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奇隊長》是漫威作品中,政治色彩相對濃厚的電影。(圖/電影宣傳照)

作為《復仇者聯盟》系列的天字第一號救星,所有漫威迷們都知道,『驚奇隊長』是拯救全世界的最後關鍵角色,對這號角色無不寄與厚望。而布莉拉森(Brie Larson)則相當有趣地,不管是戲裡或是戲外,都用超乎想像的剛毅剽悍展現溫柔殺氣,這片也從戲外討論女權的聲量,到戲裡女主角『我不用向你證明什麼』,擊垮尊貴男性的政教合一包裝,《驚奇隊長》跟《黑豹》一樣,都是漫威作品中,政治色彩相對濃厚的電影。

漫威開國10來年的作品,這次獻給驚奇隊長的英雄之旅,完全有別於過往主角的試煉歷程。如同漫威往往在挑電影導演人選時,也給足外界驚訝眼光。這次選編導二人組安娜波頓(Anna Boden)和雷恩弗來克(Ryan Fleck),他們過去拍過《我的左派老師》與《說來有的可笑》,皆屬獨立製作規格。這回果然也帶給大家最『獨立』的英雄角色。驚奇隊長卡羅丹佛(Carol Danvers)不似其他英雄角色走一趟跌跌撞撞的啟蒙冒險,到最後被迫選擇接受天命,理解自己真正的使命。

==============================以下有雷==============================

這角色從中開始,從驚奇隊長在外星球被克里人稱為佛斯(Vers)的時候,在長官楊羅格(裘德洛飾演)帶領之下,被帶領前往攻擊史克魯爾人。由於史克魯爾人可以任意變形成其他種族生物,這使得攻擊行動提高不少風險。就在一路追擊史克魯爾人族群的同時,意外降臨90年代的地球。

上回的《黑豹》拿了黑人族群受到壓迫的年代當成背景,藉此合理創造了反派出現。《驚奇隊長》拿90年代並非是女權最受打壓的時代,但那正是一個女性獨立意識普遍崛起的時期(19世紀是女權風生水起的年代,過去被打壓太慘。到了20世紀則徹底改革了)。

《驚奇隊長》是漫威首部女性英雄獨立電影。(圖/電影宣傳照)

畢竟把故事放在90年代,既能跟編導想要致敬的時代鄉愁畫上等號,如:80年代末期的《捍衛戰士》(片中那頭『呆頭鵝』的名稱典故來自本片),更順勢懷念90年代復古風,於是片中充滿濃厚的時代金曲(但其實這點《星際異攻隊》做得更好)。

其實《驚奇隊長》沒有好好利用90年代的時代鄉愁紅利這個橋段,片中展現那些時代印記並沒有帶給觀眾更多共鳴,撥接上網或是百視達或是驚奇隊長後來身上穿的Nine Inch Nails上衣,都是意思到了,僅此於此,煞是可惜。

《驚奇隊長》故事設計最好的,就是從『敵我分明』到最後『化敵為友』,政治書寫上的觀點各異,造成你我衝突。克里人與史克魯爾人雙方互戰,克里人認為史克魯爾人陰險狡猾,征戰史克魯爾人理所當然。但史克魯爾人變形都是求生本領,在虛假面孔底下,他們都是真誠友善民族。反倒是主戰派的克里人不過就是為了擴張政治版圖而強權侵略,為了戰爭,所有藉口都合理(這不就是影射美帝國主義?)

驚奇隊長的名字更是有趣,原來她本名為Carol Danvers,當年為了抵抗長官,宇宙魔方被毀滅時,意外得到了各種超能力,卻也因此昏迷失憶,楊羅格順勢帶走了她,看到她身上半碎的名只剩下vers,於是稱她為佛斯vers,她的全名Carol Danvers因此失去。過著無法正名的人生,被灌輸錯誤政治觀之後,原來洗腦能改變一個人。

《驚奇隊長》經歷理解過去之後,總算明白真正天命。名不正則言不順,雖然只是超級英雄電影,但其實注入的政治色彩非常濃厚,當你信仰的最後發現只是謊言的時候,人們會選擇痛苦排斥還是奮力一搏?女權確實加強了這角色的反差,在沙文主義壓迫之下,女性要選擇跟男性拼搏還是順應男性?最後證明只有拼搏才得到真相。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