多方鑑定,門多薩終於如願以償,但仍有人持懷疑態度。

2005年,耶魯大學攝影師兼版畫家班森(RichardBenson)仔細檢視門多薩1980年代初期的照片,確認門多薩右手臂黑斑等特徵與照片中的水兵相符。門多薩臉部經過3D掃描,並模擬年輕化,結果也符合「勝利之吻」中的水兵。

以「勝利之吻」本尊謎團為題材出書的維里亞(Lawrence Verria)向紐時表示,無論外界看法如何,憑門多薩的說詞、身體特徵以及不同領域專家一致觀點,證據一面倒顯示門多薩就是照片中水兵本尊。

門多薩1923年2月19日生於羅德島州,父母都是葡萄牙移民,父親以捕魚為生,門多薩高中輟學後也成為漁夫,並於1942年加入美國海軍,在太平洋戰區的驅逐艦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擔任舵手。

1945年某日,美軍一艘航空母艦遭日軍神風特攻隊自殺式攻擊,門多薩隨後協助落水的100多名同袍登上醫療船,見到護士照顧傷患的景象。

門多薩2005年向「美軍退伍軍人口述歷史計畫」(Veterans History Project)表示:「我認為就是從那天開始,我對護士變得很有好感。」

對日作戰勝利日當天,門多薩休假,與交往不久的女友派翠(Rita Petry)結伴到時報廣場附近看戲。日本投降的消息傳出後,兩人衝到室外感受歡樂氣氛,派翠應該有見到「勝利之吻」那幕,但她並不在意,兩人隔年結婚,廝守終身。(編輯:高照芬)108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