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最強女兒」的韓冰,不僅協助收服網友,也幫忙引爆韓流,讓老爸韓國瑜順勢成為了「國民岳父」。(圖/翻攝韓冰IG)

政治人物之所以為名人,在於經由新聞報導的框架化,而形塑了光環。而政治名人又可分成三類,第一類是先天賦予,例如連勝文、蔣萬安這種世家子弟本有與生俱來的光環。第二類是後天獲得,像是學者出身的李登輝或是三級貧戶的佃農之子陳水扁,因為一路參選從政而帶來光環。第三類則是無意間涉入政治,因而光環加身,像是「第一公主」陳幸妤,「酷酷嫂」周美青等。當然,這類「非志願性公眾人物」正是大眾媒體的新歡,一來政客題材多為老梗,日漸乏味,二來較少曝光的家屬題材新鮮,觀眾讀者更有興趣窺探。

筆者先前在《政治人物背後的女人》一文中即分析,候選人妻子可扮演夫人牌來為夫婿加持,而且在台灣選舉史上一路從賢內助型演變成代夫出征型,再進化到選戰伙伴型。應讀者要求,再來個女兒牌的番外篇。

雖然同為女性,但女兒牌的路數和夫人牌其實大不相同,因此也較不好打。首先基於保護子女的心態,政治人物未必樂見其從政。自1945年國民政府治台後,為了合法化統治基礎,以及爭取美國人好感,1950年即開始逐年舉行縣市議員、縣市長、和省議員等地方選舉,當年高人氣的大咖選將,如「省議會五虎將」郭國基、郭雨新、吳三連、李萬居、李源棧,在競選活動中都未見女兒登場,更不要說日後接棒的可能,最多就是夫人現身,陪同拜票。畢竟在威權統治之下,這些非國民黨籍政治人物必須承擔更多壓力與風險,當然不希望波及子女。

年齡應該也是當年少見女兒牌的一個原因。1979年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以叛亂罪關押了不少黨外人士,政治受難者中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均有女兒,但當時年紀尚小,不克代父出征,所以只能由妻子許榮淑、周清玉、方素敏代替出馬參選增額立委,後來也都當選勝出。

這段時期的女兒牌特例是嘉義市長許世賢,人稱「嘉義媽祖婆」的她是「許家班」開山始祖。許世賢因兩個兒子早夭,於是轉而栽培女兒張文英、張博雅進入政壇,也先後出任嘉義市長,是台灣首見的三人母女檔市長,而傳為地方自治佳話。至於余陳月瑛又是另一典型,公公余登發為了不讓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以婦女保障名額輕鬆當選省議員,因此打出「媳婦牌」來剋制,余陳月瑛不負所託,以第一高票當選並連任多屆,後來更擔任一任立法委員和二任高雄縣長。

至於解嚴之後,民主運動風起雲湧,1989年鄭南榕因其台獨主張涉嫌叛亂,抗拒逮捕而於《自由時代周刊》雜誌社內自焚身亡,其妻葉菊蘭就此踏入政壇,以「烈士遺孀」身份投入同年底立委選舉而當選。當時報紙廣告就是一張她在街頭運動替時年9歲的女兒鄭竹梅整理頭髮、繫上頭巾的黑白照片。女兒的表情堅毅又沉重,讓不少人為之動容,咸認是台灣選舉史上最感人文宣之一。

進入21世紀後,當年的顧忌不復存在,現在的女兒牌一方面不必背負悲情的政治包袱,另一方面也受到父母苦心栽培,多有漂亮學經歷。不只沒有前一世代政客的草莽氣口或銳利鋒芒,反而還要粉墨登場,拚顏值,秀才藝來助選造勢。人稱「最強女兒」的韓冰便是最好例子,她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有戲,常是新聞焦點。不僅協助收服網友,也幫忙引爆韓流,讓老爸韓國瑜順勢成為了「國民岳父」。

另一種女兒牌則轉型成延續政治香火的路線,這是跟夫人牌的最大差異。例如美麗島事件受難者之一的省議員邱茂男,政治版圖就由女兒屏東縣立委邱議瑩接收。原為中山女中國文教師的嘉義市長黃敏惠則是返鄉經營,傳承父親省議員黃永欽的棒子。至於王惠美的從政路線也相近,其父王福入在鹿港鎮長任內病逝,本是鹿鳴國中教師的她,一路由縣議員選到鎮長,再由鎮長選到立委,一度是藍營在大肚溪以南唯一的一席活口,現在則更上層樓,高票當選彰化縣長。

不過這種女兒牌也容易形成政治世襲而壟斷政壇,這是較受垢病之處。依據《天下雜誌》調查,在2016年區域立委選舉中,356位候選人中就有64位出身政治世家,已近二成。而這些政二代中,又有一半,亦即32位進入立法院,行政院長蘇貞昌女兒蘇巧慧、新北市議員呂子昌女兒呂孫綾就在其中。至於不久前落幕的士林區立委補選,更是白色力量政三代陳思宇(祖父陳安邦曾任國大代表、監察委員,父親陳建銘則是國大代表、台北市議員)大戰「連勝文們」政二代民進黨何志偉和國民黨陳炳甫的大亂鬥,只是這次女兒牌不靈,最後低票落敗。

新時代、新政治,女兒牌帶來了更豐富、更多元的政壇風貌,但是否給政治資源的分配遊戲帶來量變和質變,這也值得反思。

●作者:莊伯仲/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